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682章 千金难买,家人陪伴。
    “唉,女婿,吃橘子。”一会,他们嘴里的苹果又成了橘子,林辞也被塞了一只香蕉,举着香蕉不知道该怎么办,那边罗敏和唐权还很大方,“多吃点,唉,我们都好久没来客人了,女婿,你又帅了,唐诗她真是有福气,眼光还算好,当初和你谈恋爱了,我们都吓了一大跳呢。”

    薄夜表情苍白地和罗敏断断续续的聊天,中年妇人的思维已经彻底混乱,说出来的事情根本连贯不到一起,甚至有的还可能是她幻想出来胡诌的,但是薄夜没舍得打断。

    这对他曾经辜负的夫妻,是在受了多么严重的打击之后,才会变成这副精神失常的样子?

    难怪一直都没被人发现,或者说那么多寻找的消息毫无回应,因为他们很可能都忘了外面的世界,就这么被关在这个牢笼一般的病房里。

    要不是薄夜找了r7ky他们,发现这个医院的监控记录里出现过类似唐诗父母的脸,否则很有可能就错过他们的消息。

    薄夜叹了口气,“妈,唐诗挺好的,她今儿工作忙来不了,就喊我过来看看您,您和爸爸身体还健康吧?”

    唐权哑着嗓子道,“唉,我们好呢。唐诗那孩子从小要性很强,一定要比别人拼,一个姑娘家家的,又清高又硬脾气,外面出去肯定会吃亏。你多帮我们照顾照顾她,和她说,我和她妈好着呢,别担心。”

    薄夜忽然间心口瑟缩了一下。

    这对父母什么都不记得了,什么都混乱了,却唯独记得唐诗所有的习惯。

    可怜天下父母心。

    若是有人是你在精神失常的时候都能拼命记住的话,那个人,肯定是你生命里极为重要的人。

    就像薄夜在失忆后见到唐诗第一眼那种感觉一样。

    薄夜顺着唐权的话说下去,“爸,我知道,我会好好照顾唐诗的,你们也好好照顾自己,你跟我说说,最近有什么人来找你们吗?”

    重点来了——

    唐权和罗敏对视了一眼,摇摇头,“没有啊,最近都是这样,也就隔壁邻居跟我们打招呼,最近没谁来找过我们。”

    隔壁邻居?他们这个是封闭式病房,可能连隔壁邻居都是他们臆想出来的吧。

    “爸妈,您再想想,唐诗说了,最近好像有人去看过你们,是不是忘了?她派朋友来找你们了。”

    这种套话的套路实在是太高级了,唐权几乎一下子想了起来,“哦!有个穿黑西装的高个子,给我们来送点吃的,说是唐诗的朋友呢!”

    果然……

    薄夜的眼神眯了眯,“您还记得长什么样吗?”

    “挺帅的,高高大大,还很有礼貌,文质彬彬。”唐权喃喃着,“脸在哪看过呢,罗敏,我想不起来了。”

    罗敏也想不起来了,痛苦地摇着头,“他喂我们吃东西……啊……吃东西……白色的……”

    薄夜心中一惊,难道,是有人人为地将唐诗父母变成这样?!喂他们吃的,莫非是某种白色药物?

    林辞站起来,发现唐权和罗敏的表情已经开始不对了。

    他们又开始精神失常了。

    “啊——!!”唐权忽然那间发出一声嘶吼,薄夜和林辞吓了一跳,随后看见这对夫妻互相撕扯,眼神浑浊,失去理智。

    他们立刻喊了护士,随后护士进来给唐诗父母注射了镇定剂,回过头警觉地看着薄夜,“你是谁?”

    薄夜低沉道,“我是他们女婿……就是不知道……会这样。”

    “他们有很严重的人格分裂症,记不清任何东西,发病了也会打人,因为伴有躁郁症。”护士叹了口气,“你每个月都来,怎么就不知道?”

    每个月都来?还有谁打着女婿的借口每个月都来看唐权和罗敏?

    薄夜心中警铃大作,随后又很迅速地找了一个借口把事情圆过去,“我之前也会派我的助理过来,因为我工作忙,有时候没法照顾老丈人……所以……”

    “难怪。”护士看了他一眼,“看你就是大老板的料子,唉,我和你说啊,有再多钱都买不回时间,你看看你老丈人他们现在失常的样子,你还顾着赚什么钱啊,亲自多来看看他们,不然真的太令他们寒心了。”

    小护士以为薄夜是那种要钱不要亲情和家庭的人,薄夜也没反驳,任由她教训,说到后来小护士才问道,“对了。你老婆呢?她怎么不来看看自己的亲生父母,好像每次都是你们的人。”

    薄夜皱了皱眉,又道,“每次?你记得多少次?”

    “你这人真奇怪,自己派人来居然还忘了。”小护士重重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有钱人都这样吧?贵人多忘事,这样快持续了一整年了,之前你们不是在另外一家医院么,然后转移来的。我告诉你,真的,多放点心思到家人身上吧,你看看你现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光赚钱有什么用?工作再忙,能比家人还要重要吗?”

    薄夜低着头没说话,小护士在一边说了一大堆循循善诱,告诫薄夜一定要对家人上心,后来看薄夜好像态度挺诚恳的,这才放过,“不过我看小帅哥你好像也挺有诚意的,现在意识到了也不算晚,多来这里陪陪他们吧。”

    薄夜嗯了一声,给林辞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叫他去查之前唐诗的父母住在哪个医院,随后和小护士道了谢,转身走了。

    走的时候还听见小护士和别人叨叨,“现在的有钱人啊,真是奇怪。为了钱都不要家人了,之前原来都是派助理来的,唉,有钱人的家庭看不懂。”

    “算了算了,人家好像态度还挺好的,你也少说点,估计钱赚够了就明白了。”

    “真是可怜了病房里那对夫妇,天天都盼女儿和儿子来看他们,唉……”

    薄夜加快了脚步,再在精神院待下去,他怕自己都要失控了。

    亲眼目睹了唐诗父母如今的惨状,让薄夜内心剧痛,这是他一手造成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