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1134章 表面正经,背地虚伪。
    这天晚上任裘接到了唐惟的电话,背景音里一片嘈杂,任裘皱着眉头,“怎么了?”

    “过来西郊别墅。”唐惟的声音在一片嘈杂的衬托下却显得尤为清冷,他道,“榊原黑泽回来了。”

    “啊,黑泽回来了?”

    任裘改为笑了笑,“他今天怎么突然飞回来了?”

    “今儿他生日,特意过来找我们的。”

    唐惟叼着一根烟,“在我名下的西郊别墅开派对呢,你可以带点姑娘过来,黑泽今晚没人陪。”

    “社会我唐哥。”

    任裘放下手头的工作,从椅子上站起来,“行吧,我现在就过来,要我来的路上带什么吗?”

    “带点酒,还有矿泉水。”唐惟正窝在沙发里,眯缝着眼睛看投在大屏幕上的ktv版块,“记得酒要威士忌。”

    “怎么着,你喝不下,打算吐啊?”任裘出门给家里的管家使了一个颜色,下人立刻去给他安排了出门要用的司机,随后少年坐入车中,出行姿态如同贵族一般,“行了,我知道了,马上过来,等着我会啊,先别着急自己玩起来了。”

    “稀罕。”

    唐惟在那里带着笑气说,“赶紧的,榊原黑泽说想死你了。”

    “得了吧,老子可不是基佬!”

    任裘笑骂着挂了电话,眼神却渐渐深了下去。

    今晚……榊原黑泽回来了,可是薄颜……

    半小时后,任裘被司机送到了唐惟他们别墅的门口,刚下车,就有人推开门走出来迎接,高高瘦瘦的,染了一头金色的发,榊原黑泽上去冲着他胸口来了一下,“我生日你敢迟到啊。”

    “哎哟,这不是国外财政大臣家的少公子嘛。”任裘故意这么说道,随后将手里买好的东西递过去,“还不是为了给你们买酒,这才这么晚到。”

    “不要找理由啊。”榊原黑泽和他们说话全过程都是用英文,这帮精英子弟大小就是接受着最上流优越的教育培训,所以当他们出现母语不通这个情况的时候,就能迅速切换用英语交流,毫无压力。

    “你变帅了啊黑泽。”

    任裘上去和榊原黑泽来了个大大的拥抱,“比我去年见你帅多了。”

    “这可是必须的。”

    榊原黑泽和任裘认识也是因为唐惟,他和唐惟相识于很早的一场综艺节目拍摄,后来两人就一直都保持着互相联系的状态,彼此竞争彼此成长,直到两个人——都成为了如今万人追捧的优秀少年。

    “进去吧。”

    唐惟跟在后面走出来,给他们拉开门,又往后看向任裘,“不过先说好,进去你可别吓一跳。”

    “哦……”

    任裘拖长了音调,“我明白了,哈哈,是不是榊原黑泽又叫了一堆妞儿来别墅开轰趴?”

    “没错。”

    唐惟打了个指响,也用英文道,“他从小花心到大了,什么德行你都清楚。”

    “哈哈哈,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人家小姑娘主动来找我,我怎么能拒绝呢?”

    榊原黑泽一只手搭在任裘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拎着刚才任裘买来的东西,“快点,我给你介绍一下我新认识的女孩儿,身材那叫一个够辣,你要是喜欢,我推荐给你——”

    “千万别,我可是一清二白的三好学生。”

    “不要脸啊任裘。”唐惟笑了,“你他妈就装,扮猪吃老虎,赶紧把你那平光眼镜摘了,整天搞的多深沉一样,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压根儿没近视?”

    “靠,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任裘怪叫一声,“能不能别拆穿?我每天在学校里最大的乐趣就是扮演一个温柔斯文的帅学长了。”

    一堆人笑着走进去,里面坐着他们另外几个玩的好的朋友,看见任裘的时候,都站起来和他打招呼,“任公子好久不见啊!”

    “任公子和唐少爷一样,都是大忙人,我们平时都联系不上。”

    “哟,徐哥这话可是折煞我了。”

    任裘刻意拿捏着腔调,上去和其中一个黑色碎发的男生握手,“您今儿怎么有空过来了?”

    “刚上大一,浪得飞起,根本没心思上课,天天就想泡学妹学姐。”徐圣珉笑着丢给任裘一根烟,“听说你在唐惟的学校里当学生会副会长啊?哈哈,臭小子挺会装啊,人模狗样的,都当学生会副会长了,看来你们这个学校未来堪忧啊。”

    “什么话啊,我们任裘好歹家里有矿,随便在学校里当个官,不过分吧?”

    “说起家里有矿,谁比得上我们唐少爷啊?”

    “你们他妈都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唐惟像是生气了,但是嘴角分明是笑着的,在一边坐下,随后对着深渊黑泽道,“开酒啊,寿星。今晚不打算嗨一整夜吗?”

    “你这就是找死了唐惟,今晚非喝趴你不可。”

    榊原黑泽上前,将酒拆封,随后递给了在场的几个男生,几个男生又开始分酒,倒入小杯子里分给剩下的小姑娘。

    徐圣珉身边围绕着好几个大学生,他坐在里面就跟大哥似的,唐惟道,“你在大学里也是这个德行吗?”

    徐圣珉耸耸肩膀,“是啊,就这样呗,无所谓,我至少比那种,藏着掖着背地里偷偷变态的人要好太多了,是不是?”

    任裘丢了一团纸过来,“我怎么觉得您这是在故意拿我开涮呢?”

    “哈哈哈,居然被你听出来了。”

    徐圣珉眨眨眼睛,“喂,实话实说,唐惟你和任裘在学校里就没有遇到过想泡的小姑娘吗?”

    任裘两手一摊,“我在学校里是好学生,就忙着管理学生会还有读书了,怎么可能会泡小姑娘?”

    “这种话最无耻了。”

    徐圣珉夹着烟道,“一般这么说的人,背地里都有不可告人的念头,是吧?哥在这儿呢,你跟我好好说说……”

    任裘一杯酒推过去,“你可快他妈的闭嘴吧!”

    “哈哈哈!”一群人哄堂大笑。

    “戳到任公子的痛处了!”

    “哎呀,任公子不会真的是那种变态吧?”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