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一百零八回、德爱女投江(四)
    德一海被夫人从屋里撵出来了:别在我这屋睡,到别的屋睡去吧。

    德一海被夫人从屋里撵出去以后,他也没敢再让他的其他几个妻妾陪他。

    德一海知道:现在夫人正是发火的时候,夫人把自己从屋里撵出来,自己要再让其他妻妾来陪自己,夫人的火非更大不可。到那时,自己的事就更难办了。

    再说,在这个时候他也没心思再想那个。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那个!

    能跟谢高俅一样吗?

    德一海就被夫人从屋里撵出来以后,他就自己一个人躺床上了。

    别看德一海是“带剑上殿的曹操”,可他在有些事上也为难。

    因为这时候的他虽然敢“带剑上殿”,可他“不敢真把皇上杀了”。因为在这个时候,他的时机还及其不成熟。何况在这个时候他又是内忧外患。他真怕在这个内忧外患的时候,内忧之上再添内忧,皇上再给他来个“衣带诏讨贼”,自己的后院再起火。

    “衣带诏讨贼”是怎么回事呢?

    “衣带诏讨贼”是后汉三国时的一段故事,当时的曹操蛮横无理,皇上汉献帝想把曹操杀了,汉献帝就秘密地给他的国舅董承下了一道诏书,让他的国舅董承联合一些人讨贼,就是杀曹操。由于当时的那份诏书是缝在衣带里的,所以就叫“衣带诏”。因为当时曹操对汉献帝的监视很严,汉献帝不敢明着直接给谁下诏书,让谁讨伐曹操。

    这时候,德一海真怕再惹皇上不高兴了。

    因为德一海的夫人是皇上的亲姑姑,他夫人在做姑娘的时候没少疼皇上,皇上对他夫人差不多就像儿子对母亲一样。如果他把夫人逼个三长两短,皇上一定会跟他拼命。

    德一海躺床上,他就想:怎么办呢?我是不是真听我夫人的。明天对谢高俅说,那句话是我喝醉了酒时说的醉话,那个事不能算数?说实在的,我也不愿意让我女儿嫁谢高俅。谁愿意一朵鲜花插狗屎上!

    可德一海又一想:不行!现在我还指望着谢高俅为我办事呢。现在我还想把谢高俅竖在绵竹当一面旗帜,用他来刺激我两个兄弟以及柳逢春、龙展图为我干活呢。如果谢高俅在绵竹的这面旗帜竖不起来,我那两个兄弟做事净偷懒,我与他们的感情也不是多么铁,如果说他们再一散,我满盘棋不全散了吗?

    德一海心想:不行!谢高俅在绵竹的那面旗帜,还得竖!

    德一海又一想:想要在绵竹竖谢高俅这面旗帜。我就得把女儿嫁给他啊!如果我不把女儿嫁给他,看来他这面旗帜就竖不起来啊!我要把女儿嫁给他,我夫人又死活不同意,可怎么办呢?如果我不把女儿嫁给他,看样子他将来就不能好好给我干活了。如果我不把女儿嫁给他,看样子将来我要再向他下达什么任务的时候,他就什么都看我俩兄弟的:他们是你的亲兄弟,你有事应该他们走在前头才对啊。如果我不把女儿嫁给他,说不定他还兴许会要挟我。说他生病了,说他临时到绵竹去不了了。他病什么时候能好呢,看来就看我什么时候能把女儿嫁给他了。看来我要不把女儿嫁给他,兴许他病就永远好不了!

    德一海心说:怎么办呢?

    ******

    这时。天就亮了。

    德一海正正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了一夜。

    你还别说,德一海想了一夜,他还真想出主意来了。

    德一海见天亮了,他就起床了。

    德一海先向夫人那屋走去了。

    ******

    德一海来到了夫人那屋的门前。

    这时。德一海正好碰见夫人的贴身丫环翠儿。

    翠儿一见德一海,她急忙向前施礼:“翠儿见过老爷。”

    德一海不是元帅吗,翠儿怎么管他叫“老爷”啊?

    “元帅”是他的职位。是他在外头的他手下人对他的称呼;“老爷”是他在家时他家里的佣人们对他的称呼。当时的“老爷”一词,有“这个家的主人”之意。

    德一海见翠儿向他施礼,他忙说:“起来吧。”

    翠儿说:“谢老爷。”

    德一海问翠儿:“你们夫人醒了吗?”

    翠儿说:“我们夫人昨天晚上睡觉晚,她现在还没醒。”

    ******

    昨天晚上,德一海跟夫人说了那事以后,德夫人也是翻来覆去几乎一夜没睡。

    德夫人心想:我丈夫要真把女儿嫁谢高俅,不把我女儿坑了吗?我丈夫要执意把女儿嫁谢高俅,我也拦不住啊!

    所以,德夫人翻来覆去几乎一夜没睡。

    直到天快亮了,德夫人才睡着。

    所以,在天亮后,在德一海来夫人房门前的时候,德夫人正在熟睡。

    ******

    德一海听翠儿说,夫人还没醒,他继续追问。

    其实,德一海是在打听事。

    德一海问:“你们夫人什么时候才睡的?”

    翠儿说:“都快天亮了,我们夫人才睡着。”

    德一海说:“你们夫人太累了。让你们夫人多睡一会儿吧。”

    翠儿说:“是。”

    翠儿又问:“老爷,那我们夫人的早饭呢?”

    德一海说:“到你们夫人醒了的时候,你再重新给你们夫人做吧。反正你们夫人睡着了的时候也不饿。”

    翠儿说:“是!”

    德一海说:“记住!夫人要累了,夫人需要休息。任何人不得打扰夫人休息!”

    翠儿说:“是。”

    德一海说完,他走了。

    翠儿是只一个十多岁的小丫环,她不明白其中的原尾啊!

    其实,这其中的原尾,别说是一个只有十多岁的丫环翠儿,就是比翠儿再大许多的人,也未必能看得出来。

    德一海的“其中原尾”是什么啊?

    德一海想瞒着夫人实施他的计划!

    要不,德一海怎么问翠儿,夫人昨天晚上什么时候睡的觉。

    要不,德一海怎么对翠儿说,不让任何人打扰夫人。

    其实,德一海的“不允许任何人打扰夫人”,他不是担心夫人太累了,怕影响夫人的休息,他是怕夫人醒了,会坏了他的大事。

    ******

    德一海回到了他的屋里。

    不久,他女儿德爱女就向他问安来了。

    “问安”,是当时的一种礼节,是每到早上儿女们向父母必行的一个礼节。“问安”差不多就相当于现在的“早上好”。不过,当时的“早上好”是每个做儿女的都必须有的。

    德一海见女儿来了,他不由眼圈一红。

    因为德一海马上向女儿实施他的计划。(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