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684章 不是当年,那个女人。
    祁墨和薄夜定下约定,再后来薄夜将自己所有查到的消息都转告给了祁墨,并且直接把vent的真名也说了出来,“你和洛凡先生如果愿意,我们可以交换更多情报。”

    洛凡,vent的真名。

    祁墨笑得眯起眼睛来,那眼里的光令人捉摸不透,“大名鼎鼎的薄少果然手段高明,竟然能够查到我们两个的背后,那么想来当初打败我的nightare就是你吧?”

    薄夜勾唇,笑得轻描淡写,“当年不过是恰巧罢了。”

    将赢了世界第一黑客七这个经历说成了恰巧,这个男人的实力,实在是深不可测……

    祁墨忽然间喃喃着,“薄夜,你攻于心计的样子,特别像贪婪。”

    可惜了,薄夜了然地笑,“贪婪已死,我也不是贪婪,如果你非要在我身上找你过去伙伴的影子,那么你可能要失望了。”

    他是薄夜,也只是薄夜。哪怕曾经做过那么多恶劣的事情,也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和这座城市只有一个唐诗一样,这海城,更新换代人才交替,顶天立地只有薄夜。

    他不是贪婪……但是却更胜贪婪。

    ······

    薄夜知道唐诗后来和福臻见面是在三天后,其实唐诗也不想去,但是自己到底是星光传媒现任形象大使,哪怕对福臻再反感,表面上的样子还是要做,唐诗到了他公司的时候,深呼吸一口气,脑子掠过以前有人警告的那些关于他背后动手脚的事情,让她一直处于戒备状态。

    后来福臻看见唐诗的时候,想再上去握手,岂料唐诗只是笑着说,“握手就免了吧,福大少,我们之间不如直接来说正事?”

    这模样倒挺像前几天薄夜拒绝和福臻合作时候那个凉凉的口吻,福臻皱起眉毛,难道唐诗知道了真相?

    不可能的,薄夜不会直接把真相告诉唐诗,因为还存在很多疑点,那么唐诗这种冷淡的态度到底是为何?

    福臻还是笑着,只是唐诗现在看他的笑,都觉得虚伪,脸上的表情很淡漠,“说吧,还有什么……”

    “之前去非洲的计划不是搁浅了么,因为飞机失事。”福臻深呼吸了一口气,“所以想来问问你,要不要继续进行这个项目。”

    “我可以继续进行,但是你不用再给我派那么多人马。”唐诗撑着下巴,清冷的眸光平淡无波地扫过福臻的脸,“这会让我觉得,像是被人监视着。”

    福臻脸上的表情猛地僵在原地,对上唐诗那双眸光犀利的眼睛,他握紧了拳头,随后低沉道,“唐诗,你知道了?”

    唐诗故意说得神秘莫测,让福臻摸不清她知道了多少,“你说的是哪方面的?”

    福臻没想过唐诗现在会用另外一种反问的方式把问题抛回来,就和当初薄夜一样,他抿着唇,许久才压抑道,“就是关于……安谧那些……”

    唐诗眼里闪过一丝杀意。

    福臻觉得自己没有看走眼,是真的,真的是杀意。

    一个女人的眼里居然能有这样的光……

    福臻突然间觉得有些压力,随后道,“好吧,上次飞机失事的确是我们干的……但是这样的结果我们非常意外,因为我们之前是打算……在上飞机以前就把你带走的,但是没想到整架飞机没有了。”

    所以有人一起动手了,才造成了这个结果。

    “那么现在那架飞机呢?”唐诗声音冰冷,“你知不知道你造成了多少家庭的破裂?!飞机上的他们都是有亲朋好友的,活生生的人啊!”

    “飞机会消失,我真的没预料到。”福臻尝试把自己那些和薄夜说过的事情再重新对唐诗交代一遍,“我对你……不存在那种方面的恶意,我只是顺手寻找七宗罪而已。我不知道是谁令飞机失事,说实话,有这种本事的人,我不敢想象……”

    的确,能令整架飞机消失,这是多大的本事?估计总统都不敢这么干吧!这上面的都是有血有肉的人啊!

    唐诗眯着眼睛打量福臻,随后低笑两声,“选择跟我坦白的理由是什么?为什么忽然间把一切交代了?我拿什么相信你?”

    福臻觉得眼前的唐诗甚至比薄夜更难谈判,唐诗相信一个人的时候,全身心相信,那么怀疑一个人的时候,也就同样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这是一个从商场风云里走过来的女人,自然心思成熟细密。

    福臻咬牙,“我对你没有恶意,唐诗,你不用怀疑我。”

    “我若不信呢?”唐诗笑得讽刺,“你随便拿一件事情出来,故意引起我的共鸣,然后趁此来装作坦白告诉我没有恶意,福臻,这样的手段对我来说不管用。”

    福臻一惊,没想到唐诗居然能够看透……

    “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唐诗轻而易举丢下一句话,“如果你来跟我谈谈非洲援助计划,我还愿意帮忙,但是你若是以神秘人的身份站在我对面,想对我动手——”

    唐诗的声音顿了顿,“尽管放马过来。”

    她不怕?她不怕!

    福臻丝毫没想过唐诗能这么直白地说出这段话,意思就是,你要是想这次喊我过来打算众目睽睽之下对我动手,那么你尽管试试!

    所以她敢单枪匹马地过来!哪怕这个人是福臻,是幕后的推手,但是她也无所谓,她从没做过什么亏心事,不如正面来瞧瞧是谁千方百计想下黑手,她根本就不怕任何后果!

    福臻倒抽一口冷气,“你越来越像薄夜了……”

    唐诗叩叩桌面,“别跟我扯什么薄夜,福臻,你若是真的想让我放下戒备,不如将所有的真相统统交代,别像刚才这样似是而非说一大堆看起来很真诚的话语来迷惑我的视线,我不是当年那个女人。”

    她不是当年那个轻易被骗的唐诗。

    福臻握紧了拳头,“如果我说,还会有人对你下手呢?”

    唐诗的视线几乎是在瞬间锋利起来,还有?福臻为什么特意通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