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880章 我喜欢你,人间炼狱。
    刚想说什么,唐诗换好了礼服走出来,察觉到这对兄妹的气氛有点奇怪,“你们吵架了?”

    “没有。”温礼止冷漠转身,“走了。”

    唐诗怪异看了温明珠一样,她低着头,肩膀隐隐发着颤。

    在心里叹了口气,唐诗上前和温礼止并肩而立,随后离开温家大门。

    客厅里的温明珠看着温礼止远去,只觉得心口在抽搐地疼着。

    为什么……温礼止,你给我最多的,永远都是背影?

    她内心有太多蠢蠢欲动,从年少的时候开始,对于温礼止的所有可念不可说的念头,就已经在她内心生根发芽。

    如今枝繁叶茂戳破心脏,成为她最痛苦的心魔。

    温明珠攥紧了手指,自己回去了房间内,原本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唐诗陪着她,现在唐诗走了,温礼止也走了,她身边寂寞地发疯一样。

    她轻轻咳嗽了一声,有管家走上来,“小姐,没事吧?不如您回房休息。”

    这群管家从来都是听从温礼止的指令,所有的命令都是通过温礼止传达的,所谓的回房休息——温明珠觉得,就像是一种软禁。

    言下之意就如同“你到了该回房的时间了。”

    温明珠没有反抗,低下头跟着管家回了房间,无人知晓这一刻那个看起来光鲜亮丽的温家千金到底想着什么。

    温礼止,喜欢你,是我一辈子的人间炼狱。

    飞驰的跑车上,唐诗按下了车窗,路边的风吹起她的长发,女人笑了一声,侧着脸看着身边的温礼止。

    温礼止目视前方开着车子,但是可以察觉到唐诗的视线,随后咧嘴道,“看我什么?”

    唐诗撑着下巴,任凭头发被吹得一团凌乱,这样看过去还显得她形象愈发迷离暧昧,女人道,“在想你们男人为什么都喜欢口是心非。”

    温礼止眯了眯眼睛,“此话怎讲?”

    “我觉得不需要我说多明白吧?”

    唐诗虽然笑着,声音却冷了下来,随后她改为光明正大地看着温礼止的侧脸,一字一句道,“温明珠喜欢你吧?”

    这一句话,让温礼止猛地踩下一脚刹车,唐诗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接着惯性往前冲,又因为安全带的牵扯,被狠狠拽回了座位上。

    随后温礼止在原地停了几秒,突然刹车导致后面的车子一片按喇叭叫骂声,隔了好久他才重新动车子,唐诗不疼不痒地说了一句,“戳中你痛处了?”

    这种慢条斯理漫不经心的腔调,还真是和无法无天的薄夜特别像。

    温礼止咬着牙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很简单。”唐诗没有多余的迂回,“我很早就看出来了。她喜欢你,眼里都是喜欢和恐惧,根本藏不住。”

    喜欢和恐惧。

    喜欢他知道,那么恐惧呢?

    恐惧又是从哪儿来的?

    唐诗发现了温礼止表情很凝重,眯眼笑了一声,“我猜,当初温明珠能答应你去勾引马强,也是因为她喜欢你,所以想为了你……做一点事情吧?”

    温礼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不知道说什么来替自己辩解,又或者说,他根本不想去解释。

    “到底是什么理由,跟我无关。”

    温礼止打转方向盘,“我也没有求着她为我这么做。”

    真是个冷酷无情的男人。

    唐诗道,“你这样对待她,不会难过吗?”

    温礼止恶狠狠地笑了,仿佛对温明珠恨之入骨,嘴巴里却偏偏说的是——“我哪儿舍得?”

    表里不一。

    这样虚伪,自私,却又偏偏强大的男人,真是太危险了。

    唐诗攥紧了手指,“我还有点心疼明珠呢。”

    “你去心疼吧,我不拦着任何人心疼她。”

    温礼止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拦不找别人,也懒得管别人。我只管我自己。”

    唐诗不说话了,两个人往晚宴的方向进发,倒是温礼止察觉唐诗沉默后,便主动找了个话题——“不如来说说你和薄夜?”

    唐诗随口道,“不足为外人道也。”

    “哟。”温礼止乐了,“我不算是外人吧?嗯?唐小姐。”

    “算。”

    唐诗丝毫不给温礼止面子,“所以你问了,我也会随便编点故事给你听,确定还要听吗?我可不保证真实性。”

    “你怎么这么虚伪。”

    “彼此彼此。”

    温礼止被唐诗的话噎得一顿,随后继续道,“话说薄夜……知道你这样吗?”

    “嗯?”

    唐诗看了温礼止一眼,“你是问我薄夜知道我在为了他这么努力吗?”

    “对。”温礼止虽然知道,但是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因为他想听听唐诗眼里的薄夜。

    岂料唐诗恨坦然地说道,“我不清楚有没有人把消息带给他,不过哪怕他知道了,也无所谓。”

    她不怕被人误解。

    她只是做着自己想做,并且不会后悔的事情罢了。

    “薄夜大概明天就可以放出来了。”温礼止笑了一声,“看在你来找我帮忙的份上,我就给你传达这么一个消息——不过马强,暂且需要防备,今天晚上我们可以探探他的虚实。”

    “薄夜要出来了?”唐诗眼睛微微睁了睁,“那……意思是他可以平安无事了吗?”

    “不。”温礼止否认道,“马强有的是别的方法,用各种文件,重新把薄夜抓回去做笔录,所以这只是暂时的安稳而已,真正要把薄夜弄出来,还是要动摇马强。”

    唐诗握紧了手指,随后道,“我知道了,不过……这一切,薄夜真的无动于衷吗?”

    她觉得,她印象里的薄夜,怎么会让自己陷入这样进退两难的境地呢?

    这根本……不是薄夜的行事作风啊。

    他平时只要收到一点点挑衅,就会当场用实力把人家打脸的心服口服,如今怎么被马强这么轻而易举地抓进去了?

    哪怕马强实力不弱,可是薄夜同样也不是谁都可以抓的人啊。

    唐诗越想越觉得事情有什么不对,过了一会女人像是猛地想到了什么一样,瞳仁缓缓紧缩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