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二十四回、飞来的横祸(五)
    皇上又让谢高俅审郭崇韬一案。

    谢高俅正犯愁呢,谢高俅家也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谢高俅家来的那个不速之客对谢高俅说,他是奉皇上的圣旨来的,皇上让谢高俅一定要将郭崇韬治罪。

    不过,谢高俅可比高秦聪明。

    谢高俅问他们家来的那个不速之客:“您说您是来传皇上的旨意的。请问,皇上的圣旨何在?”

    那个不速之客一听谢高俅这么问他,他火了。

    那个不速之客冲谢高俅嚷道:“如果你认为我的话不是真的,你不听试试!”

    那个不速之客说完,他就走了。

    那个不速之客走了以后,谢高俅就想:听说那天晚上也往高秦家去了一个不速之客,听说那天晚上往高秦家去的那个不速之客对高秦说的话,和刚才到我家来的这个不速之客说的话一样。那天晚上往高秦家去的那个不速之客,和刚才到我家来的这个不速之客,是不是同一个人啊!

    谢高俅又想:这个不速之客到底是什么人呢?他说的话会不会是真的?他会不会真是来传皇上旨意的?如果他真是皇上派来传皇上旨意的,我让他拿皇上的圣旨,他怎么拿不出来呢?他怎么只说是皇上传的口旨呢?光凭他那么一说,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我连他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我就信他的话了?

    谢高俅又一想:那个不速之客的话也许是真的。他也许真是来我家,向我传皇上旨意的。这假传圣旨的罪过谁都知道,不然的话,他敢假传圣旨吗。皇上要杀郭崇韬,皇上是有可能说一句话就完事。皇上要杀郭崇韬,郭崇韬是那么重要的人物,皇上也不傻,皇上能留什么字据在别人的手中吗?

    谢高俅思前想后想了很久,他也没想明白。

    谢高俅一夜都没睡好。

    谢高俅心说:郭崇韬这个案子,我可怎么审呢?

    不过,谢高俅也知道,郭崇韬肯定是冤枉的。

    ******

    第二天,该谢高俅审郭崇韬的案子了。

    谢高俅让人把郭崇韬带上来了。

    郭崇韬一见谢高俅,郭崇韬照样跪倒:“罪臣郭崇韬拜见过谢大人。”

    谢高俅一派虎胆,他问郭崇韬:“郭崇韬,本官问你,你在那天晚上出事以前,你喝酒了是不是?”

    那天晚上郭崇韬确实是喝酒了。

    郭崇韬说:“那天晚上,罪臣鞍马劳乏,罪臣回到家之后,罪臣……。”

    谢高俅一拍虎胆,他冲郭崇韬喊道:“郭崇韬,本官只是问你,你在出事的那天晚上是不是喝酒了。本官只是让你回答‘是’,还是‘不是’。本官没让你说那么多的废话。听明白了吗?本官再问你,你在你出事的那天晚上喝酒了,‘是’,还是‘不是’?”

    郭崇韬说:“是。”

    谢高俅吩咐旁边的人:“记上!”

    旁边的人给记上了。

    接着,谢高俅就让郭崇韬画押。

    画押就是签字。画押就是承认刚才所说的话是真的。

    这时,郭崇韬就感觉到谢高俅要害他。

    郭崇韬就不想画押。

    谢高俅见郭崇韬不画押,谢高俅一拍虎胆。谢高俅冲郭崇韬怒喝道:“郭崇韬,本官再问你,你在你出事的那天晚上是不是喝酒了?既然你是喝酒了,本官让你承认事实,你因何拒不承认?”

    郭崇韬说:“罪臣想,罪臣只是喝酒。罪臣想,罪臣喝酒与罪臣的案子没什么大的关系。罪臣想,这用不着画押。再说,喝酒也不犯法啊。”

    谢高俅又一拍虎胆,谢高俅说:“本官只是让你承认事实。‘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至于你那天晚上喝酒与不喝酒对你的案子有无影响,有多大的影响,本官自有定论,郭崇韬,你也曾是做官的,而且你曾做的还是高官,本官让你承认事实,你何拒不承认,你认为合适吗?”

    郭崇韬一想:也是,谢高俅让我承认我那天晚上喝酒了,那天晚上我也确实喝酒了,谢高俅让我承认我那天晚上喝酒的事实,我拒不承认,也说不过去。

    郭崇韬就画押了。

    谢高俅又问:“郭崇韬,本官再问你,那天晚上你和梅妃娘娘抓衣摞袖,是不是事实?”

