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1150章 罢了罢了已经梦醒
    回家这个词语,薄颜已经多久没说出来了呢。

    如今终于能够光明正大地说出这两个字了。

    在国外一个人漂泊了太久,久到听见“回家”这样的字眼,都有一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薄颜吸了吸鼻子,看见任裘坐在前面沉默,她问道,“你的心情不好?”

    “嗯?”任裘没想到薄颜能够察觉他现在复杂的心情,有点意外,随即男人推了推眼镜,这是他的习惯性动作,然后笑道,“没事,就是刚刚在思考一些问题。”

    “什么问题?”

    薄颜看了一眼身边的苏尧,然后将头转回来,继续和任裘聊天,“是不是在猜荣楚是谁?”

    任裘一惊,随后他脸上露出了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表情,就像是释怀,又像是无奈,又带着深沉的纠结,他道,“薄颜……你真的变了很多。”

    “是啊。”

    薄颜抬头看着车顶,像是出神了一般,近乎无意识地喃喃着,“我也觉得我自己变了,我甚至不知道该拿自己怎么办。”

    有些时候,选择了一条路,一旦踏上去,就难以回头。

    唐惟这条路,薄颜已经一个人走到了死心塌地的地步,现如今的她,又一个人迈向了什么方向呢?

    任裘从前方将头转了回去,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就这么说了一句,“薄颜,你不用变,你就保持着原样就好了……”

    不要变。

    哪怕……她还是当年那个胆小温柔的小姑娘。

    任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底里会有这么龌龊的念头,他甚至宁可薄颜还是当初那个薄颜,打从心底里小心翼翼地畏惧着唐惟的那个薄颜。

    如果还是那样……该多好。

    他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很卑劣,薄颜现在变勇敢了,想开了,有自己独立意识了,对谁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可是……可是……

    任裘的手一下子猛地攥成了一个拳头,坐在后排的薄颜看不真切前方副驾驶座的任裘到底是什么表情,只是盯着车椅的背,却不知道任裘脑海里到底经历着什么样的惊涛骇浪。

    深呼吸了一口气,任裘还是扯出一副笑脸来,“好了,我没事,你别担心,荣楚的事情……你要是不愿意,不说也没关系。”

    薄颜以为任裘是真的没事,也跟着笑,她现在的笑带着一股放肆和无畏,到底是长大了,想通了,放过唐惟,也放过自己了。

    这天晚上车子无声无息地开回了薄颜国外的公寓里,她到了家就抱了两床被子出来,“你们俩又要惯例打地铺了。”

    “习惯了。”苏尧嘟囔了一句,“反正我俩过来就没有一个好点的待遇。”

    “打地铺已经是最高级别的待遇了,小少爷。”

    薄颜上去弹了弹苏尧的脑门,“怎么,你还想要什么?我去给你们俩开两间五星级酒店吗?怎么可能,我没钱。”

    我没钱三个字,她说得无比顺畅。

    苏尧愣住了,随后少年眼睛眨了眨,微微瞪大了,有些错愕地看着薄颜。

    “姐……”

    分明是苏家大小姐,却在尘世间吃透了苦,在国外一个人打工一个人兼职,一个人考入最高级学府,一个人拼命跳级读完了功课。

    苏尧不敢去想,不敢去想在这期间……薄颜受过多少委屈。受了多少委屈,才能够练就她如今这副看起来刀枪都不入的模样。

    她应该也不会说的吧。

    低头自嘲地笑了笑,苏尧轻声道,“傻子……”

    “嗯?”薄颜在给他们俩打地铺,忙着抖被子,没有听见苏尧一个人说了什么,就转过头来,“你在偷偷说什么?我怎么感觉是在说我坏话?”

    “对,就在说你坏话。”

    苏尧面上一红,随后咬牙切齿道,“说你像个傻子!”

    “没头没尾地骂我干什么?”薄颜撸起袖子,“你敢挑衅本小姐了?真是没大没小啊苏尧,看来是想吃苦头了!”

    姐弟二人像是真的要打架一样闹腾着,任裘笑着站在一边,默默地帮薄颜把剩下的被子铺好了,等到他俩停下动作,回头去看的时候,任裘已经将枕头都放上去了。

    “你看看任裘学长,再看看你。”

    薄颜过去掸了几下床单,“一个就是倍儿靠谱的成年帅哥,而你——就是自以为是十八岁成年了事实上还特别幼稚的小孩子!”

    任裘听了这话当时就笑了,苏尧抓狂,“薄颜你什么意思!我保护你保护得不够吗!”

    “你保护我?”薄颜跟听见笑话似的,回头揶揄道,“咦,不是任裘学长保护我吗?”

    苏尧一听这话,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好你个白眼狼!下次出事你试试我还会不会来帮你!”

    “切!”

    这一晚上注定不会太平,苏尧和任裘都钻进地铺里的时候,薄颜还在化妆镜面前撕面膜。

    “不用贴了,你皮肤不是挺好么……整天化妆干什么……”苏尧嘟囔着,“真搞不懂女人为什么要化妆,化了给谁看?每一天都打扮得跟要相亲似的,走在街上吸引男人注意吗?”

    “你这就是直男了。”薄颜撇撇嘴,将撕下来的面膜丢进垃圾桶里,然后对着苏尧说道,“首先,我这个是护肤,不是化妆。其次,不要想当然,搞得好像我们女孩子化妆就是为了引起你们男孩子注意一样。不好意思,我们女孩子化妆,就是为了自己看着好看而已。你可千万别把自己当回事。”

    苏尧被薄颜这个话说的一顿,随后声音都闷闷的,“你思想前进了很多。”

    薄颜原本打算去拿乳液,伸手的过程中停住了,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似乎看到了两年前那个无知又可悲的少女。

    镜子里外两张面庞重叠,她在一瞬间,感觉自己站在了过去的对面。

    很想抱抱那个眼神里盛满了痛苦的少女,跟她说,对不起,跟着自己,吃了那么多委屈。

    如果当初唐惟这场梦,能早点醒来……

    薄颜低头笑了笑,罢了罢了,已经梦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