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四十六回、长安保卫战(十二)
    西蜀军三攻长安城,又失败了。

    这时,李存霸急忙吩咐人给俞宝扇摆酒贺功。

    因为这次之所以能够击败西蜀军,多半是俞宝扇的功劳。这回要不是俞宝扇,别说是我们战胜西蜀军,说不定西蜀军还能够战胜我们!这回要不是俞宝扇,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这场庆功酒,玉宝山、林阵也参加了。

    在这场酒席宴上,玉宝山看俞宝扇的眼光,也不像上一次了。上一次,他看俞宝扇,是一脸地瞧不起。现在他看俞宝扇,他见李存霸一个劲地夸俞宝扇。好像俞宝扇比自己强。

    玉宝山心说:俞宝扇,行啊!

    玉宝山又一想:俞宝扇行就行吧,反正还有于保善垫底!

    *******

    再说西蜀营里。

    这次西蜀军攻长安,可以说是惨败啊!

    这次比上两次都惨!

    上两次虽说是败,虽说也伤兵,可也没这次伤得多啊!这次西蜀军的云梯还损坏了不少。

    王衍心说:以后我可怎么呢?上两次我虽说没有成功,可总还有个希望啊。现在呢?现在看来……?看来我这次攻长安,我胜不了了?我一攻,他就往下扔火,不但我的人员有损失,我的云梯也都让他烧坏了!这可如何是好!

    这时,王衍想起德一海来了。

    王衍心说:我这次攻长安,都是德一海给我出的“好”主意。

    王衍吩咐人:“快把德一海给我叫来!”

    很快,德一海就来了。

    德一海知道:这个外甥又要向他训话了。

    果不其然,王衍问德一海:“德一海,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又败了?”

    德一海说:“这……。”

    王衍说:“德一海,你说?我们这次为什么会败?”

    德一海说:“我们这次败,是因为他们用火。”

    王衍说:“跟没说一样。净说些没用的。”

    德一海心说:我可怎么说呢?

    王衍继续追问:“德一海,你说?以后我们怎么才能阻止他们不用火?”

    “这……?”

    德一海真没词了:要说以后阻止人家不用火,这能办得到吗?

    王衍说:“德一海,咱们这次攻李唐,可是你的主意。”

    德一海说:“是。”

    王衍继续说:“当初要不是你在朕的面前胡言乱语,这次朕可不会发兵。”

    德一海说:“是,是。”

    王衍又继续说:“当初要不是你在朕的面前胡言乱语,朕也不会来这里受清风,朕会……。”

    王衍刚要说,当初要不是你在朕的面前胡言乱语,朕也不会来这里受清风,朕会在皇宫里陪朕的爱妃享乐,可王衍又一想,我说那干什么?

    王衍说:“德一海,反正这次兴兵是你的主意。反正这次你想让朕空手而回,朕不会答应你!”

    德一海说:“是……。”

    王衍说:“德一海,你说?以后怎么办吧?”

    德一海心说:我这个外甥可真能逼我啊!

    德一海说:“皇上,您容臣好好想想,行吗?”

    现在,德一海真是什么主意也想不出来啊!

    王衍想了想。

    王衍说:“好吧!朕给你一夜的工夫!”

    德一海说:“是。”

    王衍说:“如果在一夜的功夫之内你想出主意来,那就罢了,如果在一夜的功夫之内你想不出好主意来,小心脑袋!”

    德一海说:“是。”

    这时,德一海都晕了:让我在一夜的功夫之内想出主意来,这可能能吗?

    德一海正犯愁呢,还火上浇油。

    这时来了一个探报:“报!报皇上、元帅得知,大事不好,我们的粮草全部被劫!”

    这一报,德一海蹦起来:皇上本来就放不过我,怎么粮草又被劫了呢!

