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三十三回、预谋大兴兵(三)
    西蜀王王衍统兵二十万,要兵发李唐。

    就在西蜀王王衍正要出兵走的时候,突然从人群里走出了一个人,拦住了他的马头。

    西蜀王王衍一看,拦他路的人正是老丞相申长者。

    老丞相申长者,是以前的西蜀丞相。在老西蜀王王剑在位的时候,西蜀的丞相就是他。他的资格很了不起。在老西蜀王王剑在位的时候,老西蜀王王剑经常和他称兄论弟。老西蜀王王剑还曾让他两个儿子王旭、王衍管他叫相父。

    不过,在新西蜀王王衍即位以后,新西蜀王王衍可没怎么看中申长者。新西蜀王王衍认为,他在自己身边,自己就有些拘束。新西蜀王王衍认为他没朱正富、马正肥强。

    新西蜀王王衍心说,朱正富、马正肥在我身边,他们总说些让我高兴的话,我爱听什么,他们就说什么,申长者呢,申长者在我身边,他总说国家大事,你在我身边,你不捡我爱听的说,你说那玩意干什么?国家大事,不是有丞相,有大臣吗,国家大事,还用得着我操心吗。

    所以,新西蜀王王衍就不怎么喜欢他。新西蜀王王衍即位以后,就说他岁数大了,说不忍再让他劳神费心,就让他回家养老去了。

    说让他“回家养老”好听,实际就是把他的官免了。

    申长者“回家养老”以后,申长者心说,让我回家养老,我就回家养老吧,君叫臣死臣得死,何况君只是让我回家养老呢。

    可是,几天前申长者得到消息了,说皇上要出兵打李唐。

    这一下申长者可坐不住了。

    申长者心说:皇上要出兵打李唐,皇上这不是吃饱撑得吗,你无缘无故打什么李唐啊,人家好好的,你出兵打人家干吗,再说我们刚刚与李唐签署了互不侵犯条约,条约签署还不足一个月的功夫,你把条约撕毁了!

    这天,申长者就找王衍去了。

    可是,申长者去了几次,他都没有见着王衍。

    因为守门的不让进门。

    今天,申长者见机会来了。

    申长者就拦住了王衍的马头。

    *******

    王衍一见申长者拦住了他的路,他的心里很不高兴。

    王衍心说:申老头,你要干什么啊?

    申长者说:“皇上!您在这个时候,可万万不能发兵啊!”

    王衍不高兴地说:“为什么?”

    申长者说:“我们刚刚与李唐签署了双方互不侵犯条约,……。”

    申长者正要继续往下说,这时朱正富过来了。

    前文说过,朱正富没多少学问,可他擅长溜须拍马。

    朱正富心说:让我治国,我没那本事;让我打仗,我怕刀枪把我伤了。再说,让我打仗,我也没那本事。我也只能在皇上高兴的时候,捡皇上更高兴的话话说说,在皇上不高兴的时候,尽量说点让皇上高兴的话,混口饭吃。

    现在朱正富见申长者拦住了皇上的路,皇上又不高兴了,朱正富心说,又到了该我说话的时候了。

    朱正富就冲申长者喊上了:“申长者,你知道你拦皇上的路,是什么罪过吗?”

    申长者一看是朱正富,申长者心说:你是什么东西!就是皇上和我说话,也没向我大呼小叫过啊!

    申长者想得一点不错,现在的皇上王衍还真没向他大呼小叫过。

    申长者说:“我在和皇上说话!”

    申长者在和朱正富说话的时候,他也很轻视朱正富。

    申长者话的意思是:我在和皇上说话,请你往一边站站!

    朱正富当然不干了。朱正富是丞相啊,这么轻视他,大庭广众之下让他“往一边站站”,他能接受得了吗?就是朱正富不是丞相,这么和他说话,他也接受不了。

    朱正富心说:申长者,你不想活了?

    朱正富就冲申长者喊上了:“申长者,你胆敢拦皇上的路,你知道你犯了什么罪了吗?来人啊,……。”

    朱正富刚要说,来人啊,把申长者给我拉出去杀了!”

    朱正富是丞相,他当然有那个权了。

    就在这个时候,王衍还真不错,王衍打断了朱正富的话。

    王衍说:“不要再说了!”

