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八十一回、如此地害人(七)
    凌义人审孝禹王,他非说如果没人亲眼看见南霸天杀人,就不能证明南霸天一定就是杀人的凶手,他非说当时孝禹王杀南霸天,是孝禹王为了敷衍朝廷,他非说孝禹王是草菅人命。

    这时,孝禹王这个气啊!

    孝禹王心说:照你这么说,世界上就没杀人犯了。

    但是,没法。

    *******

    这时,凌义人就想退堂。

    因为凌义人也感觉到孝禹王的案子有问题了。

    孝禹王是好人是坏人,凌义人早就听说了。

    但是,定孝禹王有罪是上级德一海的意思,他又不敢不按上级德一海的意思去办。

    凌义人心说:我还是见好就收吧。反正德一海让我定孝禹王有罪,我也差不多能定孝禹王有罪了。

    凌义人怕夜长梦多。

    可就在这个时候,又出了点事。

    这时,银杏带着她儿子南雪儿来了。

    虽然夜不长,梦还真不少。

    ******

    自从银杏的儿子南雪儿给谢高俅写了那张状纸以后,银杏一直就坐卧不安。

    银杏心说:儿啊,儿啊,你可真能给你娘惹事啊!你怎么也不回来跟娘说说,你就写了那张让人担惊受怕的状纸了呢?

    银杏知道:那张状纸惹大祸了。

    这时候更使银杏揪心的是:孝禹王是个好官。如果一个好官让我儿子害了,将来让我母子可怎么活啊?

    银杏越想越有事。

    银杏就带着儿子急急忙忙赶来了。

    *******

    银杏带着儿子赶来的时候,正是凌义人审孝禹王,凌义人认为他基本可以给孝禹王定罪,他准备退堂的时候。

    就在这个时候,银杏就击开堂鼓了。

    击堂鼓,就说明有话对大人说。

    ******

    现在我还需要多说几句。

    按说这里的鼓,是一般人不可以随便击的。

    因为这里是审理大案子的地方。

    按现在名词说。这是“最高人民法院”,这里所审的案子都是大案子。这里所审的案子都是“中级人民法院”审不了的案子。

    按说一般老百姓有冤是到不了这里的。

    一般老百姓有冤,有地方官审理。

    银杏一击鼓,马上就让两个衙役看见了。

    那两个衙役急忙跑了过来。

    其中有一个衙役用手一指银杏:“这不是你一般百姓喊冤叫哭的地方。你要喊冤叫哭,你到那边去。”

    那个衙役说完,他用手往左一指。

    因为左边不远处是成都知府柳逢春办公的地方,那里是一般百姓喊冤叫哭的地方。

    这时,银杏就对两个衙役说了:“我虽是一般百姓,可我是为大案子而来的。我是为孝禹王孝大人的案子而来的。我是南霸天的老婆,我叫银杏。”

    那两个衙役一听。眼前这人是南霸天的老婆,他们知道现在里边正在审理的孝禹王案件中牵扯到南霸天啊。

    那两个衙役说:“好,你先等会。我这就到里面去禀报。”

    这时,其中一个衙役到里面禀报去了。

    另一个衙役就在这儿看着银杏母子。

    这是重要的地方,没大人的同意,一般人是不能随便进的。

    ******

    这时,里面的凌义人正想退堂,那个衙役就来了。

    那个衙役把南霸天老婆要见大人的事一说,凌义人就没有马上退堂。

    因为凌义人想听听南霸天老婆的言词。

    为什么呢?

    因为凌义人知道:这回孝禹王多半是冤枉的。既然孝禹王多半是冤枉的。既然我要说他有罪,我就得多拿点用来证明他有罪的证据。这用来证明他有罪的证据,主要取决于当时南霸天是否有罪。如果南霸天有罪的证据足,那就不足以证明孝禹王有罪了。南霸天是该死的罪犯,作为知府的孝禹王处斩该死的罪犯,当然是对的;如果南霸天有罪的证据不足,那就可以证明孝禹王有罪了。人家没罪,你就把人家杀了,你这不是草菅人命吗。

    所以。凌义人才让南霸天的老婆银杏进来。

    凌义人是这么是的:做妻子的,总会向着她丈夫的,孝禹王把她丈夫杀了,做妻子的总会为她丈夫喊几句冤叫几句屈的,她一喊冤一叫屈,不更能证明南霸天无罪,不更能证明孝禹王有罪吗?

    其实,凌义人想错了。

    ******

    凌义人不知道银杏的真实情况啊!

    谢高俅回来后,他没说。

    因为那是害人的事,谢高俅不愿张扬。

    谢高俅回来后,他是怎么说的呢?

    谢高俅回来后,他是这么说的:这次德一海德元帅让我去泸州查办孝禹王,我可受苦了。我又是风餐,我又是露宿。我查到南霸天的案子有问题后,我就马上去找南霸天的老婆银杏。我见了南霸天的老婆银杏以后,南霸天的老婆银杏把孝禹王都恨透了。南霸天的老婆银杏对孝禹王恨得咬牙切齿。我一提孝禹王的名字,南霸天的老婆银杏就骂不绝口。后来,我就让南霸天的老婆银杏写状纸状告孝禹王。南霸天的老婆银杏是妇人,她不识字,她就让她儿子南雪儿代写了。

    谢高俅回来后,他是这么说的。

    谢高俅回来后,那真实的情况,他去找南霸天的老婆银杏,他让南霸天的老婆银杏写状纸状告孝禹王,人家银杏深明大义没写,后来他就去糊弄人家十五岁儿子南雪儿的那些事,他没说。

    ******

    谢高俅回来后,他也不是对任何人都没说。

    他对德一海说了。

    谢高俅为什么对德一海说呢?

    谢高俅想讨好德一海啊。

    谢高俅表面上想对德一海说:德元帅,我有本事吧。您想让谁是坏人,我就能让谁是坏人,即便那个人是好人,我也能让他成为坏人;您想让谁是好人,我就能让谁成为好人,即便那个人是坏人,我也能让他成为好人。

    谢高俅又为什么还胡说,说银杏一听孝禹王的名字,就“骂不绝口”,就“咬牙切齿”呢?

    谢高俅那不是针对银杏的,那是针对孝禹王的。

    因为谢高俅见“上级”正不喜欢孝禹王,所以他就迎着他“上级”的心说,孝禹王这个人可不好了,孝禹王这个人谁一听他的名字,谁都“咬牙切齿”“骂不绝口”。

    谢高俅是这么一个人,上级喜欢谁,他就说谁好,上级比不喜欢谁,他就说谁不好。

    所以,对于真实的情况,凌义人不知道。

    真实的情况, 德一海也没对凌义人说。

    因为那是害人的事,德一海也想避谈。

    现在,就因为凌义人不知道真实的情况,他让银杏进来了。

    可是,就因为银杏进来,闹笑话了。

    ******

    单说大堂上。

    银杏母子就上堂了。

    施礼已毕,大老爷凌义人就开始问话了。

    谁知道,大老爷这一问话,才闹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