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1030章 与你有关,以后无关。
    那一瞬间,姜戚脑海里掠过了很多回忆。

    都和叶惊棠有关。

    她想起自己曾经在那种不堪入目的场所里被人拍卖,那时候的姜戚眼里全是恐惧。

    恐惧有人能不能把自己救出去,随便是谁都好,只要把她救出去……

    那些男人在看见姜戚的脸的时候,看着她穿着那么少的布料被关在笼子里缓缓推出来的时候,场下的男人统统沸腾!

    于是,一轮又一轮的天文数字在姜戚的头顶滚动,有人甚至出了天价要将她拍卖回去做自己的禁脔,姜戚害怕,可是她……根本没有办法反抗。

    抬头那一刻,隔着那么多躁动的人群,她和一双琥珀色的瞳孔对视。

    毫无感情的,如同无机物一般的,浅金色琥珀瞳孔。

    所有人都在拍卖姜戚,唯有他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像是在观赏者一种闹剧,眼神深处甚至还有一些嘲讽,这样冰冷的眼神,让姜戚浑身上下血液都跟着冻住了。

    人群之中,叶惊棠眼神冷漠,盯住姜戚那张脸,他们对视那几秒,周围似乎万籁俱静。

    而后男人缓缓地笑了笑。

    他对自己的助理说,“把她给我买下来。”

    这一句话,彻底扭转了姜戚的人生。

    她被叶惊棠买下,以为是新生,却又带着恐惧,唯恐自己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可是叶惊棠那一夜并没有碰她,只是让她站在那里,男人从上到下打量。

    许久,那张薄情的唇里慢慢吐出两个字,完美。

    你叫什么?

    我叫姜戚。

    很好,我叫叶惊棠,从今天起……就是你的主人。

    叶惊棠。

    这个名字从此深深烙在姜戚的血肉里,她注视着叶惊棠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像是被蛊惑了一样,无意识地喃喃着,“叶少……您的眼睛真好看。”

    叶惊棠一顿,随后垂下眼睛,手指似乎是随意敲击着沙发上的扶手,声调明显有些愉悦,“嗯,挺识时务,我蛮喜欢有人夸我,姜戚,你很乖。”

    姜戚瑟缩了一下,叶惊棠的语气那么暧昧,可是暧昧深处,却是冰冷的疏离。

    叶惊棠上前,一把捏住了姜戚的下巴,强迫她对视自己。

    姜戚对上那双浅金色的瞳孔,总觉得那眼底像是浮着一圈金粉,闪闪烁烁,浅浅深深,像妖物。

    “觉得好看,就多看会。”叶惊棠和姜戚对视,让她根本挪不开视线,“要知道,美的东西,是最具有杀伤力的。姜戚……这样的优势,你也有。”

    你也有。

    他的手指一寸一寸往下,“你的身体,你的脸,在男人眼里,同样很美。”

    那个时候,姜戚猛地回神,被他冰冷的语调所拉回现实,忽然间明白了叶惊棠买下她要做什么。

    他说,“我要的,是你这张脸。”

    从那天起,姜戚成为了叶惊棠的秘书,他将她培养成一个果断又豁得出去的女人,姜戚为了叶惊棠,各种下三滥的手段无恶不作,只要能为叶惊棠取得利益,她咬着牙,有什么抗不过去?

    叶惊棠甚至偶尔会欣赏姜戚的坚硬,从骨子里带出来的坚硬。

    可是也因为姜戚,他从来不碰她,他觉得脏。姜戚为了他,勾引了很多他的合作伙伴,所以叶惊棠不屑。

    这种女人,只需要,永远为他卖命就好了。

    可是他没想过,这样一个,愿意为了他,把自己弄到声名狼藉的女人,若是爱上他,他又该当如何。

    从回忆里抽身,姜戚看着眼前那张脸,忽然间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做到像以前那样,傻傻地替叶惊棠解决一切了。

    “恭喜你,让我放弃你。”姜戚低低笑了一声,“这是你亲手成全我的爱情,也是你亲手自己送给自己的惩罚。叶惊棠,我不是唐诗,你也不是薄夜,薄夜甚至还会悔悟,会拼尽一切去弥补唐诗——而你,根本没有。”

    根本没有。你给我的,一而再再而三,只有痛苦。

    你看看薄夜为了唐诗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的时候,叶惊棠,你就没有一丁点的触动吗?

    但是姜戚说完这些话以后,就把所有的情绪都忍住了。

    她觉得,面对这样的叶惊棠,再说多少话,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叶惊棠眼睁睁看着姜戚眼里的情绪变化,随后道,“你说完了吗?”

    说完了吗?

    姜戚咧嘴笑了笑,他已经不可能做出什么改变了

    这就是叶惊棠和薄夜的不同之处。

    姜戚站在那里,冲着叶惊棠笑完以后,她转身,轻描淡写丢下一句再见,随后转身离开。

    再见。

    这是姜戚送给叶惊棠的最后一句话。

    叶惊棠觉得自己的心脏在这一刻狂跳,似乎从没想过有这样的下场。

    他以为自己这样千千里迢迢过来找姜戚,姜戚一定会跟着他走的,或者说叶惊棠打心底里还是觉得姜戚是他的独有物,所以不管姜戚在耍什么脾气,他都觉得只是一时的。

    姜戚最终还是会乖乖回来的,不是吗?

    不是。

    姜戚走了。

    叶惊棠在姜戚走了以后,一个人站在那里发了很久的呆,他看着空荡荡的楼下,面对那个电梯,他还没回过神来。

    以为一切都还在做梦,姜戚怎么可能走了呢?

    可是姜戚的的确确走了,她甚至再没回头。

    叶惊棠站在那里,一个人站在楼下,站到了地老天荒。

    姜戚回到楼上的时候,唐诗站在客厅里,见她过来,立马迎上来,随后道,“我看见叶惊棠拉拉扯扯……你怎么样了?”

    姜戚站在那里,深呼吸好久,“我……和他拗断了。”

    似乎这么一来,所有的都会结束了一样。

    唐诗睁了睁眼睛,“真的吗?他有没有怎么对你?”

    “嗯。”姜戚走过去在一边坐下,两只手死死搅在一起,“但是我都拒绝了。”

    唐诗觉得有些心疼,看着姜戚现在这副强行撑住的表情,感觉像是看见了过去的自己。

    她比谁都要希望姜戚能够从那段阴影里走出来,叶惊棠带给不了姜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