    朱正富见王衍说话了,他不敢说了。

    王衍也不想过于难为申长者。

    王衍心想:不管怎么说,以前我曾喊过他一声相父,今天他没犯什么大错,我能一刀把他杀了吗?

    在王衍的眼里,申长者和哥哥王旭不同。几天前,王衍曾折磨死他哥哥王旭。因为不杀他哥哥,他哥哥将来有可能跟他争权,对申长者呢,王衍还不想把事做的太绝了,他还在在人们的面前留个不好的印象。

    王衍吩咐手下人:“把申长者给我请了回去!”

    “把申长者给我请了回去”,就是硬让人把他给拉走。

    王衍一声令下,过来了几个人,就把申长者拉走了。

    王衍的意思是,只要你不在这儿捣乱就行。

    ******

    单说申长者。

    申长者被拉下去以后,他是对天长叹:“如此兴无意之师,焉有不败之理?”

    也该当有事,申长者这句话正好让那个马正肥听到。

    刚才马正肥没在王衍身边。

    刚才马正肥有点事出去了。

    马正肥有什么事呢?

    刚才他收了一份厚礼。

    原来王衍的军中有一个叫胡三水的人。胡三水的家里非常有钱。今天,胡三水的爹胡大拿一听说皇上要出兵打仗。胡大拿可急坏了。胡大拿知道,打仗没有不死人的,儿子去打仗,万一儿子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胡大拿有钱啊,胡大拿平时与马正肥的关系不错,胡大拿就拿着钱贿赂马正肥来了。胡大拿知道马正肥在皇上面前说话的分量,他想贿赂贿赂马正肥,让马正肥在皇上的面前说几句好话,别让儿子去了。

    现在我再顺便说说那事。

    胡大拿贿赂马正肥,马正肥就毫不犹豫地把钱收下了。

    马正肥是什么钱都敢要啊!

    马正肥收了胡大拿的钱以后,马正肥心想,我收了人家的钱,我就得给人家办事啊,可这事又不能跟皇上说,如果我把实话全对皇上说了,皇上非连我的脑袋也一块摘了去不可。

    怎么办呢?

    马正肥还真有主意。

    马正肥对胡大拿说:“你放心吧,这事就交给我了。”

    马正肥就把胡大拿打发走了。

    马正肥把胡大拿打发走了以后,他吩咐手下人:“把胡三水给我叫来!”

    他是丞相,他有那个权啊,没过一会儿,胡三水被叫来了。

    马正肥见胡三水来了,他就把其他的人都打发走了。

    马正肥对胡三水说:“胡三水啊,刚才你爹来找过本丞相,你爹说你娘有病,你娘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你一眼,本丞相念你家中有事,本丞相又一向有好善乐施之心,本丞相也不忍看你在你娘有恙之时不在堂前,你回去吧。”

    马正肥就让胡三水回去了。

    朱正富刚处理完了胡三水那事,他正要见王衍去汇报,正好在无意之中听到申长者的话。

    马正肥一听:什么?“如此兴无意之师,焉有不败之理?”你多大胆子,你敢说这话!

    ******

    马正肥就急急忙忙见王衍去了。

    马正肥见到了王衍以后,他把申长者那话向王衍一学说,王衍一听就火了。如果单单是申长者拦王衍的马头,王衍没想怪罪申长者,可王衍听马正肥这么一说,王衍可气坏了。

    王衍心说:你敢咒我这次打仗大败!

    王衍吩咐手下人:“把申长者给我抓起来杀了!”

    王衍一声令下,申长者就被抓起来了。

    申长者就被王衍杀了。

    *******

    王衍让人杀了申长者以后,王衍这才起兵。

    可是,自从申长者一事以后,王衍总觉得心里不自在。

    王衍心说:昔日,曹操在赤壁大战出兵之前,孔融曾劝过曹操,说不可出兵,孔融在劝曹操不成之后,他也自言自语说了一句,他说的那句,就和刚才申长者的话一样,也是“如此兴无意之师,焉有不败之理!”。结果曹操不听孔融之言,果然大败而归。今天申长者之言我没听,我不会也……。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