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一百二十七回、德爱女投江(二十三)
    德爱女嫁谢高球了。

    这天,德爱女随谢高球回绵竹了。

    可是,就在德爱女随谢高球回绵竹的路上,出事了。

    ******

    书说到这里,我们得先说说马从、马大山两个人。

    马从、马大山是两个人。

    他们是父子俩。

    马从是绵竹城外的一个员外。

    可是,就在前些时候,马从家出事了。

    前些时候马从家的出事,就出在谢高球的身上。

    马从家出事以后,当时谢高球也没拿它当回事,谢高球就让它那么过去了。

    事后谢高球就回成都了。

    谢高球回成都以后就发生了他费尽心机迎娶德爱女的事。

    现在,马大山这根“导火索”在这个时候点燃了。

    ******

    下面,我得详细说一说这个马从、马大山的事。

    马从原是绵竹城外的一个员外,以前他挺有钱。

    前些时候,他遇上谢高球来绵竹筹粮的事了。

    谢高球来筹粮,实际就是对有钱的人要粮。谢高球又不种粮,他哪儿来的粮啊?

    当时,在绵竹为谢高球筹粮的人,就是绵竹的绵竹令要钱钱。

    对于要钱钱这个人,前文书我说过。要钱钱以前也是一个有钱的员外,谢高球来绵竹以后,由于他重礼贿赂谢高球,谢高球就让他当上了县令。

    绵竹令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官呢?

    绵竹令论官职,和县令一边大。由于他的办公地点的绵竹是一个市,所以就叫绵竹令,如果他的办公地点是一个县,那就叫县令了。

    要钱钱贿赂了谢高球以后,起初谢高球让他做的不是绵竹令。起初谢高球让他做的是绵竹城南一个叫绵阴的县的一个县令。

    不久,谢高球见绵竹的事多,绵竹的事也挺重要。要钱钱也很听他的话,谢高球就把要钱钱调到绵竹来了。谢高球就把之前的那个绵竹令调到绵阴了。谢高球想让要钱钱在绵竹做个典型。

    ******

    谢高球来绵竹以后,他就把在绵竹筹粮的任务交给要钱钱了。

    要钱钱接到谢高球的那个筹粮令以后,他就为谢高球筹开粮了。

    马从是钱的员外,当然逃不脱要钱钱的罗网了。

    这天,要钱钱就带着人到马从家去了。

    马从见要钱钱带着人来了,他就非常不高兴。

    要钱钱带着人到他家去要粮要钱,他能高兴得了吗?

    这时,马从就问要钱钱:“老爷,您这次要的是今年的税啊。还是 别的?”

    马从想问问要钱钱,这次收的是不是今年的税?如果这次收的,是今年的税,交了就交了。因为税,一年就一次,不交也不行。如果是其它的,那……。那他就不大想交。因为一年一次的税,那是定下来必须得交的。如果不是一年一次的税,过几天要钱钱还回来啊。

    要钱钱见马从问。他就有些不耐烦了。

    要钱钱的原则是,我如果对你好脾气,谁见了我都敢多说几句,如果我对你坏脾气。我说什么谁就能听什么。

    要钱钱见马从啰嗦,他发脾气了,他三角眼一瞪,他就冲马从吼上了:“让你交。你就交,啰嗦什么?你敢不交,你试一试?”

    马从听要钱钱这么一说。他也火了。

    马从心说:你来向我要粮要钱,我问问都不行啊?

    当时,马从说话也没好气。

    马从也是之前多喝了几杯酒。

    马从也冲要钱钱嚷了起来。

    马从嚷道:“你要不说明白,我就是不交!”

    马从说的也很对,你到我这里来,你光说要粮要钱了,你要的什么粮,要的什么钱,你不说明白,我能交吗?

    要钱钱见马从也冲他嚷,他可不干了。

    要钱钱的意思是:我是绵竹令,我是当官的,要是谁见了我,谁都敢大吵大嚷,哪儿行?

    要钱钱吩咐手下爪牙:“给我打!”

