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1161章 质问理由,说不出口。
    “没必要说理由。”听到自己父亲询问打人的理由,唐惟撇开眼去,“只是看元秦不爽罢了。”

    薄夜一口气没喘上来,刚想继续教训这个越来越嚣张的唐惟,就看见对面走过来一个人,还跟他打着招呼——“薄叔叔,您一个人在这里吗?”

    薄颜从阴影对面走过来,脸上还挂着笑的,手里拿着快喝完的一杯橙汁,显然刚才和不少人打过招呼撞过杯,她原本想找个没人的地方静一静,却没想到角落里却撞见了薄夜。

    ——还有他身边的唐惟。

    薄颜的脚步就这么猛地顿住了,脸上一时之间不知道摆出什么样的表情好,就维持着一个特别尴尬的笑容,顿住一两秒后,她恢复了如初的平静,笑着上前,“还有唐惟,你也在这里。”

    薄夜有点看不懂薄颜的态度了,这……这是真的放下了吗?还以为他们俩相见,又是一顿刀光剑影来着。

    没想到薄颜态度如此平静,当长辈的只能在那里点点头,薄夜冲着薄颜招招手,客气道,“长高不少啊。”

    “也就长了三厘米啊。”薄颜听到薄夜的话捂嘴笑了笑,“不过叔叔你变帅了。”

    “嘴甜。”

    薄夜看了眼薄颜,在心里感慨一声,小姑娘的确是长大了,褪去当年一身青涩,20岁的薄颜如同花儿一般娇艳地绽放着,脆弱,却又美得惊人。

    想了想,薄夜看了眼自己儿子复杂的眼神,就知道这会儿自己还是退场比较好,于是又摆摆手,“你和唐惟好久没见了吧?那我先去照顾朋友,你俩好好聊聊。”

    “叔叔——”薄颜想说什么让薄夜不要走,但是薄夜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时间,直接喊住过道里另一个人就大步离开,只剩下薄颜和唐惟两个人单独相处在这个阴暗的角落里。

    死一样的寂静,在他们二人之间蔓延。

    薄夜走后至少有五分钟,他们不曾说过一句话,彼此的呼吸交错起伏,却不肯抬头看对方一眼。

    到了后来,是薄颜先出声,“嗯……的确两年没见了。”

    唐惟总算肯正眼看薄颜一眼,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智商惊人性格冷漠的少年了,这两年,社会将他打磨地愈发凛冽和深沉,眸中就仿佛有一整个宇宙,虚无,却又无边无际。

    薄颜觉得自己几度都要溺死在他眼里。

    只要唐惟看她一眼,光看她一眼,她就要四分五裂。

    强忍着身体的颤抖,薄颜笑说,“怎么了,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好歹认识这么多年了——”

    话音未落,眼前的唐惟忽然间有了不一样的动作,在薄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反转手腕将她整个人狠狠一推——冰冷的气息将她整个人吞没。

    唐惟盯着薄颜的眼睛,薄颜闪躲,他便将她直接压在了墙上!

    时隔两年,被唐惟触碰,薄颜浑身惊起了鸡皮疙瘩,“别碰我——”

    惊呼声未落,被唐惟直直扼住了咽喉。

    ……他还是喜欢这样直白又残忍地掌控别人。

    薄颜没说话,嘴唇张了张,而后拉出一个微笑的弧度来,她看着这样强势的唐惟,一颗心脏狂跳,所有的防御都在被他的气息侵入。

    “别碰你?”

    唐惟笑容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碰过?”

    薄颜笑了,“是啊,我哪里你没碰过?何必要两年后再来吃我这口冷饭?”

    她竟贬低自己至此!

    唐惟呼吸都跟着有些颤抖,“薄颜,不要在这里装得像是无所谓的样子,我问你——你在国外……”

    在国外……

    到底活得像不像个随便的女人?

    可是唐惟没说完,薄颜就低笑了一声,打断了唐惟接下去的质问。

    女人缓缓的笑了,她眼里像是点燃了一把火,唐惟从没见过薄颜能有这样的表情——打破全部,也不肯顺从的,在她眼里跳动的火,几乎能把他全身点燃。

    “我在国外?”薄颜故意反问了一句,“我在国外怎么样,和你有关系吗?”

    和你有关系吗?

    此话一出,唐惟的表情变了变,随后男人更加用力掐住了她的脖子,像是想要通过这个动作来让薄颜害怕屈服一般,岂料薄颜睁着眼睛,就是不说一句服软的话,反而更加笑得开心,“掐啊,掐死我啊。唐惟,这不是你惯用的手段吗?肢体暴力和语言暴力,不就是你双重叠加在我身上的手段吗?这点东西算得了什么?”

    唐惟的心脏狠狠痉挛了一下,痛意遍布血管,她竟然敢说这样的话!

    “到底是去了两年国外让你长胆子了,是不是觉得自己这次回来,可以掀翻天?”

    “我从来没这样想过。”薄颜直视唐惟的眸子,“不要拿你的思想来给我扣帽子,还要给我罗列一大堆罪名!唐惟,哪怕我薄颜再国外就是犯了法杀了人,跟你,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她现在倒是撇得干干净净!

    唐惟像是被薄颜这个话激怒了一般,反手将她往墙上狠狠一撞,薄颜吃痛,皱着眉惊呼了一声,而后她颤抖着,眼眶已是血红,“不过啊,唐惟,你还真是没有长进。”

    唐惟没说话,混乱的呼吸却暴露了他现在狂躁的心态。

    “你永远都只是这样低级的手段,让我觉得痛。”

    越痛,她就越要笑。忍受着,接纳着,吸收着所有唐惟给予她的痛苦,清晰感受着他对她到底有多暴烈和残忍——这些都是将她压垮的一根根稻草,早晚有一天,她就会彻底死心塌地。

    薄颜笑出眼泪来,声音明明都在发抖了,却不管不顾将两个人都逼到了尽头,“可惜了……现在你只能用暴力来让我身体觉得痛了。”

    唐惟瞳仁缩了缩。

    “因为我的心已经不会再为你痛了。”

    抬头,猝然撞入唐惟那双漆黑如夜的眸子里,薄颜任由自己在他瞳孔的深渊里下坠,下坠哪怕分崩离析,那也大不了就粉身碎骨好了。

    至少,她不会再退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