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五十二回、长安保卫战(十八)
    皇上王衍正问德一海呢,德肥熊的那个送信的就又到了。

    王衍心说:你来得正好!我正还连你一块问!

    王衍说:“快让他进来!”

    德肥熊那送信的就进来了。

    那送信的进来后,他急忙给王衍跪倒,并且他把德肥熊的那封信给王衍递上了。

    王衍一看:还是上次那个送信的。

    王衍没先看德肥熊那信,王衍先问他。

    王衍说:“这次你们主子德肥熊,怎么又把粮草给朕丢了?”

    那送信的急忙说:“回皇上的话,这次也不能全怪我们主子。”

    王衍说:“为什么?”

    那送信的说:“回皇上的话,是这么回事。这次我们主子德肥熊是带着伤为皇上押运粮草的。我们主子也实在是无奈啊!”

    王衍说:“怎么个无奈啊?”

    那送信的说:“皇上您是知道的,上次我们主子为皇上押运粮草的时候,我们主子已经受伤了,这次皇上您又让我们主子押运粮草。于是……,于是……。”

    这送信的可以够得上“外交官”了。

    他是真能狡辩啊!

    送信的说得对啊:这次我们主子是带着伤给皇上您押运粮草的。皇上您也知道,在上一次我们主子在为皇上护送粮草的时候,我们主子受了伤了。皇上您又让我们主子押运粮草。粮草丢了,能全怪我们主子吗。

    王衍这时看了一眼德一海:因为这次让德肥熊再次押运粮草,是德一海的主意。要不是德一海在王衍面前保荐德肥熊,王衍不会再让德肥熊去。在这次让德肥熊押运粮草之前,王衍也曾想过,德肥熊已经是丢过一回粮草了,我还能再用他吗?可德一海偏说德肥熊行。

    德一海一听送信的这么说,德一海真想上去给那送信的俩嘴巴。

    德一海在他这次保荐德肥熊押运粮草之前,他曾问过这个送信的,德肥熊受得伤怎么样。这个送信的曾在德一海的面前说过,德肥熊的伤没什么大碍。现在这送信的又在皇上的面前说,德肥熊这次是带着伤押运粮草的,这次德肥熊把粮草丢了,责任不在他们主子德肥熊,责任在这次这不该让他们主子去?谁让德肥熊去的?不就是我德一海吗?

    这德一海哪儿受得了!

    德一海心说:要不是上面有皇上王衍坐着,我真想上去狠狠地抽这送信的俩嘴巴!你等着……,你等着……,待会我扒你的皮!

    ******

    皇上王衍问德一海:“德一海,刚才的话,你全听到了吗?你还有什么话说?”

    德一海心说:现在我真该在皇上的面前把德肥熊和这个送信的的老底揭揭。上次德肥熊的伤是假的,上次他一点伤也没有,他胳膊上包了那么多的布骗皇上您。这个送信的也和德肥熊一块来骗皇上您。我让皇上把他们千刀万剐了!

    可德一海想了想,他还是没有做出来。

    因为德肥熊好歹也是他的一个侄子,当叔叔的能这么无情吗?

    可是,皇上问,又该怎么说呢?

    德一海想了想。

    德一海说:“皇上。不管怎么说,臣一切都是为了皇上。上一次……,上一次也是臣糊涂。”

    王衍说:“你怎么个糊涂?”

    德一海说:“是这样的。上次他……。”这时德一海一指那送信的:“上次他来给皇上来送信时,臣曾问过他,德肥熊的伤怎么样。他说德肥熊的伤不要紧。当时也许是他随便那么一说。”

    这时,那个送信的也急忙给德一海打圆场。

    那个送信的见德一海气得脸都白了。他知道那是他气的。他怕德一海会报复他,他就急忙帮德一海说话。

    那送信的说:“是啊。当时德元帅问我,我是随便那么说了一句。这也……。皇上请想,谁有了病,别人问的时候,一般都会说不要紧。

    德一海说:“当时他那么一说,臣就认为德肥熊的伤真不要紧。当时臣也见咱营中除了德肥熊再也没有合适的人选,臣就在皇上的面前保荐了德肥熊。”

    王衍说:“好吧。”

    这次的事,就临时这么过去了。

    ******

    接着,王衍又问德一海,以后该怎么办?

    现在是粮草也丢了,还不是丢了一次,长安城也攻不下来,可怎么办呢?是就这么回去啊,还是继续打啊?如果就这么回去,那可是又丢粮,又丢财,又丢人啊?如果还继续打,要再押粮,粮再出事,我们可连回都回不去了?

    就这么回去,怎么又丢粮,又丢财,又丢人呢?

    丢粮?

    德肥熊不是把粮丢了吗?还是丢了两次。

    丢财?

    这次兴师动众这么多人,人吃马喂,不花钱啊?

    丢人?

    想占人家便宜,什么便宜也没占到,也丢粮,也丢财,就那么回去,不丢人啊?

    要继续打,要是粮再出事,怎么会连回都回不去了呢?

    这次他们西蜀军的粮草情况是这样的,他们押一次粮草,够他们用十天的,他们从他们的金钱谷到这儿运粮,需要走三天的路程。如果他们再押粮,押得粮能顺利到达,他们还断不了粮。也就是说,他们再押粮,他再押的粮到了的时候,也就是他们现有的粮用完的时候。可如果他们再押粮,他们的粮还像上两次那样被劫,他们就没饭吃了。

    德一海说:“皇上,咱不能退,咱还应该继续打。”

    王衍说:“咱不退?万一咱的粮再丢了,可这么办?”

    德一海说:“臣现在就给皇上保举一人,如果那个人出面给皇上押粮准保皇上的粮……。”

    这时,德一海刚要说,准保皇上的粮万无一失,可德一海马上又把后面的话咽下去了。

    德一海心说:上一次我在皇上的面前保荐德肥熊的时候,我就在皇上的面前说过,准保皇上的粮万无一失,结果没有“万无一失”,这回……,这回我说话还是给自己留点余地吧。

    德一海说:“如果那个人能出面给皇上押粮,准保……,准保皇上的粮差不多能顺利运来。”

    王衍说:“谁啊?”

    德一海说:“道安。”

    王衍心说:行吗?

    对于道安的武功,王衍是一百个放心。王衍知道,道安的武功盖世。可对道安,王衍又很不放心。

    前文说过,道安原不是西蜀人,道安原是李唐那边的人,是道安在李唐那边闯了祸,他在李唐的地面上待不下去了,他才投到西蜀来的。

    王衍又问了一句:“能行吗?”

    德一海说:“皇上您放心,道安与李唐的皇上李存勖有解不开地仇疙瘩。皇上如果用他,准保他能……,准保他能死心塌地为皇上效忠。”

    王衍说:“好吧。”

    王衍派道安押粮,于保善、李二虎三劫粮。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