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1042章 因为唐诗,背叛安谧。
    都说是姜戚幸运,才能遇见韩让这种性格这么好的男人,可是……

    韩让在心里对自己说,姜戚,也是我的幸运,能遇见那么要强的你,才会让我自己也学会改变。

    良辰吉日,人间美景,这一片人山人海都将见证他们那些风风雨雨里闯来的爱情。

    会场里的来宾们都纷纷停止了原本的交流活动,坐在座位上看着灯缓缓熄灭下来,随后婚礼主持人出现在了舞台正中央。

    众人一惊,随后都笑了。

    “hell,看见我是不是很惊奇?”

    苏祁站在那里,手拿话筒,“好了,我是今天的特别来宾苏祁,当然,也是这次婚礼的主持人,我很开心能够来参加韩让和姜戚的婚礼,给点掌声好吗?”

    唐诗和姜戚在后台看了直乐呵,“什么时候找的苏祁啊?”

    “本来是想让薄夜来的。”姜戚遗憾地耸耸肩膀,“不过联系不上薄夜,正好韩让去找苏祁说能不能让他家的薄颜来当花童,顺路把苏祁拉来做主持人了。”

    “有意思。”唐诗有些吃惊,“我倒是不知道苏祁还有这个天赋。”

    “他性格比较外向嘛,所以应该会比较擅长引导气氛。”姜戚在一边指着苏祁道,“你别说,我一开始以为你会和苏祁在一块,我还指望你俩发糖呢。”

    “你这话让薄夜听见,砍你的脑袋啊。”祁墨也跟着躲在舞台后面,做了个拿刀砍人的姿势,“你信不信?”

    姜戚噗噗笑,“我信,我信!薄夜在有关于唐诗这事儿上就是小肚鸡肠,没得商量!”

    “人家在的时候又是冷脸又是白眼的。”唐诗推搡了姜戚一把,“现在人家薄夜不在场,就这么背后说他,好呀你们几个。”

    “哈哈哈。”

    姜戚又指着舞台说,“看,你的宝贝儿子出现了。”

    是唐惟和薄颜。

    薄颜穿着小礼裙,唐惟穿着小西装,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向舞台的正中央,然后给大家鞠了一躬。

    好一对金童玉女。

    “你不膈应薄颜吗?”

    唐诗笑着摇摇头,“这孩子,懂事。”

    唐诗没有告诉过别人,当初住院和薄夜的奶奶起争执的时候,薄颜这个小姑娘私底下偷偷写过一封信塞给唐诗,上面开头就是,姐姐,对不起。

    对不起三个字,从小孩子嘴里说出来,让唐诗有点震惊。

    因为太多孩子都会借着自己年纪小使劲蹭便宜耍无赖,但是薄颜却端端正正地写字,说对不起。

    如果我长大了,一定会好好对你,谢谢姐姐对我好,比我妈妈好。

    我妈妈做了很多坏事,唐惟小哥哥骂我,我才知道。

    我不会帮我妈妈说什么好话,我以为你也会打我骂我,但是你反而对我这么好,一点都不跟我说我妈妈的事情。

    你是个好人。

    希望你以后都开开心心的,可以种很多很多漂亮的花。

    薄颜的梦想是种花,她在幼儿园和一个园丁奶奶关系很好,也只有这个园丁奶奶愿意和她说会话,所以在小孩子的心里,种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她不会说多么华丽的字句把这封信写得上档次,只会淳朴地表达自己的心意,哪怕有些话唐诗读来有些读不通,但是她把这个喜欢种花这个美好的心愿,真真实实地分享给了唐诗。

    这件事儿,唐诗谁都没说。

    她回信了,对薄颜说,好,有机会,以后一起种向日葵,拉钩。

    这是她们之间的小秘密。

    也是她第一次,对一个,无辜的孩子放下了自己心里的仇恨。

    薄颜让她懂了饶恕。

    但是那个时候,这封信薄颜没藏好,被安谧发现了,对着薄颜一顿毒打。一边打一边说,“好你个狼心狗肺的小白眼狼!居然和唐诗还有联系!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能和唐诗走一块?!我告诉你,你不配!人家唐诗和唐惟根本就是打心眼里反感你,你以为这封信写得有多真实?人家巴不得你去死!”

    “妈妈,你不能这么说她们——”

    这句话迎来的下场,便是扑面而来的一个巴掌。

    薄颜被安谧打在地上,鼻血一滴一滴落下来。

    可是她攥紧了手指,小女孩第一次把牙齿咬得那么紧,紧到明明掉了满脸的眼泪,却硬是没有让一丝哭声从嘴巴里漏出来。

    她眼睛红肿盯着自己的母亲,直到后来,她一字一句,用稚嫩的声音,“妈妈,你做错事情了。很多很多。”

    她还不怎么会讲话,所以都是用自己的水平来描述自己的认知,但是这句话,让安谧所有情绪在瞬间爆发。

    “薄颜,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废物!我当初为什么要把你生下来!为什么!早知道你这么没用,我不如生下来直接把你掐死!”

    薄颜忍受不住这种辱骂,整个人瑟瑟发抖,眼里带着惊恐。

    她受够了……受够了……

    “你以为你可以和唐惟一块玩耍?我告诉你,不可能!唐惟这辈子都是恨不得你去死的,薄颜,你就是我安谧生下来的种,你就是得背负这些东西,哪怕你一心想要对他们好,我告诉你,无用功!你不如好好巴结巴结我,哪天我嫁进薄家,一脚把你踹了,把你送去深山老林,看谁还能把你接回去!”

    薄颜被安谧的恐吓直接吓得脸色苍白,“妈妈……我……”

    “你怎么不是个男孩儿?这样薄老夫人就会对我另眼相看了……你怎么不是个男孩?”

    薄颜抱着自己,绝望地闭上眼睛,安谧的指甲落下来,抓在她身上,一道一道红肿的疤痕,烙进她冰冷瑟缩的灵魂。

    我恨你……

    我恨你……

    这段往事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聚光等镜头下的薄颜,正笑得天真无邪站在舞台上,她看着自己被唐惟握住的手,整个人微微发抖。

    她有点想哭。

    安谧死后,苏祁接她回家,拱她吃供她穿,也带她上学,薄颜是个孩子,可是她隐隐地也有察觉。

    可能……这个叫做苏祁的叔叔,和自己……或许有一定程度上的亲戚关系,所以才会领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