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二十三回,飞来的横祸(四)
    皇上让高秦审郭崇韬一案。

    高秦在审理郭崇韬案的头一天晚上,他家还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那个不速之客对高秦说,他奉皇上的旨意而来,皇上让他一定要将郭崇韬治罪。

    从那不速之客来的那一刻起,高秦可就犯难了。

    高秦心说:郭崇韬肯定是被冤枉的,如果郭崇韬不是被冤枉的,这个不速之客没必要来跟我说这些话。

    高秦愁得一夜都没睡好。

    很快,天就亮了。

    该他审案了。

    高秦起床之后,他随便吃了口早饭,他就往他的公堂去了。

    *******

    高秦来到公堂之后,他吩咐:“把郭崇韬给我带上来!”

    郭崇韬被带上来了。

    郭崇韬被带上来后,郭崇韬急忙跪倒:“罪臣郭崇韬见过高大人。”

    高秦一派虎胆:“郭崇韬,本官问你,那天晚上你夜入皇宫,对梅妃娘娘不轨,你可知罪?”

    郭崇韬说:“大人,我是冤枉的。那天晚上,我奉了皇上的旨意进皇宫,皇上让我向他禀报我这次为国为民南方一行一事,……。”

    郭崇韬还想往下说,高秦一派虎胆:“大胆的郭崇韬,胆敢对梅妃娘娘不轨,还用如此美的言词美化你自己,说你自己是为国为民。看来不对你用刑,你是不会说实话了。来人啊,给我打!”

    高秦一声令下,过来了几个人,拿着水火无情棍就向郭崇韬打来了。

    可把郭崇韬打坏了。

    无论是谁,只要是一进了衙门,就都怕这个。

    高秦一面让人打郭崇韬,一面问:“郭崇韬,你说不说实话?”

    郭崇韬有什么好说的?

    郭崇韬是一声不吭。

    没有的事,能说吗?

    再说,说了,能活得了吗?

    高秦让人打了一会儿,郭崇韬昏过去了。

    高秦见郭崇韬昏过去了,他也有些紧张了。

    这时,高秦也有些害怕了。

    高秦心说:我这叫制造冤案啊!我这样做,我会让人像骂王莽、董卓一样骂我的!

    这时,高秦的头脑也清醒些了。

    高秦心说:我不能光听皇上的。这事皇上让李嗣源办,李嗣源都不肯为皇上卖力,我就肯为皇上担骂名啊!干脆,我也像李嗣源一样撤梯子吧。

    高秦宣布退堂了。

    高秦宣布退堂之后,他就给皇上写了一份奏折。他在给皇上的奏折上说,臣才疏学浅,恐不能胜任。

    高秦说的也不是没道理,这事李嗣源都办不了,你让我办,我哪儿办得了啊?李嗣源的官职就相当于现在的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长。高秦的官职就相当于现在的省长兼中级人民法院的院长。按现在名词讲,最高人民法院办不了的事,让中级人民法院办,中级人民法院哪儿办得了?

    ******

    高秦写给皇上的奏章,很快就到了皇上的手中,皇上一看高秦的奏章,皇上非常生气。皇上心说,朕在用人的时候,怎么都给我打退堂鼓呢?我让李嗣源给我审这个案子,李嗣源给我敷衍了事。我让高秦审这个案子,高秦直截了当,高秦对我说,恐不能胜任。怎么都不肯为我出力!

    皇上正伤心呢,兵部尚书李存孝来了。

    兵部尚书李存孝是四大开国功臣之一,也是皇上的亲兄弟。

    皇上见李存孝来了,皇上就问李存孝:“皇兄,你说郭崇韬一案,朕该如何处理?”