    郭崇韬回答道:“那天晚上,罪臣是奉皇上的旨意进皇宫,罪臣……。”

    郭崇韬还想往下说,谢高俅又一派虎胆制止了郭崇韬。

    谢高俅说:“郭崇韬,你怎么又说起废话来了?本官只是问你,你在你出事的那天晚上是不是与皇上的梅妃娘娘抓衣摞袖了?本官只是让你回答‘是’,还是‘不是’!本官没让把说多余的话!”

    郭崇韬说:“大人,你得容罪臣解释啊。”

    谢高俅说:“该允许你解释的时候,本官自会允许你解释。”

    郭崇韬说:“大人,这事罪臣确实需要解释。”

    谢高俅说:“本官刚才说过,你只需要回答‘是’,还是‘不是’,就可以了。”

    郭崇韬说:“‘是’倒是‘是’,不过……。”

    谢高俅又一派虎胆。谢高俅吩咐人:“记上!”

    接着,谢高俅又让郭崇韬承认他与皇上的梅妃娘娘抓衣摞袖的事实。

    这郭崇韬那儿肯承认啊。

    郭崇韬知道与皇上的妃子抓衣摞袖是什么罪过啊!不像刚才,刚才谢高俅让自己承认喝酒。喝酒没什么,喝酒没罪。可与皇上妃子抓衣摞袖可就不同了。

    谢高俅见郭崇韬又不肯画押。谢高俅也知道郭崇韬也是不会轻易承认这个的。

    谢高俅吩咐他手下的人:“给我强制画押!”

    强制画押就是让人按住罪犯的手,硬是画押。

    谢高俅一声吩咐,过来了几个人,就把郭崇韬的手按住,就要强制郭崇韬画押。

    谢高俅强制郭崇韬画押了以后,他就让人把郭崇韬押下去了。

    然后,谢高俅就审其它的案子。

    谢高俅每天的案子也不少。

    ******

    很快,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到了晚上,谢高俅又想起郭崇韬的案子了。

    因为这个案子是很重要的案子。

    谢高俅心说:我这样做,皇上肯定满意,皇上不是让我给郭崇韬定罪吗?皇上让我做的任务,我给皇上完成了。我让郭崇韬承认他与梅妃抓衣摞袖的事实。反正就凭这一点,郭崇韬也是死罪。而且我还让郭崇韬承认了他在他出事的那天晚上喝过酒。

    这时,谢高俅就给皇上写了一份奏折,

    奏折的意思就是,郭崇韬已经承认他与梅妃娘娘抓衣摞袖的事实了,而且郭崇韬还承认了他在他出事的那天晚上喝过酒。

    谢高俅心说:这事我要事让皇上高兴了,皇上一定会让我加官晋级。

    谢高俅正美呢,这时有家人来报,说有个人要见您。

    谢高俅说:“让他进来!”

    很快,要见他的那个人进来了。

    谢高俅见今天晚上来见他的,还是昨天晚上曾见他的那个不速之客。

    谢高俅问:“您深夜前来,又有什么事吗?”

    那个不速之客冲谢高俅说道:“当然有什么事了。没什么事,我能来吗?”

    谢高俅说:“请问,有什么事啊?”

    那个不速之客说道:“皇上让你办的事,你办好了吗?”

    谢高俅说:“办好了。我正要向皇上汇报呢。”

    这时,谢高俅就拿出了郭崇韬画的押,和他刚才给皇上写的那份奏折。

    谢高俅说:“您请看,这就是郭崇韬画的押。”

    谢高俅说到这里,他微微一笑。

    谢高俅心说:怎么样,高秦没有办成的事,李嗣源没有办成的事,我给办成了吧。

    可是,那个不速之客还是不怎么满意。

    这时,那个不速之客对谢高俅说道:“皇上说让你一定要将郭崇韬置于死地,你明白吗?”

    谢高俅说:“这我能不明白吗?皇上说让我这么做,我不就真这么做了吗?我这不是让郭崇韬承认了他该死的理由了吗?”

    那个不速之客说:“不!皇上让你一定要将郭崇韬置于死地,就是让你一定要亲手杀死郭崇韬!”

    谢高俅一听,就傻了。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