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1013章 最后机会,太过决绝。
    “薄夜真的很残忍对不对?”

    迎着海风,唐诗笑着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叶惊棠道,“傻子,这种时候不用强称自己笑出来。”

    “唐惟已经被白越他们催眠睡着了,我怕他要是知道薄夜现在生死未卜,肯定会比我……更加冲动。”

    唐诗转过身来看叶惊棠,“薄夜是真的把一切……都已经……”

    “抱歉。”

    叶惊棠的声音低了下去,“他这样的方式的确很决绝,但是唐诗……他保住了更多人。”

    唐诗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我宁可他自私点。我还没跟他算好账呢,现在好了,他人都没了,我上哪儿去恨他?欠我的那些,我该问谁讨?”

    叶惊棠摇摇头,“唐诗,你没必要这样自己逼自己。”

    “我还没说彻底原谅薄夜呢。”

    唐诗终于忍不住了,伸手捂住自己的脸,带着哭腔道,“可我从来都没想过……要薄夜死……”

    但是后来的薄夜,一次一次,做得最多的,就是为了唐诗赴死。

    她根本没有办法承受这一切。

    薄夜坠海的时候,唐诗脑子里什么疯狂的念头都有,甚至想要一把刀直接捅死荣南,然后自己也跟着纵身一跃。

    跳下去,一起死了算了!

    既然这场感情,今生迎不来输赢,不如你死我活到最终点,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薄夜,地狱里,我也要和你纠缠。

    姜戚此时此刻陪着韩让在一起,韩让受了伤,她很紧张地看着白越给他包扎,“没事吧这边?”

    “没事。”

    “你怎么会想到去当卧底啊……”

    “薄夜告诉我的,嘶!”

    韩让脸上都是冷汗,但是抬头对上姜戚那双担忧的眼睛,他笑了笑,单手将姜戚搂到了自己怀里,随后笑着说,“好了,我这不是没事么?”

    姜戚知道他心情其实并不愉快,但是为了姜戚不担忧,才故意这么说的。

    韩让现在一样遭受着巨大的压力,他完成了薄夜给的任务,可是薄夜呢?

    薄夜却这么……撒手不管了。

    “我是真的没想到。”

    姜戚回忆起当时的画面,都觉得一种惊鸿灌顶的恐惧感直直扑面而来,“我在另一艘船上眼睁睁看着直升飞机被子弹射中了,眼睁睁看着他们掉下来,看着薄夜被直升飞机牵连压入海中……他会被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刮到吗?”

    “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

    韩让把姜戚压进自己怀里,姜戚没事,是不幸中的万幸,若是姜戚出事,韩让觉得,自己怕会是第二个歇斯底里的温礼止。

    温礼止都快要疯了。

    “如果有空,你可以去陪陪唐诗。”

    韩让是这么说的,“我觉得,比我们,此时此刻的唐诗……更加需要有人陪着。”

    姜戚点点头,“嗯,我等下就去找她。”

    而这个时候,唐诗正和叶惊棠在甲板上看着海平面,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复杂,到头来各自叹息一声。

    唐诗道,“可能……希望不大了吧。”

    都过去三小时了。

    一批又一批的专业人员跳下去了。

    若是薄夜他们还活着,现在也肯定在海上游得精疲力尽,危在旦夕。

    唐诗红了眼眶,“薄夜怎么能这么自私呢?”

    “你别多想。”

    叶惊棠无语伦次,在这种时候,他居然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唐诗,他觉得他比起唐诗来幸运很多,起码最重视的人平安无事。

    唐诗闭上眼睛,“走吧,我想回去休息了。”

    这场战役彻底掏空了她,唐诗已经无力去面对接下去的一切了,她只能一个人在甲板上走了一圈又一圈,随后走到下面休息室。

    推门进去最大的一间,发现大家都在里面。

    小月亮,芳芳,老王,还有七宗罪等人,通通都在里面。

    “你没事吧?”

    看见唐诗来,大家纷纷站起来给她让位置,唐诗带着歉意笑了笑,“不好意思……”

    “哎呀,说什么呢!”

    芳芳眼睛还是红的,明显是因为阿龙也被牵连了,小月亮没有芳芳那么坚强,直接在哭嚎自己的哥哥蓝鸣下落全无的事情。

    唐诗觉得对不起他们,想说什么,张了嘴,却发现声音都是带着哭腔的。

    察觉到唐诗这样,芳芳虽然难过,但是她还是过去拉着唐诗的手,主动来宽慰唐诗,“表情怎么不是很好啊,是不是人不舒服?你要不,休息一会吧?”

    “你别安慰我了。”唐诗声音在哆嗦,“你自己都快要哭了,还要安慰我啊?”

    芳芳一下子没忍住,“我还不是……还不是……”

    说不下去了,芳芳捂着脸抽泣起来,“我压根没想到阿龙也会被……”

    “对不起。”唐诗内心满满都是愧疚,“是我……拖你们下水了。”

    “唐诗,我们不怪你,这事情真的不怪你。”小月亮伸手给唐诗和芳芳擦眼泪,“我们也是来帮忙的,只是中途出现了一点小意外而已,不怪你的。”

    唐诗没说话,怔怔地看着七宗罪全员。

    她盯着他们六个人看了好久,忽然间笑了一声,“真好啊,你们六个人又齐了。”

    荣北不在了,可是剩下的七宗罪六个人都到齐了,大家没有出事,统统好好地坐在这里。

    “我把你们保住了。”

    唐诗道,“薄夜其实也很想让你们大家逃离被追杀的命运的吧?谢谢你们过来帮忙……”

    祁墨上去,直接将唐诗抱进了怀里。

    洛凡在一边眼神闪了闪,但是没有说话。

    祁墨深呼吸一口气,压着唐诗的头发道,“傻姑娘,是我们要谢谢你,谢谢你和薄夜。”

    能够认识唐惟,随后通过唐惟认识唐诗和薄夜,是祁墨这辈子做的最不后悔的一件事。

    因为他遇到了能够交付生死的朋友,原本以为这辈子只有和洛凡两个人孤独下去了,但是唐诗和唐惟给他们带来了很多生活的乐趣,薄夜也让他看见了很多新的知识面。

    “薄夜一定会没事的。”

    祁墨道,“如果这次薄夜没事,唐诗……你们两个一定要好好的。”

    唐诗嘴巴上说着嗯,一颗心却直直往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