    李存孝说:“皇上,恕臣直言,郭崇韬一案,这事可大可小。要说这事可大,就算是郭崇韬没有调戏皇上您的妃子,可郭崇韬与皇上妃子抓衣摞袖是事实,就凭这一点,郭崇韬也是死罪;要说这事可小,郭崇韬是皇上的有功之臣,郭崇韬并没有犯下十恶不赦的造反之罪,而且这事还是皇上的梅妃有些可疑在先,皇上对郭崇韬宽宏大量也是应该的。”

    皇上说:“皇兄,你认为朕的梅妃有些可疑吗?”

    李存孝说:“是的。就事发的地点而言,事发的地点是皇上养心殿的门口。当时郭崇韬是奉皇上的旨意见皇上的,郭崇韬从那个地方经过是必然的,可梅妃娘娘呢,当时已经是深夜了,梅妃娘娘到那个地方干什么?”

    皇上说:“依皇兄之见,郭崇韬一事,朕就该让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李存孝说:“以郭崇韬的功劳而言,皇上对他宽容一些,也确实是应该的。”

    皇上没说话。

    李存孝又说道:“皇上,在这里臣还有一个不怕皇上怪罪的比喻。”

    皇上说:“讲。”

    李存孝说:“皇上,您不会不知道当年吕布与董卓的故事吧?当年,吕布与董卓曾因一美女貂婵反目,从而导致后果不可收拾。况且,况且……。”

    皇上说:“况且什么?”

    李存孝说:“臣不敢说。”

    皇上说:“说也无妨。”

    李存孝说:“况且,皇上的梅妃,也远无当年的貂婵美。”

    李存孝的胆子可够大的,他敢把皇上比董卓,他敢说皇上的妃子梅妃没有貂婵漂亮。

    不过,也没什么,他与皇上是亲兄弟。

    皇上果然没有怪罪李存孝。

    皇上说:“皇兄,这次朕只是想知道事请的真相。如果事情的真相出来了,无论是结果如何,朕都是不想怪罪郭崇韬的。如果事情的真相出来了,就算是郭崇韬真的调戏了朕的梅妃,朕也想向你说的那样,看在他对朕有功的份上放过他。”

    李存孝说:“皇上,臣还有一句话想问皇上。”

    皇上说:“讲。”

    李存孝说:“既然皇上想结果都一样,皇上又何必劳心费神查这事呢?”

    皇上说:“因为虽然结果是一样的,可也是不一样的。”

    李存孝说:“为什么?”

    皇上说:“如果这事朕不闻不问让它过去,如果郭崇韬真是有对朕的妃子有不轨之事,今天有第一次,明天就会有第二次,后天就会有第三次。第一次,朕可以忍,第二次,第三次,朕还可以忍吗?如果这事查明了,如果郭崇韬真有不轨,朕将其放过,郭崇韬也会对朕感恩的。”

    ******

    于是,皇上又让洛阳知府谢高俅审理郭崇韬一案。

    洛阳知府是一个什么样的官呢?

    洛阳知府就相当于现在地区一级的官,比省长小,比县长大。当时的行政单位是州、府、县。州就相当于现在的省,府就相当于现在的地区,县就相当于现在的县。

    洛阳知府谢高俅一接到这个案子。他头就直发毛。他知道这个案子有多棘手啊!这案子李嗣源审不了,高秦审不了,让我审啊!李嗣源、高秦都是我的顶头上司啊。李嗣源还是我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呢?我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审不了的案子,让我审啊!

    谢高俅也不明白:这案子,怎么程序倒着来啊!先是朝廷一级的官李嗣源审,朝廷一级的官李嗣源审不了了,就让州一级的官高秦审,州一级的官高秦审不了了,就让府一级的我审。皇上这是怎么了?

    ******

    谢高俅正不知是福是祸,这时有人来说,说有个人要见他。

    谢高俅说:“快让他进来!”

    很快,说要见他的那个人进来了。

    谢高俅见不认识。

    谢高俅说:“您是……。”

    那个人说:“我是奉皇上的旨意而来,皇上对你有话,说让你一定要将郭崇韬治罪!”

    谢高俅就知道,大祸不远。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