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八十四回、如此地害人(十)
    凌义人就把他今天见到银杏母子的事,就在德一海和谢高俅的面前说了。

    德一海和谢高俅一听,他们就傻了。

    德一海着急,是因为他知道,银杏母子的证词这不与我想象的背道而驰吗?如果这样的话,我的这步棋如何还能继续走下去啊?

    谢高俅的着急,是因为他的谎言被揭穿了。

    ******

    这时,谢高俅问凌义人:“那个南雪儿又是怎么说的呢?”

    谢高俅的意思是:那份状纸是南雪儿写的,状告孝禹王是南雪儿他自己口里说出去的话,南雪儿总能为他自己说出去的话圆圆他自己梦吧?

    谢高俅这么一问,凌义人说了:“南雪儿说了。他说那份状纸是他在你谢高俅逼迫之下写的。”

    “什么?”

    谢高俅一愣。

    因为南雪儿说的不是实话啊!

    因为那份状纸不是南雪儿在他谢高俅的逼迫之下写的!

    那份状纸无论是糊弄也好,还是什么也好,是南雪儿自愿写的!

    谢高俅心说:南雪儿怎么也跟我一样,也不说实话呢?

    谢高俅又问:“南雪儿还说什么了?”

    凌义人说:“南雪儿说了。那份状纸是你谢高俅掐他脖子逼他写的。他说,那天你谢高俅说了,如果他不写,你要把他掐死。”

    谢高俅心说:这是哪里的事啊!

    谢高俅又问:“那个南雪儿就说什么了?”

    凌义人说:“他还说你谢高俅是个坏蛋。”

    谢高俅这个气啊!

    ******

    可是,谢高俅是一个说了谎话一点也不脸红,外加胡搅蛮缠的人。 他说了谎话,他还不想在众人面前承认。

    谢高俅心说:到了这个时候。我也只有死不承认了!

    谢高俅说:“凌大人,你怎么知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呢?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个叫银杏的妇人和她儿子南雪儿说的话是真话?”

    “这……?”

    这时。凌义人也没词了。

    因为凌义人也没证据证明银杏母子说的是实话,谢高俅说的是谎话。

    刚才凌义人之所以说银杏母子说的是实话谢高俅说的是谎话,他是完全凭他的感觉说的。

    刚才凌义人之所以说银杏母子说的是实话,他是见银杏母子老实,他们不像说谎话的,他才那么认为的;刚才凌义人之所以说谢高俅说的不是实话,他是见谢高俅圆滑奸诈,他才那么认为的。

    要说证据,凌义人还真没有。

    这时。谢高俅见凌义人不说话了,他就更胡搅蛮缠了。

    谢高俅说:“凌大人,你我同在德元帅手下干事,也算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你我相处的时间虽不长,可也已经相处一段时间了。你和银杏母子,是今天初次相见的吧?你为什么不相信和你同在一条船上,和你已经有一些感情的人的话,你偏偏相信一个和你从未见过面,和你初次相见人的话呢?”

    “这……?”

    凌义人更没词了。

    ******

    这时。幸亏德一海出来打圆场。

    德一海说:“行了,行了。不要再说了。”

    都是自己人,德一海也不愿意凌义人和谢高俅吵起来。

    德一海一说话,谢高俅不继续说了。

    谢高俅不敢得罪自己的上司。

    这时。德一海问凌义人:“凌大人,后来你是怎么说的?”

    德一海谢知道以后凌义人是怎么说的,如果后来凌义人说银杏母子的话是真话。宣布孝禹王没罪,自己的这出戏不真没法再演了吗?就是以后自己的这出戏强演下去。也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啊!

    凌义人见德一海问,他就说了:“后来。我就说银杏母子胡言乱语,我就让人把银杏母子赶出去了。”

    “哎呦!”

    这时德一海才长出了一口气。

    *******

    这时,德一海稳了稳神,他就开始向凌义人分派他下一步的安排了。

    就是德一海想实施刚才谢高俅给他出的那个坏主意。

    这时,德一海对凌义人说:“我看孝禹王的这个案子,也存在着问题。今天下午你先休息一下午,明天你再继续审吧。”

    “什么?”

