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1000章 世界摧毁,天崩地裂!
    唐诗曾料想过无数次,她和薄夜之间会有什么样的结局。或许是薄夜另娶新欢把她遗忘在历史长河深处,或许是她放下一切看开,转身投入更加温暖的怀抱——又或许是他们之间相爱相杀到生命结束,都发誓要在对方血肉里刻下自己的名字。

    可是那么多的结果里,独独没有一个,是现在这样。

    眼睁睁,看着薄夜纵身一跃落入苍茫大海,那片漆黑的深海如同一张血盆大嘴,在薄夜跌落的瞬间,就将他吞没咀嚼。

    随后唐诗往前一步,看着荣南站在窗户旁边,抬起手枪,对着落入海里的薄夜,给予了最后一击——

    扣下极板的瞬间,过去那些回忆分秒钟掠过唐诗的脑海,她红着眼睛嘶吼了一声,“住手——!!”

    荣南嘴角挂着残忍的笑意,不顾唐诗的阻拦,那一声枪响刺耳响起,随后,看见薄夜坠落下去的那个位置的海水里,迅速地有鲜红色弥漫溢开……

    唐诗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那一刻被人摧毁了。

    她和薄夜互相争斗至死方休,原本以为这一场战役,只有他们死了才会结束——可是现在,已经过早地被人拉下了序幕。

    荣南把薄夜弄死了。

    茫茫大海,她要怎么去寻找薄夜?

    唐诗红了眼,冲上去要跟着跳下去看情况,却被荣南的人狠狠拽住,她嘶吼着,尖叫着,双眼血红,几乎要用尽自己的一切力气。

    从来都没有这样崩溃过……

    哪怕薄夜起死回生,在国外重新和她相遇,忘了一切过去的时候,她都没这样歇斯底里过。

    原来他们终究抵不过荣南的手段凶狠,所有人……在外面替他们拖延时间的大家,都抵不过荣南的心狠手辣。

    唐诗颤抖着,直到荣南举着枪来到她面前,那冰冷的枪口就这么顶在了她的眉间,像是一场游戏宣告着最终落幕。

    “你们还是输了。”

    荣南冷漠地注视着唐诗,“你们很有才华,或许将来都是大有作为的人,可惜了。”

    他轻轻啧了一声,“哪怕堵上所有一切来跟我对抗,最后还是得死。唐诗,我佩服你的能力,你不停地刷新着我对女性这个角色的认知,我最开始觉得让你坐五年牢,然后在牢里受折磨,你差不多就该死了,可是我没想到你还活着。”

    提起那些撕心裂肺的过往,唐诗的呼吸急促,甚至还带着恨意,“你不配说我的过去。”

    荣南咧嘴笑了笑,“当然,事后薄夜对你一系列报复的时候,我也觉得,你要是个人就差不多该死了,没想到你还活着……”

    可是有的时候,一个人活着,就足以拯救另一个人。

    薄夜是因为唐诗还活着,才能继续坚持下去。薄夜的身体唐诗清楚,他有的时候一直都在强撑,毕竟移植的器官会出现排异反应,不可能就像个健全的正常人。

    他想赎罪,想获得原谅,想成为唐诗的骑士,哪怕不用回报也没关系,就是因为这样的信念,薄夜才让自己努力克服一切排异反应,慢慢地适应新的器官,慢慢地学会如何正常活着。

    江凌和白越告诉过唐诗,有一次给薄夜复查,发现结果不是很好,一问就问出来原来是和她吵架了,薄夜才会这么虚弱。

    可是动手术的时候,薄夜又盯着他们说,以前总觉得,肾是别人的,命随时会丢,不如随随便便浪,死了就死了。

    可是现在,他想活下去。

    不管用什么方法,想活下去。

    江凌和白越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也会劝唐诗,“要是没办法原谅薄夜,不如干脆忘了,让薄夜在暗中守护你,也起码完成他的心愿。”

    可是现在……

    可是现在……

    荣南把一切都毁了……

    重新回来的薄夜,那么拼命所付出的一切,都毁了……

    就像唐诗活着对薄夜来说是个信念一样,其实……薄夜活着,对唐诗来说也是一种拯救。

    但是此时此刻,这个救命稻草被人亲手粉碎了。

    荣南满意地欣赏着唐诗崩溃的样子,天知道唐诗现在有多绝望,薄夜掉下去了!还中枪了!时间紧迫,要是快点把他捞上来,还有一线生机——可是她被荣南的人控制着,根本没有办法做出别的反应!

    “我总觉得,唐诗你的内心在某种程度上要比我强大。”

    荣南一手拿枪指着唐诗脑袋,一只手又捏住了唐诗的下巴,强迫性将她的脸抬起来,“或许你自己没发觉,但是这可能的确要归功于薄夜。他,将你打造成了现在这副样子。虽然这样说很可恶,但是的确……你的恨意让你成为了一个内心强大的人。所以,现在那个让你走到现在的男人死了,你又该当如何呢?”

    死。

    死。

    唐诗现在最听不得的就是死的字眼。

    她微红的眼里印出荣南的面孔,英俊,帅气,内心却如同恶魔。

    如果说薄夜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的话,那么荣南就是比薄夜更恶劣一万倍的存在。他什么都不说,却轻轻松松计算了一切,把你推入深渊,剥脱你曾经拥有的一切。

    他……到底为了什么……

    这个念头掠过唐诗脑海的时候,女人惊了惊,随后,她忽然间低下头去。

    荣南想再欣赏她的表情,可是唐诗却笑了。

    她笑起来的时候,瞳孔里带着惊人的恨意,一个人到底要到什么地步,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呢?

    “荣南……你真可悲。”

    荣南一顿,原本还笑着的嘴角,现在化作一片杀意,“你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

    唐诗忽然间轻笑几声,“我明白了……我把一切都想通了。”

    荣南呼吸一滞。

    “荣南,我一开始就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会嫉妒荣北的强大?这说明,荣北的地位,在一定程度上,是和你有冲突的,才会让你觉得受到了威胁。”

    因为如果荣南只是和薄夜他们身份相同的话,那么不管荣北在外面如何有名气,那也是七宗罪的事情,根本不会影响到荣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