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670章 本性偏激,想补偿他。
    薄夜这天夜里回去海城,林辞晚上弹了个视频电话给他,道,“福臻背后的消息已经查到了。”

    “怎么说?”

    “福臻和安谧有联系。”

    林辞的声音跟着冷下来,“所以,安谧那些反常的行为,很可能是福臻的指使。”

    薄夜冷笑着勾起唇,“看来纵容安谧太久了,导致她自己真的觉得自己可以无法无天了……”

    “薄少你想怎么做?”

    “嗯……”薄夜摸着下巴,“让我想个好玩的,总不能让我的小宝贝白在安谧那里受委屈……”

    这话阴森到了隔着电话林辞都能察觉出一股寒意的地步,心说惹谁都不能惹妻奴啊,妻奴认真起来很可怕的啊!

    第二天薄夜上班,林辞将公司季度的报表发给他,另一边唐诗也发送了装修设计的粗略草图给薄夜看,薄夜点开来,看着唐诗把手稿扫描传入电脑再发送给到他邮箱里的图片,忽然间觉得有些暖暖的。

    上面还有唐诗娟秀的字迹,一如她的人,来去如风,凛冽清冷。

    其实薄夜在之前公司几份合同里就有看见过唐诗的字迹,她写在上面的备注以及重点,都相当详细,而且一针见血,有时候薄夜都在想,她小小一个姑娘,到底是怎么做到能扛起这么多责任的?

    她心里承受能力该有多强,才能一步步走到现在?

    可是薄夜从来没去想过另一个可能,那个时候唐诗能够顶起薄氏,因为她没有退路了。

    什么都没有的人才是最可怕的,因为她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薄夜离世的打击让唐诗彻底没有了所有的后路,她要么在绝望中死亡,要么在绝望中爆发,所以她选择了爆发,反正都不会失去了,不如背水一战狭路而上,失败了,她问心无愧,若赢了,她也算对得起薄夜临死前的纵身一跃。

    ——此时此刻的薄夜,正仔仔细细地看着唐诗发来的草图,倒是别人发给他的合同文件都没仔细看,害的林辞在一边加班加点替薄夜审核文件。

    到了一半,林辞抬起头来,自己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帮薄夜审核?”

    这些事情,不应该是公司大总裁来做的吗?

    大总裁在干嘛?在对着唐小姐的手稿发花痴!!!

    这公司倒是是谁开的!还要不要开了!这样下去真的不会破产吗!

    林辞真的想怒摔笔站起来,不干了!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周末还要出来帮薄夜哄唐诗,平时更加要忙着帮薄夜处理各种唐诗身边的事情,根本没有一点私人休息时间。他这个特助真是做到顶峰了,这工资完全不够!

    薄夜像是脑袋里有雷达一样,探测到了林辞内心的小九九,转过脸来冷冷一瞥,“你有意见?”

    “薄少,我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

    “嗯?”

    “这合同您自己看,我不看了。”

    “是吗?”

    “是。”

    “你确定?”

    “对。”

    “月底奖金翻五倍。”

    “还是我来看合同吧,薄少,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我热爱公司,也热爱您。我和薄氏共存亡。”

    “……”

    ······

    另一边,唐惟现在正面临着一个自己特别不想看见的人。

    苏祁难得过来接他放学,居然身边还带了一个薄颜。

    薄颜在苏祁身边的日子过得可能不错,脸上有肉肉了,眼神也清澈了,和以前看见时她缩在角落里那种胆怯的表情截然不同。

    身子也张开了,细细长长的小胳膊小腿因为短袖短裙正好露在空气里,远远看去像是一位小公主,洋娃娃一样精致。

    尤其是,她那对蓝灰色的眼睛。

    唐惟对上薄颜的眼睛,有些许不爽,冷笑一声,“你怎么也在?”

    “惟惟,薄颜说要来找你玩。”苏祁有些不好意思,薄颜一直都很想和唐惟处好关系,毕竟这是她人生中认识的第一个小哥哥,可是没想到唐惟的态度永远都很冷,不管多久。

    原本苏祁想着时间久一点,唐惟应该就可以不在意了,可是没想到,唐惟对薄颜的厌恶已经成了一种本能习惯,所以不管间隔多久,他始终厌恶薄颜。

    薄颜尝试着和唐惟好好说话,“小哥哥,你还在生气吗?我和以前不一样了,叔叔夸我长高了。”

    是长高了,而且漂亮了。

    但是在唐惟眼里,薄颜再好,他都不会多看一眼。

    于是他冷冷撇开视线,“哦,关我什么事?”

    苏祁有些头疼,只能试着缓解,“惟惟,薄颜是想和你做好朋友的,所以我今天才带她来。你可以说说为什么不想和她在一块玩吗?”

    “这还要说吗?”

    唐惟眯起眼睛,迅速反击,“她的身世就令我恶心,人,更是恶心!”

    薄颜每次都听见唐惟这些话,终于忍不住了,“我没有偷东西,也没有害过别人,你为什么老是这样指责我!我没有犯过错,你总是把别人的错加在我的头上,你觉得我难道很喜欢被你骂吗?”

    唐惟没想到薄颜能顶嘴,还说得他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击,一张脸登时愤怒地差点扭曲,好看的眉毛死死皱在一起,就像是薄夜生气时候的样子,“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装无辜,你一点都不无辜,你犯的罪可多了,你妈妈是原罪,你就是罪孽的蔓延!”

    小小年纪,他居然懂原罪这种词语的概念。

    苏祁皱起眉毛,“惟惟,你反应有点过激了,薄颜没有恶意的,她和她妈妈不一样。”

    唐惟或许知道这个道理,但是还是无法对眼前的薄颜放松警惕,最终小男孩选择了沉默,走开以后苏祁看着唐惟的背影叹了口气,安慰一边低着头的薄颜,“你别想多,唐惟性格就有点偏激,但是他本性不坏。”

    薄颜没想过,让唐惟对自己解除那些偏见,有这么难。

    “我妈咪做错的事情,我能够做些什么吗?”薄颜抬起头来看苏祁,“我想……替我妈咪,补偿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