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688章 薄夜现在,很不靠谱!
    薄夜一听见“你儿子”这三个字,眼神亮了亮,像是有些惊喜,随后用右手接过江凌的手机,“喂?”

    对面传出一道稚嫩的童声,“你身体还好吧?”

    虽然稚嫩,但是像一束光照亮了薄夜的世界。

    薄夜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白越和江凌对视一眼,彼此无奈地摇摇头,脸上都写着“这人没得救了”的表情。

    “嗯,刚醒。”唐惟能打电话来,唐诗一定是没事了,何况江凌在,肯定能稳住场面,薄夜盘算着等自己身体好了就过去医院看看唐诗,就问道,“你妈咪恢复得怎么样?”

    “挺好的。”唐惟特别开心地说,“一开始还以为要截肢呢,吓死我了,还好不用,谢谢你。”

    听到自己儿子说谢谢,薄夜居然还有点不好意思,“没事,你们没事就好,我也没事。”

    “我在电视上……看见你了。”唐惟的声音顿了顿,随后轻轻再次喊了一句,“爹地,真的谢谢你。”

    薄夜当时一边红着眼睛强忍着情绪,一边绝望挖着废墟的样子被电视台拍下来了。

    多少人看见薄夜这一幕的时候直接眼泪掉下来了,有的人还在问这个男人是谁,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唐惟喊出爹地的那个瞬间,薄夜觉得自己脑子里嗡的一声响。

    白越和江凌目瞪口呆,不是,这个男人动手术醒来怎么就一脸傻笑?他坏的是肾还是脑子?

    唐惟还有点害羞,“那个……你的手要是受伤了的话,我就喊韩让哥哥炖猪蹄给你吃!”

    当时看见薄夜为了挖钢筋手指头都出血了,所以唐惟也都记在心里,这会儿小心翼翼说着,“你要吃鸡爪还是猪蹄啊?我妈妈说吃哪儿补哪儿,以前为了让我长高,也给吃猪蹄,说胶原蛋白。”

    薄夜整颗心都跟融化了一样,“什么都行,也别太麻烦了。”

    “没事,我会和韩让哥哥一起帮忙的。”唐惟在那边脆生生地说道,“你好好休息,不用着急,过阵子我去看你。我先去照顾妈咪啦,挂了,拜拜!”

    说完电话挂断了。

    薄夜对着嘟嘟的提示音,还没回过神来,感觉整个人像在云层上飘。

    他……他这是接收到了自己儿子的示好吗?

    是他的努力终于得到唐惟的肯定了吗?

    薄夜一颗心在狂跳,随后一脸欣喜若狂地对江凌说,“唐惟喊我爸爸了!!!!”

    哈哈哈哈!他现在真的想放烟花!二十八发的那种!最大的!放的整个城市都看得见!

    薄夜要不是年纪大了,真的能开心得蹦起来,“唐惟喊我爸爸了!”

    白越和江凌指了指脑子,“你没事吧?”

    薄夜的帅脸刷的一下拉长了,“怎么说话呢!一看你们就是单身狗,难怪感觉不到被人喊爸爸的幸福感。”

    瞧瞧,薄老狗居然还开始嘲讽他们两个人了!真是蹬鼻子上脸,给点颜色就灿烂!

    江凌说,“无耻老贼,我觉得你肯定是故意让唐惟感动的。”

    薄夜想也不想,“你放屁!你休想挑拨离间我和唐惟。”

    江凌双手抱在胸前,“改天把你儿子抢走,让他喊我爸爸。”

    薄夜现在就想扒了针冲过去和江凌打一架,“想得美!也就白越会喊你爸爸!”

    白越面色一红,“你说什么呢!我没事喊江凌爸爸干什么?”

    薄夜很老实地说,“你俩难道不是一对么?”

    江凌和白越的齐刷刷地红到发光,蹭一下在瞬间就变得滚烫,异口同声,“你瞎说什么呢你!”

    薄夜眯眼笑得荡漾,“我还以为你们来往这么密切,是背着我们有其他暧昧关系呢。现代社会这么发达,哪还有封建的人啊,你们要是真爱,也能克服一切……你看祁墨和洛凡……”

    白越气得现在就去找手术刀,咬牙切齿,“说,想被分尸成薄片还是切块?”

    薄夜立刻缩回床上,举右手表示投降,“我撤回,我撤回!”

    后来的确是唐惟拎着保温罐来看薄夜的,那个时候薄夜正拿着电脑和别人联机打游戏,满嘴都是脏话,“白越你是不是傻!我才是你的队友!你冲过去帮江凌干什么,你是江凌派来的卧底吗!”

    “谁让你抢我人头,是队友也和你拼了!”

    “牺牲小我成全大我懂不懂?你脑子被门挤了么!”

    “滚蛋!薄夜狗贼,还我人头——!”

    唐惟张着嘴巴站在外面好久,像是不敢相信眼前看见的那一幕。

    他做好了准备过来,以为会看见薄夜一脸苍白虚弱地躺着,然后招呼他坐下;或者说薄夜勉强打起精神来挂吊针,然后还装着没事的样子让他安心——唐惟是这么预料的。

    然而看见的场景和自己心想的截然不同。

    真相就是薄夜一脸精神勃发的粗着嗓子在病床上打游戏,敲得机械键盘啪啪响,跟个小孩子一样和好朋友拌嘴,哪儿看得出来是堂堂薄家大少的样子!

    唐惟都怀疑自己走错病房了,退出去又看了一眼,的的确确是这个病房号,床上的人也的的确确是薄夜。

    那么为什么眼前这一幕如此玄幻?

    唐惟目瞪口呆!

    最近薄夜的一切都让他们母子俩措手不及,根本就是彻彻底底改头换面了,你看以前薄夜难道会端着电脑和别人爆粗口打游戏吗?怎么可能!以前的薄夜就是个高冷装逼的好么!

    唐惟拎着炖好的猪蹄进去,轻轻喊了一声,“爹地……”

    薄夜打游戏,听都没听见,继续飙脏话,“n的白越,你这什么狗屎一样的走位操作啊,屏幕面前放块肉,我家小夜夜都打得比你好。”

    “小夜夜是谁?”

    “我和唐诗的哈士奇。”

    “薄夜你去死吧你!”

    唐惟忍无可忍,“爹,地——!!”

    薄夜吓了一跳,一回神就看见唐惟站在病床边,他长高了,五官开始逐渐长开,薄夜盯着唐惟的脸看了好久,猛地清醒,倒抽一口气,“我儿子来了!”

    “什么?”对面打游戏的白越和江凌齐齐喊了一声,“唐惟来了?”

    “走了走了,不打了,去蹭汤喝!”

    “……”唐惟无语,难怪薄夜不靠谱,原来另外两个大人也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