    凌义人一听这话,他就有些急得冒汗。

    凌义人心说:什么?还让我审啊?就今天这一审,就今天银杏母子本来说的是实话,我硬闭着眼说人家胡言乱语,我硬让人把人家赶出去,已经弄得我很狼狈了,你怎么还让我审啊?

    凌义人正急得冒汗呢,德一海又发话了:“我看孝禹王的这个案子,也应该透明,也应该在公众场合当众审。明天你就在午门口,就在公众场合下审吧。”

    “什么?”

    德一海这么一说,急得凌义人差点晕过去。

    凌义人心说:什么?还让我在公众场合下审?今天不在公众场合下审,就弄已经得我如此难堪了,你还让我在公众场合下审?看来你是真想让我在公众场合下审孝禹王啊!看来你是真想让我在公正场合下给孝禹王来个屈打成招啊!看来你是真想让我遭万民唾骂啊!

    ******

    这时,凌义人又看见谢高俅了。

    凌义人知道:这主意是谢高俅出的。

    凌义人知道:德一海没这么多的鬼点子。

    凌义人心说:谢高俅,你可真是一只狈啊!

    凌义人怎么会说谢高俅是一只狈呢?

    因为凌义人听说了,人们都说德一海是一只狼,谢高俅是一只狈,他们俩凑一块,他们就狼狈为奸。

    凌义人心说:这可够难为我的!这狼想吃人肉,狼还想在众人的面前表现得善一些,狼还不想见了人就一下子扑上去,直接就把人咬死,狼还希望别人把人打死,狼还希望别人把这个“恶”字担起来,狼还希望别人把人打死之后,别人把人的尸体给他送嘴上,这狈呢,这狈就给狼出主意……。

    *******

    “这……?”

    这时,凌义人可真为难了。

    这时,凌义人想跟德一海分辨几句,他想说,德元帅,您这不是难为我吗,本来你让我说孝禹王有罪,就已经够难为我的了,您怎么还……?

    可凌义人没敢。

    为什么?

    因为让凌义人说孝禹王有罪,德一海没明着跟凌义人说。

    德一海没明着对凌义人说,这回我让你审孝禹王的案子,你无论怎样,你都得定孝禹王有罪。

    德一海“想吃人肉”,他还想在众人面前表现得心善吗?

    德一海是怎么对凌义人说的呢?

    德一海就是像一般的案子那样,对凌义人说的,泸州有人状告孝禹王,你把这个案子给我审审。

    凌义人又是怎么知道德一海的用意的呢?

    凌义人是感觉到的。

    凌义人知道:既然一个泸州草民,而且还是一个不满十八岁才刚刚十五岁的草民,能一纸诉状使得德一海把那么大的泸州知府抓来,就一定说明德一海想治孝禹王的罪。如果德一海不想治孝禹王的罪的话,一个小小的泸州草民,而且还是一个仅有十五岁草民的状纸不会有那么大的能量。如果德一海不想治孝禹王罪,这张状纸在德一海那里根本立不了案。如果德一海不想治孝禹王罪,德一海早把那张状纸扔一边去了。

    你说,这不让凌义人为难吗?

    ******

    这时,谢高俅那个“狈”又说话了。

    谢高俅说:“凌大人,下去准备去吧?”

    “这……。”

    凌义人心说:谢高俅啊,你不会有好结果的!

    可是,凌义人又没法。

    上级的话就是命令啊,上级的命令敢不听吗?

    凌义人只好向德一海施了一礼:“是!我准备去了。”

    凌义人就离开了。

    *******

    凌义人回到家里,他可就坐立不安了。

    凌义人心说:这可怎么办呢?难道这“狼”想吃人肉,我也陪这“狼”挨骂?

    凌义人一夜没睡好。

    ******

    天一亮,可就是德一海安排凌义人在公众场合审孝禹王的时辰了。

    凌义人心说:今天这案子,我说什么也不能审。

    这时,凌义人就写了一张病假条,给德一海送去了。

    ******

    德一海一见凌义人的病假条,他是勃然大怒。(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