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1132章 我不在乎,随便后悔。
    在任裘意识过来苏尧想要对唐惟动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苏尧撸了几下袖子就直接从背后冲了上去,周围的同学都发出一声惊呼,唐惟察觉身后有一道拳风冲他而来的时候,本能反应就回神闪躲,紧跟着身边的徐瑶都被苏尧撞出去好远。

    “啊!!”

    原本在走廊上的同学们被苏尧和唐惟之间的旧坟吓了一大跳,甚至有人拿书挡住了自己的脸生怕被殃及,任裘站在后面大喊着,“苏尧!你冷静点!”

    可是这一次,苏尧已经几乎失去了所有的理智,他一把上去抓住了唐惟的领口,唐惟原本工工整整的领结被他直接揉皱了攥在手里——两个人顶到了一起,因为年龄优势,唐惟比苏尧稍微还要高出一小节。

    苏尧死死攥着他的领口,眼里已是腥红一片,没有多想就直接挥了一个拳头上去!

    “畜生!”

    伴随着拳头一起砸下来的还有从苏尧嘴巴里蹦出的这两个字,唐惟瞳仁缩了缩,从小训练出来的格斗技能让他几乎一瞬间就闪开了苏尧的第二次攻击,他用手格挡了苏尧的拳头,下一秒就转守为攻,倒是苏尧被唐惟勾指成爪的动作逼得连连往后退,两个人在走廊上大打出手,苏尧的动作都是认真的——他是发了狠想要发泄自己的怒气!

    “都冷静一下!”

    任裘冲到中间来,直接把两个人分开,苏尧被拦在任裘背后,冲着唐惟嘶吼,“你有本事来打我啊,光靠躲算什么男人啊!”

    唐惟只是皱着眉,漂亮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感情,眼神冰冷到几乎能在对视一秒钟后直接冻结别人的血液。

    “知道欺负女孩子,算什么本事!”

    苏尧怒吼,眼眶通红,“唐惟你他妈就是个人渣!彻头彻尾的人渣!”

    岂料唐惟笑了,面对苏尧的歇斯底里失去理智,他冷静得像是一个置身事外的人,甚至还有闲鱼的心情笑,他盯着苏尧这样疯狂的表情,像是在欣赏电影似的,高高挂起置身事外,而后终于对苏尧的言论做出了评价。

    他说,“谢谢夸奖。”

    他将苏尧嘴里那些“人渣”这一类的形容词,全当做对他的褒赏。

    苏尧气得浑身发抖,说话都说不顺畅了,“唐惟,这就是你对她的态度吗?”

    周围围观的同学一脸震惊,为什么新来的转学生和唐惟师兄会突然间打起来?

    听他们的言论,里面似乎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多疑的人一下子就想到了之前白天在校门口发生的群殴事件,其中被女生群殴的是高二一个叫做薄颜的小姑娘,那个时候……

    貌似这个帅帅的转学生和唐惟师兄也都在场。

    “不会是为了薄颜吧……?”

    “真的假的?看不出来啊?难道是薄颜脚踩两条船?欺骗他们感情?”

    “不……唐惟师兄不可能是那种会被薄颜欺骗的人,一定是薄颜挑唆了这个新生……”

    “新生好帅啊,薄颜真是太贱了,连新生都不放过……”

    “都闭嘴!”

    无法忍受自己的姐姐背负骂名,苏尧在听见这些窃窃私语以后,怒吼了一声,“你们都知道什么?凭什么对薄颜这样带着恶意评头论足?!”

    只是苏尧这样的反应,更加让周围同学认定了一定是遭受了薄颜的欺骗,才会为了薄颜这样大动肝火。

    甚至有人想好好劝劝苏尧,让他清醒一点,为了他好,不要再被薄颜蒙骗。

    唐惟在被任裘拉架以后就站在了一边,伸出修长的手指打理着自己的领结,那姿态高贵优雅得像个贵族小王子,丝毫看不出刚才跟人打架的样子,随后他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烟灰,扭头对着苏尧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无耻……”苏尧全身的肌肉都在因为愤怒而紧绷了发抖,使劲伸出手去要把唐惟拽回来,奈何任裘也发了力把他拦住,苏尧就只能干瞪着唐惟发火,却干不了任何别的事情。

    “任裘你别拦着我——”苏尧气愤得不行,凭什么唐惟现在像个没事人一样站在一边?

    明明他就是害的薄颜现在抑郁的罪魁祸首!

    苏尧直指唐惟而去,“唐惟,你早晚有一天会后悔!”

    唐惟被苏尧这么一吼,原本一脸事不关己的表情终于有了些许裂痕,他眼底掠过一丝异样的情绪,随后被深深压在了瞳仁深处,继续故作高冷道,“谁知道呢?”

    他这样的回答,让苏尧一愣。

    紧跟着,就看见那个在人群中高高瘦瘦的少年扬起了下巴,骄傲如同年轻的帝王,眉目一挑便是一片腥风血雨的江湖,他乜斜着嘴角,像是嘲讽,又像是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轻描淡写撑开眼皮一条缝,如同看蝼蚁一般,看着苏尧。

    他说,“可能我以后的确会后悔。”

    这话说的像个人样。

    苏尧顿了顿,想不通唐惟要表达什么。

    下一秒,唐惟那冷漠到了极点的声音便继续丢过来,“不过,我后悔,那也是我的事情,不用你在这里多说。未来会变成什么样,我无从知晓,也懒得去猜测。后悔就后悔咯,后悔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态。”

    唐惟总算肯正眼看苏尧,他咧嘴笑了,笑得眉目乖张又漂亮,“所以不管我后悔不后悔,我都不会改变现在我的选择。你问我以后后悔了要怎么样——那就后悔吧,我不在乎。”

    我不在乎。

    他无所谓未来会变什么样,他永远只活在当下。

    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取悦自己。

    苏尧被唐惟这样的发言所怔住,随后唐惟恢复了那种一脸冷漠的表情,面对苏尧造成的一场暴动,他只是投以轻描淡写的一瞥,“还有,少在学校里惹是生非,丢人。”

    丢人两个字压下来,差点将苏尧压垮。

    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唐惟转身走了,所有人都目送唐惟离开,少年离去的时候背影孤傲,像极了一个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