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714章 极度自私,不知悔改!
    “我动不起你?”

    薄夜跟听见笑话似的,低低笑了几声,“我不动你是因为我懒得动你,我动不起你?你以为自己真的有多高贵吗?大影帝,粉丝的脑残传染到你身上了?”

    肖赫天被薄夜讽刺得说不出话来,眼睛血红,“薄夜,你非要这么做吗?”

    “你别来求我。”薄夜挑眉,嚣张乖戾,“刚才还那么一副了不起的样子呢,现在放软姿态,多打脸啊,你不觉得丢人吗?至于原不原谅你,也不是我的事情,是唐诗的选择,你不如等她来了求求她,唐诗要是说原谅你,我绝对没有二话。”

    肖赫天浑身冷汗,唐诗要是到场看见他这幅样子,那他的形象算是彻底崩塌了,以后还怎么在娱乐圈混?

    再加上唐诗那个贱人的个性,肯定睚眦必报,巴不得要让他死——肖赫天是这样看待唐诗的,于是一听说唐诗等下要过来,整个人开始慌乱,寻找着不同的理由推卸责任,“我对唐诗没有实质性的伤害,为什么要唐诗来判定我?何况你该算账的人是石婳,我只不过是被石婳挑拨了而已,薄夜你这属于是非不分,还不赶紧把我放了!”

    林辞看不下去了,“你整个人都快完蛋了,还有脸说这种话?”

    薄夜没去管肖赫天的叫喊,觉得这种自己不屑和这种人为伍,走到林辞身边,“喊唐诗了么?”

    “嗯。”

    林辞晃了晃手机,“她说祁墨和洛凡要跟着过来看看。”

    “可以啊,人越多越好。”

    薄夜一听到唐诗要来了,原本还一脸杀气,现在登时脸上笑开一朵花,搓着手,“人多热闹,正好让唐诗出口恶气。”

    林辞觉得背后冒冷汗,“您不会准备了节目吧?”

    薄夜咧嘴笑了笑,“怎么可能?我是那种恶趣味又残忍的人吗?”

    林辞点点头,一看见薄夜那个可怕的眼神,立刻又摇摇头。

    肖赫天的喊叫声没有引来任何注意,薄夜这是铁了心让他尝尝苦头,包括身边那个花钱来把肖赫天从派出所带出去的人也一并被拉下水,两个人被绑在一起,模样分外可笑。

    薄夜说,“赶紧现在就拍几张,妈的太好笑了,大明星肖赫天落魄成这样,这照片卖出去一张起码五百万啊。”

    林辞说,“薄少你这样取笑人家不好吧。”

    薄夜投过去一个眼刀,随后林辞马上道,“不过的确很解气哈哈哈哈哈!”

    “……”

    唐诗到达这栋鬼宅是在半小时后,推门进去就看见肖赫天被摁在地上,周围一群黑衣人,薄夜站在那里,穿着西装衣冠楚楚,乍一眼挺像个高级优雅的贵公子,然而事实上——斯文败类衣冠禽兽,形容的大概就是薄夜。

    男人眉梢一挑,走近了唐诗,“你来了?”

    “嗯。”

    唐诗被祁墨推进来,祁墨一看见躺在地上衣服被脱光的肖赫天的时候,差点被自己口水噎住,当场笑得喘不过气,“我擦,这个是那个肖肖吗?被脑残粉吹得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顶级流量天王肖赫天?”

    薄夜说,“对啊。”

    肖赫天惨白着脸,“你们人多势众!薄夜你给我等着——”

    “等着?”薄夜摇摇头,“不不不,我等不到的,因为你这辈子可能都没办法从监狱里出来……”

    祁墨对于薄夜这种仗势欺人还蹬鼻子上脸的态度给逗笑了,转脸看向肖赫天,上去打了声招呼,“喂,你知道为什么你找人想强ba唐诗的事情会被我们知道吗?”

    肖赫天浑身一惊,看着这个突然间出现的男人,觉得心里无比恐慌,这些来的人一个比一个难以捉摸,唐诗身边到底都是些什么势力?

    “就是石婳告诉我们的,然后把你所有的底牌都捅穿了,你们两个背后互相拆穿的样子真是太好笑了哈哈,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受到这种对待?”祁墨笑得放肆,“她早就在背后把你出卖了!”

    肖赫天被这一连串的打击震惊到回不过神来。

    薄夜怜悯地蹲下去,拍了拍肖赫天的脸,如同在拍一条狗,“石婳我们不会放过,至于你……你也别以为自己真的无辜,粉丝多怎么了?你那些粉丝在我眼里都他妈不算回事,你也不过是一群三观未正人生价值观不清楚的初中生眼里的男神罢了……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吗?癞蛤蟆少想着吃天鹅肉,哪怕你现在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也掩盖不了你内心的肮脏发臭,做了亏心事,早晚会遭报应!”

    肖赫天到了此时已经完完全全没有了先前嚣张的模样,当所有的底牌都被人一一看透的时候,他能做的……就只剩下了求饶。

    哪怕现在毫无尊严,可是他,他不能拿自己的前程和薄夜赌,因为薄夜根本不在乎他这么点筹码!

    “唐诗,唐诗你听到了吗?”肖赫天一下子调转枪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广告牌会掉下来砸到你,我当初只是想给你一点教训……所以才和石婳站在一条线上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一边的摄影师当机立断按下了录像键,肖赫天所有丢人的样子统统被记录在镜头下,可是他一无所知。

    “不是故意的?”

    唐诗坐在轮椅上,眼里的光和薄夜的一模一样,冷得仿佛能把人血液冻住,“不是故意的,所以你找人企图侮辱我,不是故意的,所以上次后台对我动手动脚,不是故意的,所以每回见了面工作都对我实行人身攻击?肖赫天,你是真的觉得我是圣母吗?”

    肖赫天手脚发麻,“那你想我怎么样?你们都把我抓起来了,等于按着我的头让我道歉,还想怎么样?非要一起鱼死网破吗!”

    “不知悔改。”唐诗冷笑着丢下一句话,“极度自私自利以自我为中心,看来你真的是被捧太高了整个人都膨胀了,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什么地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