    要钱钱一声吩咐,他手下爪牙就一拥齐上,他们就打开马从了。

    当时,马从就让要钱钱等人打了个浑身是伤。

    当时,马从就躺地上起不来了。

    要钱钱让人打了马从以后,他还不算完,他在临走的时候,他还把马从的家抢了个一干二净。

    要钱钱的意思是:杀鸡儆猴。我现在对马从这样,我以后再到别处去的时候,别处的人就不敢不老老实实了。

    ******

    可是,要钱钱没有想到,他这次打了马从,他可惹下了大祸。

    要钱钱从马从那里走了以后,没过三天马从就死了。

    马从的死:一是因为当时要钱钱打得太重了;二是因为要钱钱打了他抢了他,他气的;三是因为要钱钱把他家抢了个一干二净,他无钱医伤。

    ******

    马从死了以后,他儿子能不为他爹报仇吗?

    马从的儿子,叫马大山。

    马大山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他也年轻,他也会点武功。

    那天要钱钱到他家去的时候,马大山没在家。那天要是马大山在家,或许他就能把要钱钱揍了。

    马从被打以后,马大山也想过,马上就找要钱钱,可由于他爹的伤太重,他爹就他一个儿子,他得在家照顾他爹,他没脱得了身。

    马从死了以后,爹的丧事也办完了,马大山就想起要钱钱来了。

    ******

    这时,有人给马大山出了一个主意:“你先别玩武的。你先来文的。你要拿着刀到要钱钱那里去杀要钱钱,你本来有理,你也会变得没理。要钱钱好歹也是朝廷的命官,把你要拿刀去杀朝廷的命官,说你造反,你就是造反。你拿刀去杀朝廷的命官,你不造反,你是什么?这个仇,你要想报,你最好到知府大人那里去告他,你最好以理服人。”

    马大山一想:也是。

    ******

    马大山就听了那个人的话,他就写了一张状纸,他就到知府大人那里去告要钱钱了。

    知府大人,就是谢高球。

    谢高球见有人来告要钱钱,要钱钱是“谢高球家养的一条看家狗”啊,谢高球能不向着“他家养的这条看家狗”吗?以后谢高球还靠要钱钱“看家”呢。

    谢高球见马大山来告要钱钱,他不冷不热地对马大山说道:“好吧。你先把状纸放这儿,等本官调查清楚了,如果真有那事,本官自然会为你做主的。”

    马大山说:“谢大人。”

    谢高球就让马大山回家“听信”去了。

    当时,马大山还不明白其中的原委。

    马大山就真回家听信去了。

    ******

    之后,谢高球就到成都去了。

    谢高球走了以后,马大山还继续在家听信,几天了马大山什么信也没听到,他就到处打听,他一打听,他才知道:谢高球原来是“老鼠精变的”。

    马大山就恨上谢高球了。

    这时,马大山恨谢高球,甚至超过他恨要钱钱。

    马大山知道:要没有谢高球,自己爹死不了。

    马大山也知道:要钱钱也只不过是“谢高球家养的一条狗”。

    之前,马大山也想过,到要钱钱的府里去刺杀要钱钱,为自己的爹报仇,可他思前想后一想,他还是没那么做。

    因为马大山也知道,要钱钱的府守卫森严,要钱钱的府不好进。如果进要钱钱的府杀要钱钱的话,成功的概率不大。那么大的朝廷命官,能那么容易被刺杀吗?就是自己那么做能成功,自己也只能逮一条“小鱼”要钱钱,自己也逮不住真正的罪魁祸首自己的真正仇家“大鱼”谢高球。

    马大山心说:我可没有孝英杰那本事,我可不能向孝英杰一样,也把谢高球追得让老婆扒裤子。

    这时,马大山就得知谢高球去成都的消息了。

    马大山得知谢高球去成都的消息以后,他就想,谢高球去成都,他肯定还会再回来,我倒不如半路劫杀谢高球。

    马大山半路劫杀谢高球,谁知道,他错劫了德爱女。(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