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1027章 他的选择,我的同意。
    荣南站在那里沉默,后来才道,“好,我答应你。”

    白越让了路,从客厅大门口走开,让荣南进去。

    外面还跟着一众精英部队。

    艾斯和陆依婷走进白越的秘密基地里,江凌在边上指路,“二楼,左手边第一间。”

    “谢谢。”荣南颔首,他微微低了低头,让江凌不自觉有些压抑。

    荣南一边走上去,一边红了眼眶,他的背影带着一股世界尽头孤身一人的寂寥。

    总统这个王座,是荣北亲手用生命让给他的。

    占他满门啊……荣南红着眼笑了,白越,我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荣北死了,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这就是,万人之上的代价。

    永远,都得不到原谅的惩罚。

    他们进入薄夜休息的房间的时候,薄夜正对着手机上唐诗的照片发呆。

    后来外面有人进来,他都没发觉,直到荣南接近了他,薄夜才猛地抬头。

    对上荣南的眼睛,薄夜一愣。

    “你来了。”

    两个人对视许久,薄夜先开口道。

    荣南站在那里,余光瞄到了薄夜手机上的唐诗,随后道,“你在想她?”

    薄夜没有否认,“嗯,很想。”

    “那么你进去了,会想她吗?”

    “会更想。”

    薄夜回答得那么快那么迅速,似乎都不用做什么考虑,“也只有想着她,才活得下去。”

    “你后悔吗?”

    荣南侧了侧脑袋,“跟我做这样的交易……明明我是,托你们下水的罪魁祸首。”

    “当然会后悔了。”

    薄夜自顾自笑着,“我还后悔几年前对她那么不好呢,要是时间能重来,我肯定选择另外一种方式好好对她。”

    荣南没说话,终于明白了薄夜的想法。

    “那么……请吧。”此时此刻,高贵的总统阁下,对着薄夜露出了谦卑的眼神,“薄夜先生。”

    这个可悲却又令人肃然起敬的男人。

    唯有他才足够伫立在唐诗身边。

    “嗯。”

    薄夜从床上坐起来,最后看了一眼窗外,然后,他笑了笑。

    “唐诗,很快就又要入冬了啊。”

    可是这句话,唐诗终究听不到了。

    这天夜里薄夜被人接走了,七宗罪等人坐在白越的房间里沉默了整整一晚上。

    到了后来,是祁墨先站起来,“我想要通知唐诗。”

    “别啊,薄夜都说了不想让唐诗知道。”

    asuka无奈地叹了口气,“薄夜一定不想让唐诗看见自己那副样子吧?”

    “可是唐诗有权利知道。”

    洛凡自然是站在祁墨那一边的,对于这件事情,意见和祁墨相同,“我也觉得……唐诗应该知道这一切。”

    “但是唐诗要是知道,肯定不会允许薄夜这么做。”

    丛杉一直没说话,这个时候忽然间开口道,“我明白唐诗的性格,她甚至还有可能……冲过去和薄夜一起。”

    这个可能性相当大。

    何况丛杉是唐诗的亲哥哥,肯定在某种程度上,比他们更了解唐诗。

    “真的要这样吗?对唐诗太不公平了吧。”

    祁墨试图让别人再发表意见,可是大家都是一样的选择。

    和薄夜一样。

    薄夜的所作所为,虽然太狠,但是相当正确。

    白越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祁墨的肩膀,随后又对着丛杉道,“我们有空多去看看唐诗吧,她一个人,可能静下来的时候,会难过。”

    “嗯。”韩深点点头,“不如……我们和唐诗出去环球旅游吧,带着唐惟一起。”

    “你这个想法不错啊。”

    白越打了个指响,“帮唐诗转移一下心情,或许能好受点儿。”

    “还要记得封锁消息。”

    丛杉的眉毛皱着,“别让她知道有关于薄夜的事情。”

    “嗯,这个交给我。”祁墨道,“我会和洛凡解决这一切的。”毕竟他们可是高级网络黑客师。

    这天晚上,隔着漫长的距离,在白城的唐诗于家中做了一场梦。

    她又梦见了薄夜,可是梦醒,依旧是孑然一身。

    唐惟回去继续读书了,可是很快他又退出来,因为他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环境,最终还是选择了休学。

    唐诗的老师和教导主任倍感惋惜,“唐惟,你真的要放弃了吗?”

    “可能这个环境不适合我。”

    唐惟低着头,“对不起……辜负了你们的希望,但是我回去还是会自学的,我想好了要考国外的哪所学校。”

    “说什么对不起呢。”班主任笑着摸了摸唐惟的脑袋,“老师相信你,加油,有好消息,记得告诉我一起分享。”

    “嗯,谢谢老师。”

    唐惟背着书包离开了弘川学府,就像他来时那样。到了外面,唐诗和其他人都在等他出来,见了他,唐诗挥挥手,“惟惟!”

    “你也真是乱来。”唐奕无奈地笑着,“就由着他的脾气,一会要读书,一会又休学,太乱来了。”

    唐诗当然是宠自己儿子的,“没关系,我问过惟惟了,只要他不后悔,他的选择,就让他自己去做,当然后果,他也要承担。”

    唐诗教育自己的儿子要对自己人生负责任,不管什么选择,她允许他有,但是之后因为选择而导致改变了的人生之路,也要唐惟自己去走。

    “所以,他选择了,我同意了。”

    唐诗蹲下来对着唐惟张开手,“走啦,休学的唐惟小同学,打算以后家里蹲吗?”

    “不!我要自考!”

    唐惟眼里闪闪发光,“我只是不习惯校园环境而已啦!我还是会自己学习的,何况我还有师傅,他们能教我更多,是学校里学不到的。”

    “好嘞。”祁墨和洛凡又是一黑一白的卫衣,站在路边就像黑白双煞,洛凡依旧一张冰山脸,看见唐惟的时候微微有了些细节性的变动,“你又长高了。”

    “嗯。”

    唐惟被唐诗牵着手,“我会长得很高很高。”

    会比自己的爹地薄夜还要高,还要顶天立地。

    “韩让在家做了一桌子菜呢。”

    唐诗带着唐惟上车,随后祁墨和洛凡也上了自己的车,“哟,今天又是韩大厨做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