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二回、定国安邦计(二)
    郭崇韬给李克用出了一个主意。

    郭崇韬说:“高手与高手之间的对决,要想赢并不取决于谁的棋艺有多高。因为双方都是高手,因为双方的棋艺都很高。要想棋艺比对手再高,很困难。高手与高手之间的对决,要想赢最好是在自己保证不失误的情况下,等待对手的失误。”

    李克用就听了郭崇韬的建议。

    李克用就决定先不打朱温了。

    以后,李克用就时时等待着朱温的失误。

    ******

    李克用一等就是十年。

    在这十年里,朱温也出兵打过李克用几次。不过,可都取得什么进展。

    朱温有四十万人马,李克用才十万人马,朱温怎么没征服得了李克用呢?

    朱温是有四十万人马,可他的四十万人马不能都用在这儿啊。他北边还有契丹人,他南边还有南方七国,他得各方都照顾及到啊。万一把人马都调这儿,别的地方出了事可怎么办?

    朱温征了几次之后,他也泄气了。

    ******

    可在十年以后,朱温还真“失误”了。

    朱温的失误,是这样的:

    朱温见他年龄一天天地大了,他就想早立个太子。就是早确定他的接班人。朱温有三个儿子。他大儿子叫朱友文,他二儿子叫朱友珪,他三儿子叫朱友贞。朱温的大儿子朱友文才学也非常高,也非常仁义,朱温就想立他大儿子。这样就引起他二儿子、他三儿子的反对。因为朱温的大儿子朱友文不是朱温的亲儿子。朱友文是朱温的干儿子。朱友文的亲生父亲不是朱温。

    特别是朱温的二儿子朱友珪。朱友珪心说:爹啊,您是谁的爹啊?有把江山主动让给外姓人的吗?于是,这天朱友珪就假说请他爹喝酒,他就在酒里下毒。他就把他爹毒死了。同时,他也毒死了他大哥朱友文。

    朱友珪杀死他亲爹,这可不是说书人瞎编的,这是历史上真有的事。这事历史上是有记载的。

    朱友珪用毒酒毒死了他爹朱温和他大哥以后,他就取代了他爹,他就做了皇上。

    这样又引起朱友贞的反对了。朱友贞也是朱温的儿子。他也是有权继承他爹遗产的。这样的机会,朱友贞哪儿能轻易放过啊?杀死自己亲爹,那是天下人该诛的!如果把朱友珪诛了,江山不就是他的了吗?于是,朱友贞就出兵讨伐朱友珪。

    朱友贞与朱友珪就打起来了。

    最后,朱友贞终于把朱友珪杀死了,朱友贞也当了皇上。

    不过,朱友贞可元气大伤。

    这时,李克用、李存勖趁机起兵,就把朱友贞灭了。

    李克用、李存勖,就是这样得的天下。

    可这件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李克用在讨朱友贞的时候,在一次战争中战死了。

    ******

    今天,郭崇韬对皇上所说的,就是这个故事。

    郭崇韬说:“当年臣给先祖爷出了一个主意,请先祖爷临时先不讨伐朱温,先等待朱温的失误。今天南方七国的形式与当时朱温的形式差不多。所以,今天臣仍然劝皇上还用那个老办法,等待南方七国的失误。”

    皇上说:“好!”

    皇上又问郭崇韬:“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郭崇韬说:“下一步皇上您应让臣出使南方七国。现在皇上您刚刚做了皇上,南方七国对皇上您还都不了解。万一他们怕皇上您将来会统一天下,万一他们怕皇上您将来会出兵打他,那就不好了。皇上您应派臣去向他们去说明,让他们安心,说皇上您是仁德之君,皇上您一般不会出兵打他们的。”

    皇上说:“好!”

    皇上又问郭崇韬:“郭爱卿,你说现在我们向他们承诺,我们将来不出兵打他们。可我们想的就是将来统一天下啊。我们将来不出兵打他们,我们怎么能统一天下吗?我们总不能现在承诺不出兵打他们,将来还出兵打他们,说话不算话吧?”

