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八十三回、如此地害人(九)
    凌义人狼狈退堂了。

    凌义人退堂以后,他马上就找德一海去了。

    凌义人心说:这回我得在德一海那里好好地告谢高俅一状。就因为你谢高俅不说实话,你把我害得多惨啊!

    ******

    凌义人到德一海那里去了以后,他正见谢高俅正好在德一海那里。

    凌义人心说:你在这里啊!你在这里,我也照样告你!我当着你的面告你,正好!

    ******

    今天,凌义人在那边审孝禹王,谢高俅在这边没事干,他就“到主人的门前扒着”来了。

    刚才,谢高俅刚在德一海的面前出了一个坏主意。

    刚才谢高俅一到,德一海就问谢高俅:“谢督查,你说,这次凌义人审孝禹王,凌义人能顺利给孝禹王定罪吗?”

    谢高俅摇了摇头。

    谢高俅说:“很难。”

    德一海说:“什么?很难?”

    谢高俅说:“是的。因为凌义人没那个能力。”

    德一海说:“什么?凌义人没那个能力?凌义人没你坏吧?”

    谢高俅一笑。

    德一海也一笑。

    德一海说:“你说说。”

    谢高俅说:“要说这次让凌义人把案子审得像我们预想的那样,‘南霸天任何罪过都没有孝禹王就把南霸天杀了’,我们说孝禹王草菅人命,凌义人没那么大的本事;这次凌义人顶多也就把案子审成‘南霸天杀人的证据不足,孝禹王为了敷衍朝廷。孝禹王在南霸天杀人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处斩了南霸天。’。”

    德一海说:“如果光那样的话,孝禹王构不成死罪啊?”

    谢高俅说:“谁说不是啊。”

    德一海说:“你说怎么办?”

    谢高俅说:“我早就替您想好好主意了。”

    德一海说:“有什么坏主意。你就说吧。”

    谢高俅说:“如果今天凌义人审孝禹王达不到要求的话,您可以这么办。……。”

    德一海说:“怎么办?”

    谢高俅说:“明天,您再让凌义人在午门口(公众场合)审孝禹王。”

    德一海说:“什么?在午门口审孝禹王?”

    谢高俅说:“是啊。另外,您再告诉凌义人,如果孝禹王还不招供的话,就让凌义人对孝禹王用大刑。”

    德一海说:“还对孝禹王用大刑?”

    谢高俅说:“另外,您再暗中让人把明天孝禹王要被审的消息通报给凌义人的亲支近派和凌义人的家人,特别是凌义人的儿子。”

    德一海说:“很重要吗?”

    谢高俅说:“当然很重要了。你想啊,明天凌义人一对孝禹王用大刑,孝禹王的亲支近派。和孝禹王的儿子或许就有看不下去的。特别是孝禹王的儿子。如果孝禹王的儿子眼看着孝禹王用刑,他能看得下去吗?如果孝禹王的儿子有什么过激的行为。例如,他看不下去他爹用刑,他殴打差人了。殴打差人就如同造反。到那时,咱不就可以给孝禹王定罪了吗?”

    德一海说:“好主意。”

    *******

    谢高俅刚给德一海出完那个坏主意,凌义人就来了。

    这时候,凌义人也不知谢高俅刚在德一海面前出了一个坏主意,又让他办更不好办,更难办的事;这时候。谢高俅也不知这次凌义人到德一海这里来,是告他来的。

    凌义人一见德一海,他急忙上前施礼:“凌义人见过德元帅。”

    德一海说:“免。”

    谢高俅一见凌义人来了,他也急忙向凌义人打招呼:“凌大人。您好啊。”

    谢高俅和凌义人都是德一海的人,他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他们见了面。当然得相互打招呼了。

    现在,谢高俅还不知道凌义人来告他的。

    现在。谢高俅更不知道银杏和她儿子南雪儿到成都来的事。

    现在,谢高俅也不知凌义人对他是一肚子火。

    凌义人一见谢高俅。凌义人说:“好?好什么啊?”

    “什么?”

    谢高俅一听:怎么话味不对啊?

    *******

    这时,凌义人就冲德一海说了:“德元帅,我到您这里告谢高俅来了。”

    “什么?”

