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1143章 他心疼你喊你回去
    苏尧过来是在半个小时后,他姗姗来迟的那会,薄颜都已经切了半小块牛排了,少年来迟抽开椅子坐下,还有些气息不稳,“我的天哪,飞机居然延误了……”

    “哈哈,这还算是好的。”

    薄颜给他菜单,“有的时候都能延误到第二天呢,那你就赶不上今天这顿饭了。”

    苏尧坐下后,服务员跟着进来了,少年随口点了一道意大利面,就抬头看向薄颜,“我怎么感觉你胖了?”

    薄颜切着牛排一顿,随后抬头咬牙切齿道,“几个月不见,一见面就说这个话!你信不信我把你当做牛排切了?”

    苏尧在边上做出了“女侠饶命”的姿势,任裘看了笑着推了推眼镜,“苏尧这是刀子嘴豆腐心。”

    “把我说的跟老妈子似的,刀子嘴豆腐心……”

    苏尧嘟囔了一句。

    “是啊。”

    薄颜接上他的话,“他哪里是刀子嘴豆腐心?他就是嘴贱。”

    “啧,薄小颜你现在真的胆子发育了啊。”

    苏尧伸出手,过去戳了一下薄颜的额头,“真是一阵子不见,就本事见长,你要是再在国外待个几年,回国内不得掀翻天了?”

    任裘哈哈大笑,“你不知道吧?你姐姐现在性格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我就怕她变完性子就去变脸。”

    苏尧嘟囔着,“要是回国整个容,回来都不认识了……”

    “你TM是不是傻?”

    薄颜没忍住报了个粗口,随后她捏了一把苏尧的鼻子,“本小姐长这样,还需要整容?你一天天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哎哟喂……蹬鼻子上脸了还。”

    苏尧拍掉了薄颜的手,“一把年纪了,不要老是把我当小孩。”

    “我是比你大啊。”薄颜切了一块牛排放进苏尧的盘子里,“你才刚成年呢,在我和任裘的眼里,就是个弟弟。”

    弟弟这两个字,猛地压下来,压得苏尧喘不过气。

    他变了变表情,随后才拖长了音调,惯例做出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来,“我不管,反正我可以保护你了。”

    薄颜嗯了一声,没说话。

    苏尧也闷闷地吃着刚上来的意大利面,吃完了,他才从自己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来。

    薄颜见他这个动作,愣住了。

    “爸说给你的。”

    苏尧将银行卡递过去,“密码是六个零,你后续可以重新设置一下。”

    薄颜听到是苏祁给的,没多犹豫也就收下了,“爸爸忽然间给我钱做什么?”

    “想让你买机票回国。”

    苏尧抬起头来,很认真地看着薄颜,“爸知道了你一个人在国外,都是打工的,他不舍得你再花钱了。就让我把卡给你,里面的钱都是你的,还让我看着你买好机票,然后回苏家。”

    薄颜的呼吸一滞,不知道为什么,鼻子有点酸酸的。

    “爸爸说,让你回来做苏家的小公主吧,这两年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漂泊,让你小小年纪承受了那么多……”苏尧攥紧了手指,“他……心疼你了。”

    薄颜……我也,心疼你了。

    薄颜在听见苏尧替苏祁转达的这番话以后,整个人直愣愣地僵在那里,那几秒钟的时间里,她像是被人抽空了灵魂一样,一动不动。

    一动不动,眼眶却迅速泛红,然后任裘惊了惊,看见薄颜掉下眼泪来。

    他已经有多久没看见薄颜掉眼泪了呢?

    自从两年前那一场校园暴力,摧毁了薄颜一切的骄傲以后,她整个人就像是死了一样,签下退学书,一个人奔赴国外留学读书,一声不吭,倔强到让人觉得不敢相信。

    任裘以为是薄颜要强,后来想想,或许不只是这个。

    也许是因为薄颜的眼泪早在那一场校园欺凌里流光了,流干了,心都绝望了,所以多余的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那一刻,任裘觉得,薄颜这个人,身上存在着相当偏激的极端——她极端懦弱,又极端勇敢。这样的情况很少可以在一个人身上重叠,可是薄颜却做到了两者都有。

    两年,整整两年,任裘再也没看见薄颜掉过一滴眼泪。

    ——然而此时此刻。

    苏尧寥寥数语,让薄颜哭得像个孩童。

    她一边慌忙地擦着自己的眼泪,一边哽咽说,“爸爸真的是这么说的吗?”

    苏尧心疼地皱着眉毛,看见薄颜哭,他不知道为什么也跟着压抑,“是的,爸爸说其实他也很后悔,当初选择放养我们,让我们自己学会独立,却没想到这个选择让你吃了这么多苦头。爸爸说,想让你养好心伤就回来吧。我们苏家的小公主,到哪里没人捧着?”

    “可是……”薄颜抽了一张餐巾纸,“我怕……给爸爸丢脸。”

    因为她在学校里闹了那么大的笑话,因为她在同学嘴巴里名声那么臭,薄颜自己担心自己会连累苏家的名声,毕竟弘川学府里的学生都是非富即贵,能进来的,全是人上之人,看她笑话的也都是这个圈子里的,薄颜就怕自己在学校里的事情传到大人那边去,怕给唐家和苏家都造成不好的影响。

    所以她内疚自责,选择离开这里,时间会消磨一切,不管是爱,还是流言蜚语。

    磨光了爱,也等流言蜚语的热度褪去,她才敢出现。

    “说什么呢?”

    苏尧在听见薄颜内心的担忧以后,少年像是生气了一样,狠狠拍了一下桌面。

    薄颜吓了一跳,“干什么?”

    “傻子!”

    苏尧上前,狠狠按住了她的肩膀。

    “你……没有给苏家丢人。”

    苏尧喉结上下动了动,“你是苏家的骄傲,你懂吗?你在国外的论文,我们都看见了,姐……爸爸真心为你感到骄傲,大家都夸你厉害呢。”

    薄颜的锋芒从来都是被盖在了唐惟下面,所有人都只知道薄夜的儿子唐惟年少成名多智近妖,但是至于跟在唐惟身后那个屁颠屁颠的小姑娘薄颜,他们就都不得而知。

    没想到薄颜这两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发表了两篇论文也算是获得了不小的成就,消息传到国内的时候,大家很震惊,这是当年那个小心翼翼当着唐惟的跟屁虫的薄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