    郭崇韬说:“刚才臣对皇上说了,请皇上先不要出兵,先等他们的失误。咱可以这么对他们说,如果他们能把他们的疆土管理好,如果他们能让他们疆土管理下的老百姓安居乐业,皇上您是仁德之君,皇上您不会无辜发兵打他们,让我方和他方老百姓受刀兵之苦;可如果他们不能把他们的疆土管理好,如果他们不能让他们疆土管理下的老百姓安居乐业,如果他们让他们疆土管理下的老百姓叫苦连天,皇上也不会见有老百姓叫苦连天坐视不管。这样一来,一也可以给他们戴个魔咒,二也可以显示皇上您的仁德。”

    皇上时候:“好!”

    ******

    第二天,是郭崇韬出使南方要走的日子。

    这天,皇上亲自给郭崇韬送行。

    ******

    皇上非常高兴。

    皇上心说:如果这次郭崇韬出使南方顺利了,我也可以放下心来松口气了。我与朱友贞也打仗打了不少日子了,我是该坐下了休息休息了。我先别打仗,先让老百姓多打点粮食,也发展发展的我国力也挺好。

    皇上想得挺好啊,郭崇韬一走,就出事了。

    这天,皇上正在那儿想呢,突然有人来报:“皇上,大……,大事不好了!”

    皇上忙问:“出什么事了?”

    报事的急忙说:“太……,太后被劫了!”

    “什么?”

    皇上当时就吃了一惊。

    太后就是皇上的母亲啊,皇上的母亲被劫了,皇上能不着急吗?

    皇上心说:难道我刚刚做了江山,我的江山就要出意外?

    ******

    故事说到这里,先说京城外往北去的一小路上。

    这天,有一个和尚就在这小路上等人。

    那和尚的名字叫法缘。

    法缘是听说有人要劫太后,他估计劫太后的人劫了太后以后,有可能在这路上逃,他就这路上等劫太后的人。

    因为这次劫太后的人,是法缘师弟道安的徒弟,法缘对这事很了解。

    不过,这次法缘可不是帮着他师弟的徒弟劫太后,这次法缘可是要帮着官府的人抓他师弟的徒弟。

    因为在法缘的眼里,李唐皇上李存勖不错。

    ******

    单说这时。

    法缘正在路上等人,他突然就见有一个人匆匆忙忙地跑来。

    法缘见那人跑得满头大汗的。

    法缘一眼就看出来了。

    法缘心说:这不是我大徒弟金禅吗?他怎么跑这么急?出什么事了吗?

    这时,金禅就到法缘近前了。

    法缘忙问:“出什么事了?”

    金禅忙说:“师……,师父,大事不好了!”

    ******

    到底出什么事了?

    法缘得到他师弟道安的几个徒弟要劫太后的消息以后,他就马上让他两个徒弟金禅、银禅分别在路上拦截。同时,他也在路上拦截。

    因为劫了太后后,有可能走的路有三条,所以他和他两个徒弟就分别在每一条路上拦截。

    他大徒弟金禅奉了命,就在路上等。

    突然,金禅见迎面跑来了一辆马车。车上有五个人。车上的五个人中有四个人穿着官人的衣服。

    金禅心想:他们一定是官人。

    因为他们都穿着官人的衣服。

    金禅再一看:后面还有一个人正骑马追这辆马车。

    金禅一看:后面那人不像好人。

    因为后面那人穿的是便衣。

    法缘曾多次教导过金禅,说官府的好,并且这次法缘还有话,让金禅帮着官府的人抓歹人。

    金禅遇上有人要追杀官人的事,他当然不能不管了。

    金禅把那辆马车放过后,他上去就把追那辆马车的人拦住了。

    金禅就与那个人打起来了。

    ******

    可是,金禅与那个人打了一会儿后,那个人似乎看出点什么来了。

    那个人收着不打了。

    那个人问金禅:“你是干什么的?”

    金禅把他来意一说。

    那个人一跺脚。

    那个人说:“你误会了!”

    金禅说:“什么?”

    那个人说:“我才是官人呢!”

    这时,那个人就向金禅亮出了他的“官府金牌”。

    “官府金牌”就是用来证明身份的一个证件。

    金禅一看,他大吃了一惊。

    金禅这才知道,他已经闯下了踏天大祸。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