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七十八回、如此地害人(四)
    谢高俅阴谋陷害孝禹王。

    谢高俅“大功告成”之后,他非常高兴。

    *******

    单说南雪儿。

    南雪儿辞别了谢高俅,他就往他家的方向走。

    南雪儿就想回家。

    您说事有多巧,这时南雪儿正遇上孝禹王。

    南雪儿正见孝禹王正从他们家出来。

    南雪儿一见孝禹王,他火“腾”一下子就上来了。

    南雪儿心说:怎么?他又找我娘来了!

    ******

    也是“冤家路窄”,南雪儿与孝禹王这时走的还是一条道。

    他们是一个要回家,一个从家里刚出来。

    还没法避让。

    *******

    这时,孝禹王就走到南雪儿的近前了。

    这时,南雪儿真恨不得上去揍孝禹王俩嘴巴。

    不过,南雪儿没敢。

    南雪儿知道自己是老百姓,自己惹不起知府大人。

    南雪儿也知道自己是小孩,自己打不过大人。

    南雪儿只是没理孝禹王。

    ******

    孝禹王也心里纳闷。

    孝禹王心说:以前我每当见了这孩子的时候,这孩子挺好的,今天这孩子是怎么了?

    孝禹王也没说话。

    孝禹王那么大的知府大人,能跟一个孩子计较吗?

    孝禹王和南雪儿就那么谁也没理谁过去了。

    ******

    再说那个谢高俅。

    这时,谢高俅也看见孝禹王了。

    谢高俅刚才跟南雪说话的地方,就离南雪儿家不远。

    南雪儿辞别了谢高俅以后,谢高俅没有马上走。

    这时,谢高俅正在那儿想呢。

    谢高俅想什么?

    谢高俅想:德一海让我办的事,我已经“大功告成”了,我到哪儿好好吃顿饭,祝贺祝贺呢?

    谢高俅不是很有钱吗,他怎么还愁找不到吃饭的地方啊?

    因为谢高俅现在正怀揣着南雪儿给他写的“重要文件”,他怕万一到了不安全的地方,那“重要文件”丢了。

    这时,谢高俅正坐那儿想呢,他突然一抬头,他就看见孝禹王了。

    谢高俅一见孝禹王,吓得他脖子后面直冒凉风。

    因为现在谢高俅正密谋算计孝禹王呢,现在他的身上正有至关孝禹王生死的“重要文件”,万一那个“重要文件”让孝禹王发现,别说自己的这套计划会彻底失败,就连自己的命也兴许难保。

    孝禹王要知道我想把他置于死地,他能不反过来也想把我置于死地吗?

    谢高俅一见孝禹王,吓得他“噌”地一声就钻路边的草丛里去了。

    大家您见耗子见了人之后突然钻洞那情景了吗,就和那情景差不多。

    其实,谢高俅这也是做贼心虚。

    自己手里有什么“文件”,孝禹王又怎么会知道呢?

    ******

    还好,孝禹王还真没发现谢高俅。

    孝禹王就在谢高俅的身边过去了。

    谢高俅见孝禹王过去了,他才长出了一口气。

    谢高俅摸了摸脑袋。

    谢高俅心说:好险啊!

    不过,这时候谢高俅也有些庆幸。

    谢高俅庆幸什么呢?

    谢高俅庆幸刚才也让南雪儿发现孝禹王了。

    谢高俅心说:这回我虽然险点,可这回也让南雪儿发现孝禹王到他们家去,也是好事,这回南雪儿家肯定“热闹”!

    不过,这时谢高俅也有些叹息。

    谢高俅叹息什么呢?

    谢高俅叹息这回南雪儿家的“热闹”,他看不到。

    ******

    这时南雪儿家真“热闹”了?

    可不是吗?

    这时南雪儿家都闹翻天了。

    南雪儿刚才一听谢高俅说,孝禹王经常到他家去和他娘干“那种事”,南雪儿的心里就非常气。

    南雪儿心说:这个“狗官”!

