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890章 唐诗失望,只是外人。
    被唐诗这样当场一问,薄夜所有的表情都僵住了。

    他的确是瞒着唐诗了,他目的就是想让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坐牢了,被关在牢里,然后趁着这次晚宴来看看到底是谁想要拼命把爱神之吻抢走。

    但是他算了那么多环节,唯一算漏的是唐诗的感觉。

    唐诗看着眼前的男人,忽然间说不出一句话来,觉得所有的努力原来都是白费的,薄夜从来都是好好的,她的努力像一个笑话。

    那些计划,她统统被排除在外面。

    看着唐诗这样难过的样子,薄夜愣住了。

    白越也在一边,啧了一声,“早就提醒过你……单枪匹马的时候,好歹,考虑一下身边人的心情啊。”

    薄夜没说话,只是觉得心脏跳得厉害,他不知道如何为自己辩解,看着唐诗眼里的失望,忽然间喘不过气来。

    他之前和这个失联的时候,就是一个人在澳洲,身边只有一个白越,所有想干的事情都是只要计划他一个人就好,完全没想过多出来的别人。

    但是现在,此时此刻,那个不知道真情而走出来替他抗下所有的责任的女人站在他面前,薄夜觉得自己失去了说话的勇气。

    “你怎么……可以这样呢?”

    唐诗狠狠擦了一把眼睛,“我以为你是真的出事了……我想尽办法在帮你扳回一局,你现在跟我说你其实好好的?”

    薄夜语无伦次,“不是,唐诗……你听我说——”

    “啊,真好啊,你没事的确挺好的,其实也不用我帮忙吧?我一个人在局外忙得团团转也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吧?”

    唐诗狠狠笑了一声,随后转身就走,薄夜看着她决绝转身,一下子心慌了。

    就如同踩空一级楼梯,看着唐诗走,整个人……都在惊慌害怕。

    “唐诗——”薄夜想喊住她,可是唐诗回头冷冷一瞥,她握紧了拳头,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欺骗,那眼神凛冽得像把刀子,“薄夜,或许你从某种角度来说的确是对的,你可以把握全局——”

    唐诗顿了顿,扭头回去,一个人往楼梯下面走,“但是你根本……没有考虑过我一丝一毫。”

    这话像是针一样扎进薄夜的心口,他怔怔看着唐诗走了,隔了好久才回过神来,深呼吸一口气,觉得喉咙口都在哆嗦,“她生气了?”

    “嗯……而且似乎,气得不轻。”

    白越摊摊手,“我提醒过你的,温礼止应该也提醒过你吧?”

    说的没错,其实连同韩深,早在最开始来派出所看他的时候,也说到过这个。

    可是当时的薄夜为了计划能够不出差错,一意孤行还是这么做了,唐诗依旧是被蒙在鼓里那个。

    “你既然想瞒她,就干脆别让她上场出面。我能理解唐诗的感受,辛辛苦苦以为无路可退就去拼命的时候,结果那人好好的,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他的计划一部分,这种感觉……很侮辱人的。”

    白越停顿了一下,还是把话说了出来,“薄夜,我反问你,如果唐诗瞒着你做了一件很惊天动地的事情,可是你不知道,你还在一直付出自己的努力,以为可以挽回局面,事实上根本是徒劳无功杯水车薪,等到事情结束了,唐诗轻飘飘来一句——‘这是我早就计划好的。’,你那些努力根本不值得一提,那个时候你会怎么想呢?”

    以薄夜这种高傲自负的性格,可能会气得想彻彻底底跟别人撕破脸皮吧?

    可是,唐诗……唐诗也是高傲的啊。

    她从来没有答应过和薄夜在一起,但是薄夜出事的时候她就会站出来,这其实很打她的脸。一个女人都为了薄夜做到这个地步了,面子里子都不要了,结果薄夜其实好好的,换谁都要气死。

    白越耸耸肩膀,“晚上回去……你记得哄哄人家。”

    薄夜低下头去,手指死死攥在一起,“所以……你是觉得,我做错了?”

    “不是说你的计划有问题……是从你一开始设立条件的时候,就犯了个错误。”

    白越盯住薄夜的脸,“唐诗,不是外人。而你,却把她划在外人的范围内,所以她才会伤心。”

    薄夜表情有些许怔忪,隔了许久他才喃喃着,“那要怎么办啊?”

    “哄啊!”

    白越立刻拍了一下薄夜的肩膀,“追上去呗,毕竟是唐诗啊,你能拿她怎么样,除了哄她。”

    薄夜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啊!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我只是想粉碎马强的爪牙顺路看看是谁偷了爱神之吻,话说你刚刚放走了重要的嫌疑犯!”

    “小场面,不要慌——”白越从兜里掏出一个塑料袋子,“我抓了他的头发,回去看看dna不就好了么。”

    “……”妈的果然不能惹搞医学研究的人啊,这种东西简直是决定性证据。

    “走吧,去找唐诗。”

    白越拍了拍薄夜的肩膀,“我觉得你有必要反省一下,唐诗现在估计跟她好朋友一起回去了。”

    “还不能走。”薄夜皱着眉头,双手插在兜里,“主办方那里我还得去找一趟——”

    “就是因为你什么事情都这么冷静理智,所以才会让唐诗觉得难过吧。她撼动不了你的计划。”

    白越叹了口气,“这种时候还要忙着找主办方要监控吗?到底是唐诗重要还是……”

    说到一半白越不问下去了,感觉现在这样的话和薄夜说了也是白说。

    隔了好久,白越幽幽来一句,“你小心……唐诗被别人抢走。”

    薄夜的眉心立刻就跳了跳,“你说什么呢!”

    “哎哟,刚刚在楼下看见唐诗和蓝鸣跳华尔兹。”白越凉凉地说了一句,“你可好好看着点哟……出点事儿我不管。”

    薄夜一听,当场扭脸往下面走,白越笑得直拍墙,果然用这种方式刺激薄夜更管用一点,他喊道,“诶!等等,不去找主办方了吗?”

    “老婆都他妈要跟人跑了还找个屁的主办方!”薄夜扭头怒吼一声,“笑什么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