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737章 试探众人,反应有趣!
    当这些话从唐惟嘴里说出来的时候,祁墨愣住了,在一边看着他们视频听着他们对话的洛凡也愣住了。

    大脑里像是有什么猛地一闪而过,他们不约而同想到了贪婪。

    是不是……是不是为了得到贪婪,所以才造就了这一场追杀?

    可是贪婪已死,如今再有人卷土重来对七宗罪下手,又有什么用?

    “或许这一切,得去问那个还没出面的你们的最后一个兄弟。”

    唐惟隔着手机,直勾勾盯着祁墨的脸,“那个叫做暴食的,最后七宗罪。”

    结束了一切的通话之后,唐惟将剩下的蛋糕吃完,随后一个人快速把作业通通解决了,开始上网搜查当年风神组的消息。

    可是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都是风神组对于海城人民来说是如何重要,如同这座城市的守护者,没有人对风神组有怨言。

    那么当年七宗罪的血债……又要如何算?

    唐惟皱着眉头,不想让唐诗知道自己承受了那么严肃的事情,所以听见敲门声干脆把网页关掉了是,随后看着她进来,咧嘴笑了笑,“怎么了?”

    “见你还没睡。”

    唐诗有些心疼,上前摸了一把唐惟的脸,“好了,该睡了。”

    唐惟环住唐诗的手,撒着娇,“妈咪,我们已经苦尽甘来了,你别再露出这样的表情了。”

    唐诗没说话,苦尽甘来吗?真的是这样吗?

    似乎她身上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停息了,安如成为植物人昏迷不醒,安谧死无全尸罪有应得,薄夜重活一次认错负罪,好像一切欠她的都已经回来了。

    可是这样真的已经结束了吗?

    唐惟说,“我们现在的生活在慢慢走上正轨,我有小舅舅,有丛林做靠山,还有我的好师傅,没人会再欺负我们了,你看现在的爹地也不会再伤害你,我们已经从阴影里走出来了。”

    或许是的,她有幸坚持着活下来,渡过难关,终是迎来了晴天。

    可是看着唐惟眼里那些阴郁,唐诗又觉得,一切都还没结束。

    似乎还有着最后一波疯狂的暴风雨,在蠢蠢欲动。

    “你如果有心事,不要瞒着我。”

    唐诗低声道,“我不想再被你们无知地保护着。”

    “我明白的。”

    唐惟抬头看了唐诗一眼,“你会为了我,选择和薄夜复合吗?”

    这种时候,他又重新喊起了薄夜的全称。

    唐诗一愣,“为什么问这个?”

    “因为我以为……你们已经熬过了最难过的时候,就可以……重修于好了。”唐惟试探着,小心翼翼说道,“我觉得他和以前不一样。”

    “我也和以前不一样。”

    唐诗低笑,“有些感情不一定非要在一起,曾经有过就足够了。”

    唐惟没说话,脑子里却掠过了薄颜的脸。

    他还是无法忍受薄颜的存在,或许和当初唐诗恨薄夜入骨的时候,是一模一样的。

    唐诗出门去的时候,唐惟怔怔看着她的背影,许久没回过神来。

    手机屏幕上还停留着薄夜之前发给他的一条短信。

    你妈咪愿意和我重新在一起吗?我指的是,我用一切补偿,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带你们回薄家。

    唐惟苦笑了两声。

    爹地,这个问题,可能我给不了你答案了。

    ————————

    唐惟在第二天就过去节目组签了合同,定下之后那个主审官握着他的手连连摇了好多下。

    “唐惟同学,你能来参加,简直是我们节目组的荣幸……”

    唐惟很谦虚地说,“不不不,也是我的幸运……方叔叔您别紧张,把我当普通人对待就好了。”

    他知道他们之间突然改变态度,也有因为薄夜是他父亲的成分在里面。

    唐惟不想因为薄夜,被人特殊对待。

    后来签完合同,节目组告诉他一个礼拜后就要登上飞机,到时候全球直播,各个国家之前的小神童们之间过招,就像是高配版的《爸爸去哪呀》,内容肯定无比精彩。

    唐惟应下,顺口问了一句,“这次飞机应该没事吧?”

    全场导演组脸色一变。

    唐惟脸上还挂着天真无邪的笑意,甜甜地笑着,似乎并无异样,这一句话如同小孩子的无心之语,主审官方海愣了好久回过神来,也跟着干巴巴地笑,“没事没事,哎呀,飞机出事这是多小概率的事情呀,唐惟你别害怕。你要是出事了,你父亲不得把我们几个都弄死?”

    也是啊,谁敢拿薄夜的小孩开玩笑。或许就是因为这个身份,他们才不敢随便怀疑唐惟。

    原来薄夜这两个字,潜移默化里,竟成了唐惟身上的一种庇护。

    唐惟低头,听见方海的回答,眼里闪过一丝深沉,随后又笑道,“你说得对,我就随口问一句,因为之前不是有飞机失事的案子吗,所以有点害怕……毕竟这事情太轰动了,搞得我一时半会都有点害怕坐飞机……”

    他的话也是人之常情,毕竟那事情出来之后,好多人都对飞机有了阴影。何况唐惟是个小孩,估计心里会更怕。

    只是唐惟这么一说,那群人的脸色更差了。

    就像是唐惟说中了他们最心虚的地方一样。

    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然而唐惟表面上依旧是一脸童真的模样,让人看不出异样来,他眯眼笑起来的时候,全世界都似乎融化在他酒窝里,甜甜的,模样像个漂亮的洋娃娃,薄夜优良的基因就是老天爷赏给唐惟吃的那一口饭,他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扮演一个无知又惹人怜爱的小孩角色,信手拈来。

    “那么就拜托你们啦!我爸爸说等下来接我,要不要一起吃东西?”

    话锋一转,他又可以这样脆生生地和大家一起聊天,仿佛刚才的话,真的只是几句闲聊,然而让那些做贼心虚的人当了真而已。

    他们深呼吸一口气,随后道,“不了,你路上注意安全,我们下周见!这周回去会把一些培训资料发你,你有空看看~”

    口气里还带着奉承。唐惟想来讽刺,他还那么小,这群人就开始势利眼地讨好他了。

    后来薄夜准时来接唐惟,一帮人看见他们父子俩走出去的时候,在背后瞪大了眼睛。

    “真的……是父子!”

    “太像了吧……站在一起一看,简直是一模一样……”

    “薄夜的气势真可怕……”

    上了车,薄夜低笑了一声,看了眼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孩童,小男孩侧着半边脸,眼神刚毅——那是普通小孩不会有的眼神,“你在想什么?”

    “你还记得那出飞机失事的案件吗?”

    唐惟扭头,看着自己的父亲,一字一句,“我觉得……那群人还没死,都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