    同时,南雪儿也非常怨他娘。

    南雪儿心说:娘,您怎么了?

    当南雪儿发现孝禹王又到他们家去,南雪儿的肺都气炸了。

    南雪儿心说:这狗官,他怎么又来了!

    ******

    南雪儿就气冲冲地回家了。

    南雪儿回家后,他正见他娘在收拾茶杯。

    因为刚才孝禹王在这儿喝过茶。

    南雪儿一见这茶杯,他火更大了。

    这时,南雪儿就气冲冲地问他娘:“娘,刚才那个狗官来过?”

    南雪儿的娘银杏一听儿子的话不对味,她就是一愣。

    银杏心说:我儿子这是怎么说话啊?

    银杏说:“孩子,你怎么了?你怎么这么称呼孝大人啊?”

    南雪儿说:“什么?还‘孝大人’?他在你眼里是‘孝大人’,他在我眼里是‘杀父仇人”!”

    这时,银杏摸了摸儿子的额头。

    银杏心说:我儿子不发烧吧?

    银杏见儿子不发烧。

    这时,南雪儿又问他娘:“娘,你说孝禹王这个人怎么样?”

    银杏说:“好啊。”

    银杏这一说孝禹王好,南雪儿都要气死了。

    南雪儿还以为他娘真跟孝禹王有“那种事”,他娘把他爹忘了,他娘心里只有孝禹王,他娘是在昧着良心说孝禹王好呢。

    这时,气得南雪儿好长时间没说出话来。

    这时,银杏越看儿子越反常。

    银杏忙问儿子:“孩子?到底怎么了?”

    南雪儿“哼”了一声。

    南雪儿说:“好?好个屁!”

    银杏心说:我儿子是不是发烧了,刚才我没看出来啊?

    这时,银杏就想再摸摸儿子的额头,她就想再看看儿子是不是发烧了。

    南雪儿见他娘还要碰自己,他一把就把他娘的手巴拉来了。

    南雪儿说:“别碰我,你脏!”

    银杏说:“孩子,你怎么了?”

    南雪儿说:“你身上就是脏吗?”

    银杏说:“孩子?你这是怎么说你娘啊?”

    南雪儿说:“本来就是吗?”

    银杏说:“孩子,你说,到底是为了什么?”

    南雪儿说:“因为……,因为你……,因为你刚才被孝禹王碰过!”

    “什么?”

    银杏当时没明白。

    银杏心说:什么?我刚才被孝大人碰过?我刚才被孝大人碰过吗?刚才孝大人来的时候,他要给我钱,我说不要,我拒绝,他的手是碰过我的手,可……。

    银杏就明白了:这孩子肯定是在外面听什么话了。

    银杏说:“孩子,你说?你刚才遇到什么人了?刚才谁对你说什么话了?”

    南雪儿说:“怎么?娘,你心虚了?”

    *******

    这时,南雪儿就把他刚才遇到谢高俅,他就把刚才谢高俅对他说的话,就全对他娘说了。

    银杏一听,她脑子“嗡”地一声。

    银杏心说:事情怎么比我想象的还遭!

    银杏起初还以为是丈夫生前的仇家来报复自己,丈夫生前的仇家想毁坏自己的名声,想毁坏自己母子的关系,才对儿子说那些话的呢,现在银杏一听,她傻了。

    银杏心说:这事主要不是针对我和我的儿子来的,这事是针对孝禹王孝大人来的!

    银杏越想事越不好。

    银杏心想:这事何止是针对孝大人的名声啊?这事怕是针对孝大人的孝大人的官位,怕是针对孝大人的命吧?

    银杏越事越大。

    银杏心说:难道孝禹王孝大人的前途,孝禹王孝大人的命运,就毁在我这个儿子,就毁在我这个冤家的手里?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