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1058章 被撞见了,亲密一幕。
    任裘从唐惟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外面有小女生对着他发花痴。

    “看啊!是任学长!”

    “听说超级有才华的,是学生会副主席耶。”

    “人家和唐惟学长的关系超级好的,好羡慕他们啊……”

    “嘘,长得帅的当然是和长得帅的玩在一起的啦,他们两个应该是好兄弟那种吧,感觉任学长也特别厉害,深藏不露的样子……”

    任裘推了推眼镜,旁边都有一群学妹发花痴倒抽凉气。

    “好帅啊啊啊!电视剧里才有的校草殿下啊!”

    任裘扯扯嘴角没说话,倒是径直往高二年级段的教学楼走去,他一路走一路都被人围观,后来他走到高二a班的窗边,看了眼里面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女生,笑了笑,随后扣扣玻璃窗。

    薄颜还在打瞌睡,听见声音醒了,一抬头就看见任裘站在外面,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挺斯文挺禁欲的,就是这种气质让人家觉得任裘属于禁欲凛冽系的校草,但是薄颜知道,这人内心其实十分恶劣——尤其是每次考试的时候,特别喜欢在旁边说一堆风凉话。

    和唐惟一模一样。

    她道,“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是不是又在偷懒睡觉。”

    任裘从外面推开了玻璃窗,薄颜坐的位置是靠窗的,每次任裘从走廊经过都能看见她,一张混血娃娃脸,清纯甜美,跟小白兔似的。

    看了,就让人特别想蹂躏。

    任裘这么想着,也的确伸手过去,捏了一把薄颜的脸。

    “干什么!”

    薄颜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跳起来,任裘看了就在旁边笑,“唐惟还真没说错。”

    听见唐惟这个名字,薄颜脸一红,“他说我什么?”

    “他说你一惊一乍像只兔子。”

    任裘笑眯眯地把剩下的话说完,“叽叽喳喳绕着他转特别烦。”

    “……”薄颜抿了抿唇,视线有些闪躲地看向别处,“反正……他一直那么想我。”

    “我上回午睡的时候巡逻,路过这儿。”任裘压低了声音,带着挑逗地说道,“别的同学都在午睡,你也在睡,不过大声说梦话的就你一个。”

    说梦话?!

    薄颜一张小脸更红了,“怎么……怎么可能!啊……那我说的梦话有没有……”

    任裘哈哈大笑,“逗你的,你声音特别轻,没给别人听见。”

    薄颜刚松了一口气。

    任裘就道,“不过还好小声,被别人听见就惨了。”

    薄颜表情变了变。

    “喊着唐惟的名字呢。”

    任裘抬了抬下巴,又伸手戳薄颜的脸,“喜欢他?”

    薄颜一下子变得结结巴巴,“不是……是从小到大认识的,所以……关系比较……”

    “嗯。”任裘故作高深摸着下巴,他特别喜欢看薄颜这副慌乱的样子,咧嘴笑了笑,“所以,其实是两情相悦?”

    “没有!”

    薄颜迅速否认,“和他……无关。”

    关于喜欢唐惟这件事,始终是薄颜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她将他身影刻入他眼眸,后来一直都在努力追寻这个背影,哪怕唐惟,从来没有回过头来看她一眼。

    但是薄颜不怕疼不怕暗恋心酸,只怕唐惟连一个追寻的机会都不给她。

    看着薄颜这幅表情,任裘叹了口气,摁了摁薄颜的头发,“委屈你了。”

    薄颜点点头,又立刻摇摇头,“没有的,或许这就是老天注定的,我曾经欠过他,所以这也是我应得的。”

    不过是单恋而已,薄颜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一颗心,给他就是了。

    当初她们家欠唐家那么多,这不过是一丁点的利息。

    任裘的眼神深了深,刚想说什么,就听见路过走廊的同学在窃窃私语——

    “那个女生是谁啊?”

    “高二的薄颜呀,听说家里来头很大的……好像还认识唐惟学长嘞。”

    “真的假的?看着挺人畜无害的,不会心机特深吧?”

    “肯定是的啊,不然你看,任裘大人为什么和她走这么近?”

    “啧啧……好像成绩也不是特别好啊,为什么能进a班?”

    弘川学府的分班都是按照成绩来排的,薄颜能进入a班,也是花了相当大的心血才能成功的。而且她只是在a班的下游,勉勉强强在这个尖子生的班里学习,压力其实很大。

    但是被人这么一说,就像是薄颜靠着家庭背景进了a班,抢走了别人的机会,还一直和学校里有势力的人往来,心机颇深。

    薄颜想解释,却发现无从解释。这个世界上,有的人对你,抱着的是纯粹的恶意,没有任何办法去解释。他们只相信自己脑补的,不肯相信现实。

    任裘笑了一声,回头,镜片后面的眼神无比锐利,这一瞥,那些原本叽叽喳喳的声音一下子消失了,一个一个还缩头缩脑地小心翼翼路过了走廊,等到走远以后,再恨恨地一瞥被任裘保护的薄颜,把所有的眼红都加注在了薄颜身上。

    薄颜没说话,只是任裘发现了她死死握紧的双手。

    “不要去在意别人怎么说。”

    任裘道,“你自己问心无愧就好。”

    薄颜低低应了一声,随后在座位上坐下来,“话说,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诶,对。”任裘打了个指响,“忘了说正事了。你不是写了个晚会的活动方案吗,然后我们的会长徐瑶去找了唐惟,邀请他一起来参加,你猜怎么样?”

    薄颜猛地深呼吸一口气,“真的假的?”

    “唐惟同意了。”

    任裘笑着弹了弹薄颜的脑门,看她吃痛捂住脑门的样子,觉得心情特别愉快,“所以,你看,你可以和你暗恋的人一起站在舞台上了。”

    薄颜的心狂跳,“你这么一说,我已经开始紧张了,明明晚会下礼拜才开始……”

    “哈哈哈。”

    任裘干脆趴在了窗台上,男生伸着修长的手指,抓了一把薄颜的头发,“小傻子。”

    “笑得这么肉麻干什么。”薄颜往后退几步,“我们很快要上课了任学长!”

    “赶我走是吗?”任裘说,“要是这会儿站在这里的是唐惟呢?”

    薄颜一下子变了表情,“那就……太好了!”

    唐惟刚和几个教导主任谈好事情下来,经过走廊,就看见了任裘靠在窗口和薄颜亲密聊天的那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