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1011章 不得解脱,派兵救援!
    对于一个罪人来说,最可怕的惩罚是什么呢?

    是得不到解脱。

    荣北不会回来了,而荣南还苟延残喘着。

    唐诗离去的时候目光那么冷那么冰,甚至还带着点些许怜悯,她用一种如同看动物的表情,直直盯了躺在地上被白越缠绷带的荣南几秒,而后笑了笑。

    荣南,你机关算尽,倾尽一整座城池,到头来……还是什么还不回来。

    当初因为你的怀疑酿成的罪恶,已经被埋在了时光的长河里。哪怕你用那么多人的生命,用飞机失事来做实验,一样没有办法穿越回过去。

    唐诗顿了顿,转身离去,艾斯和陆依婷放弃了挣扎,看见唐诗走来,女人眸光如同淬炼过的钢铁,冰冷到连火都无法融化的地步,她盯着他们两个,随后道,“把荣南保护起来吧。”

    艾斯和陆依婷愣住了。

    唐诗轻轻笑了几声,“荣南,这是荣北,是被你害死的所有人,是我,是薄夜给予你的惩罚——你这辈子得不到大家的宽恕,永远,孤独地死在总统这个王位上吧!”

    那个时候,荣南躺在地上,原本稍稍愈合的刀口一下子又崩裂出鲜血,刺眼的颜色让白越都忍不住大喊了一声,“阁下!请不要激动——”

    荣南的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响,他想起了荣北的遗物——那本日记本,最后一页,只写着从别的地方誊抄来的寥寥数语。

    我没有输给别人,只是输给了你的总统王座。

    荣南,您当真不悔吗?既如此,便祝吾王,坐拥万里江山,永享无边孤寂!

    荣南闭上眼睛,眼角有眼泪被逼出来,缓缓落下。

    “唐诗……”

    唐诗想走,出去和韩深碰头,却被荣南叫住。

    叶惊棠和祁墨一下子摆出了防备的姿势,怕荣南又要一下子来什么突击,只是没想到的是,荣南居然对着唐诗的背影缓缓伸出了手,那沾满了鲜血的手,现在也终于……染上了来自他自己的血。

    他道,“别回头……让我,看着你的背影。”

    像那个女人的背影。

    唐诗一顿,红了眼眶,手指死死紧握。

    “这江山太难割舍,坐拥亦如揽君身。”唐诗道,“荣南,你当时身边只有荣北的时候……可有想过,有朝一日,你们会沦落到这样阴阳相隔,一生一死的地步?”

    荣南摇头,随后惨白着脸,轻声地笑着说,“没有,唐诗,从来没有。”

    “结束了。”

    唐诗强忍着自己声音的颤抖,“荣南,你这个……”她说不下去了,一切都结束了,连同那架落入水里的直升飞机一起。

    连同薄夜最后一眼,惊鸿一瞥一起。

    唐诗在想,薄夜最后一眼到底会想向她传达什么,可是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

    薄夜……我会带着你给我的所有伤害和温暖,披荆斩棘活下去。

    韩深带来的游轮让大家都获救了,甚至连同荣南一起,荣南被人抬在担架上出来的时候,韩深都惊了。

    随后,男人狠狠握紧拳头喊了一声,“阁下。”

    “你还会喊我啊。”

    荣南惨笑道,“我以为你们都不会再认我这个总统阁下了。”

    唐诗转身离开,不去管七宗罪和荣南之间的事情,一个人走到了甲板边上。

    她看见了从最开始汹涌的海现在一片风平浪静,像是什么都过去了,大家都得到了拯救,那些掩埋在岁月深处的真相,以一种惊人的姿态终于被撕裂而出——见到了阳光。

    唐诗迎着海风,看着海平面上逐渐升起的太阳——原来他们已经整整抗争了一个晚上,现在……终于到了太阳又要重新升起来的时候了。

    唐诗抓着甲板上的栏杆,轻声道,“薄夜,天亮了。”

    你在哪儿呢?

    没有人能够给出回答。

    有人来到她身边,“你哥哥唐奕找到了,现在被韩深带去了客房休息。”

    丛杉手上缠着绷带来到唐诗身边,“你很聪明,把那个定位戒指戴在唐奕手上,我们才能找到他。”

    唐诗红着眼眶笑了笑,随后偏着头说,“那个……是薄夜给我的,你应该知道。”

    丛杉顿了顿,随后才低低应了一声,嗯。

    “薄夜想用这个让大家找到我。”

    唐诗又将目光投向那个海平面,“可是我……找不到他了。”

    薄夜连同直升飞机一起沉默了。

    甚至同时消失的还有温明珠,阿龙,克里斯,尤金,蓝鸣。

    整个风神组都在拼了命救人,叶惊棠带来的人也和风神组的成员一起不停地潜入深海寻找他们的踪迹。

    可是那么大一片海,苍茫辽远,谁能找得到他们?

    需要……需要一种更加绝对,更加强大的力量……来派兵力下去……

    叶惊棠猛地想到了荣南。

    那个,罪孽深重的总统大人。

    他跌跌撞撞去了病房,可是在还没靠近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出的声音。

    “荣南!”

    是祁墨。

    叶惊棠看了一眼,吓了一跳。是祁墨抓着荣南的衣领,旁边艾斯和陆依婷纷纷伸手阻拦他,但是祁墨不管不顾,红了眼对着荣南道,“以总统的名义,派国家军队下去救他们!”

    荣南脸色苍白,“你是在求我吗?”

    “不是求。”

    祁墨抓着荣南衣领的手缓缓颤抖,“是在给你……赎罪的机会。”

    荣南猛地一顿,瞳孔缩了缩。

    祁墨嘶吼出声,那一瞬间,眼泪跟着飞溅,“我现在命令你派军队下去救他们啊!荣南,你知道吗,那是人命啊!和荣北一样,是活生生的人命啊!你还想要再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死吗?”

    已经经历过一次这样的痛苦了,已经再也没办法承受第二次摧残了!

    荣南哑了嗓子,面对祁墨的嘶吼,他终是无力的闭上眼睛,随后对着艾斯伸出手,道,“以我的名义……发布命令,搜救这整片海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把直升飞机和薄夜他们……统统找出来!”

    祁墨松开荣南,随后站起来,跌跌撞撞往外面跑,“我和你们的士兵一起下去,我也要下去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