    这时,德一海就把目光盯上谢高俅了。

    这时,谢高俅就吓了一跳。

    有人到“领导”这里告谢高俅,谢高俅能不紧张吗?

    谢高俅忙说:“凌大人,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凌义人说:“谢高俅,你怎么向我不说实话啊?”

    谢高俅说:“凌大人,我哪里不说实话了?”

    这时,德一海目光盯谢高俅,也就盯得更紧了。

    德一海心说:谢高俅,你好大的胆子,你敢向我不说实话!

    *******

    这时,谢高俅就紧盯着问:“凌大人,我到底哪里不说实话了?”

    谢高俅怕德一海怪罪啊。

    凌义人说:“谢高俅,我问你,你这次到泸州去,你是不是找过一个叫银杏的妇人?”

    谢高俅说:“是啊。那个叫银杏的妇人,是孝禹王曾经办过的一个案子,孝禹王曾经杀的一个叫南霸天的人的老婆。这次德元帅让我去查孝禹王。我到孝禹王曾经杀死的一个人的老婆那里去了解情况。有错吗?”

    凌义人又问:“谢高俅,我再问你,那个叫银杏的妇人,对孝禹王的态度,怎么样?”

    谢高俅说:“那个叫银杏的妇人对孝禹王的态度,当然非常不好了。她一听孝禹王的名字就骂不绝口,她一听孝禹王的名字就咬牙切齿。你想啊,孝禹王杀了她的丈夫,她对孝禹王的态度能好得了吗?”

    凌义人说:“是吗?”

    谢高俅说:“当然是了。唉,凌大人。那个叫银杏的妇人对孝禹王的态度,那天我不对你说了吗?”

    凌义人又问谢高俅:“谢高俅,我再问你,那天你在泸州拿回来的那张状告孝禹王的状纸,你是怎么‘费尽心机’,你才拿到的?”

    谢高俅说:“那张状纸的事,那天我不也对你说了吗?那天,德元帅让我到泸州去查孝禹王,我到了泸州以后,我就明察暗访。我访到被孝禹王杀的一个叫南霸天的人的案子可能有冤情以后,我就到南霸天的家中去找南霸天的老婆银杏。南霸天老婆银杏对孝禹王是‘骂不绝口’、‘咬牙切齿’,后来我让那个叫银杏的妇人写状纸状告孝禹王,可那个叫银杏的妇人说她不认识字,她就让她儿子南雪儿代写了。”

    凌义人说:“那个叫银杏的妇人,和她儿子南雪儿,今天我见过了。”

    “什么?”

    谢高俅这才明白。

    但是,谢高俅还假装糊涂。

    谢高俅说:“怎么?他们到大人你这里,告孝禹王来了?我就说吗,孝禹王杀了她丈夫,她不会完吗。”

    凌义人说:“那个叫银杏的妇人说,她说她丈夫确实是杀过人!那个叫银杏的妇人说,她说孝禹王杀她丈夫,是孝禹王秉公执法。那个叫银杏的妇人不是像谢大人你说的那样,她一听孝禹王的名字就骂不绝口!那个叫银杏的妇人也不是像谢大人你说的那样,她一听孝禹王的名字就咬牙切齿!”

    “啊!是啊?”

    谢高俅愣住了。

    凌义人又说:“好像吗,……。”

    谢高俅问:“好像什么?”

    凌义人说:“好像银杏母子一听谢高俅你的名字就骂不绝口,好像银杏母子一听谢高俅你的名字就咬牙切齿!”

    ******

    “啊!”

    这时,不但谢高俅愣住了,德一海也愣住了。

    起初,德一海还认为凌义人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人,凌义人也最懂自己的心思,这回凌义人至少也能把这个案子审成“孝禹王在南霸天杀人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杀死南霸天”,至少也能给孝禹王定个渎职的罪呢。还有,刚才谢高俅也对自己说了,如果这回凌义人审案的结果达不到要求,明天就让凌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审孝禹王,明天就让凌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孝禹王用刑,明天也可以引诱孝禹王的亲支近派和他的家人犯错。可是谁知道?可是谁知道这个凌义人,在不该“清如水明如镜”的情况下,他偏骗就“清如水明如镜”!如果案子的结果是这样?如果案子的结果是这样,我以后是戏,不就没法演了吗?(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