    这时,王衍也刚要对德一海说,舅父,你回去吧,回去好好想想,明天好到我这里来汇报。

    王衍一听这个,他“啪”地一拍桌子。

    王衍冲德一海怒吼道:“德一海,你听到没有?现在又多了一个粮草被劫的问题。你回去好好想想主意吧!

    德一海说:“是!”

    *******

    西蜀军的粮食真的被劫了?

    一点也不假。

    这次西蜀军的押粮官叫德肥熊,是德一海一叔伯兄弟的儿子。他也算是德一海的侄子。

    要说起这个德肥熊,他还真没什么大的本事。

    要不怎么说西蜀营里昏暗呢。只要你是皇亲,无论你有没有本事,他都往重要位子上摆你。只要你不是皇亲,无论你本事多大,你都到不了重要位子上来。

    这个德肥熊就是这样,他没什么大的本事,可他是西蜀皇上舅舅德一海八杆子打得着的侄子,他就到重要位子上来了。这次西蜀军押运粮草的任务就交给他了。

    ******

    在德肥熊粮草被劫之前,还有这么一个事。

    这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有人给德肥熊端上了饭菜。

    德肥熊一看桌上的饭菜,他就很不高兴。

    德肥熊见桌上的饭菜太不好了,而且还没有酒。

    平时德肥熊最爱喝酒。

    德肥熊让人把管事的叫来了。

    德肥熊问那管事的:“今天中午怎么没有酒啊?是不是酒都让你偷着喝了?”

    管事的说:“将军您真会说笑。小人哪敢偷喝将军您的酒啊!再说小人就是偷喝,也喝不了那么多啊!一车酒都让小人偷喝了?小人有那么大的肚子吗?”

    德肥熊说:“少废话!说?今天中午为什么没有酒?”

    管事的说:“回将军您的话,因为您有任务,小人不敢让您喝酒。”

    其实,管事的这是负责任。

    有事不能喝酒。

    现在也是,有些人在拿巨款办什么事的时候,还不敢喝酒呢。就是知道喝一杯没事,也不敢喝。万一酒里有什么药的呢?

    德肥熊一听这个,他火了。

    德肥熊心说:我是皇亲国戚啊!我吃顿饭就这么寒酸?我吃顿饭虽说不到星际饭店陪着,我至少也得桌上有几个大盘大碗,再有壶酒吧?我吃顿饭就仨菜俩馒头?

    德肥熊问那个管事的:“本将军桌上不允许有酒,是皇上的主意吗?”

    管事的说:“不是。”

    德肥熊又问:“是元帅的主意吗?”

    管事的说:“不是。”

    德肥熊又问:“是丞相的主意吗?”

    管事的说:“不是。”

    德肥熊又问:“是谁的主意?”

    管事的说:“是小人我的主意。”

    德肥熊一拍桌子。

    德肥熊说:“唗!大胆!你有什么权不允许我喝酒?”

    管事的心说:这是哪跟哪啊?喝不喝酒能跟权不权扯一起吗?

    德肥熊说:“我喝酒,我喝你们家的酒了?”

    管事的说:“小人没别的意思!小人只是怕将军您误事!”

    德肥熊说:“少废话!快拿酒来!”

    管事的说:“这……?”

    管事的还想说些什么。

    这时德肥熊又一拍桌子。

    德肥熊说:“这什么?这是军令!”

    管事的心说:什么?这是军令?今天我总算彻底明白什么叫拿着鸡毛当令箭了!做将军的说一句话就是军令啊!看来,我要是今天不给他拿酒,他真能说我抗令不遵,把我杀了!我们这位将军,馋酒怎么馋成这样啊?

    管事的只好“尊令”了。

    管事的拿酒回来的时候,还听德肥熊在那儿唠叨:“你没听古人说,喝酒不够等于活埋话吗?

    管事的心说:喝酒不够等于活埋?那位古人说过这话啊?

    管事的仔细一想:是有位古人说过这话!是三国时曹操手下的大将许褚说过!可?可当时许褚也很不光彩啊!

    德肥熊这才喝酒误事。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