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660章 故意派他,往死里打!
    唐诗满意的看着这个震慑效果,轻轻挥舞了一下棍子,那个黑衣人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像是条虫子一样往后拱去,正巧这个时候有人开门,唐惟推门进来,就看见地上一个巨型黑衣人在不停的蠕动,他那温柔美丽的母亲正挥舞着棍子,眼看就要打上去了——

    出于人道主义,善良的小唐惟喊了一声,“住手!”

    唐诗扭头看了一眼,“呀,宝贝你放学回来啦?”

    “怎么了这是?”

    唐惟上去,那个黑衣人对着唐惟两眼流下面条宽的眼泪,唐惟一看他的着装就皱起眉头,好像是个坏人?

    “他,想要把你妈迷晕,图谋不轨。”姜戚言简意赅地一句话道明了主题,黑衣人眼泪哗哗流,大姐我只是想迷晕她带走给福少,我哪儿敢图谋不轨啊!

    唐惟一听,臭不要脸的,还敢打他妈咪的主意,小孩子一声令下,“打!”

    黑衣人嘴巴被封住了,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哀嚎,五分钟后,鼻青眼肿地躺在地上,被他们撕开了嘴巴的胶带。

    “谁派你来的?”

    黑衣人嘴唇都在哆嗦了,唐诗拿着台球桌的杆子,隔着不远,挑起那人的下巴,勾着唇道,“说,还是不说?”

    黑衣人狠狠颤抖了一下,“我说……我全说!”

    这群人揍人真的很疼!他被打怕了!

    十分钟后,一堆人坐在沙发上,唐诗双手抱在胸前,姜戚接替唐诗用杆子按在那人背上,韩让和丛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保持沉默的是唐惟。

    他直勾勾盯着黑衣人,“你确定,你的老大是福臻?你为什么这么容易就背叛福臻?回去后福臻难道不会收拾你吗?”

    “我确定,我真的……”

    黑衣人两腿直哆嗦,“我也是被临时拉来干事的,上头说只要把唐诗带回去,就给五十万……我……五十万啊……这钱给你你干吗?”

    “为钱出卖尊严还有理了!”姜戚用棍子抽了他一下,然后看了眼唐诗,“福臻?你认识?这名字听着耳熟……”

    唐诗一字一句道,“就是那个,星光传媒集团的……老板……”

    不敢相信!

    姜戚倒抽一口冷气,“等等,为什么会这样?可是他当初喊你过去的时候,性格还是很好的呀。”

    “知人知面不知心。”唐诗声音低沉下去,那一眼居然还有点冷酷凛冽,“我以后得和福臻拉开距离。”

    ······

    最终唐诗等人收集完重要消息之后,还是选择了报警,警察通过监控调查的确有人对唐诗动手动脚,上门抓了人,结果发现黑衣人早就被制服了,就等着警察上门把人带走就行。

    走的时候警察的头儿喃喃着,“哎妈呀,这年头女孩子都成为了女侠,都不用咱出手,只要出面带人走就行了,真牛逼。我这做警察的都自觉羞愧。”

    小保安跟在后面,“头儿,也不是人人都能这么厉害的。”

    “哎妈呀,太屌了。”

    “……”

    一小时后。

    林辞在办公室里道,“薄少,已经把人提出来了。”

    薄夜微微抬头,“该说的都说了?”

    林辞说,“嗯。”

    薄夜正在签字的手一顿,“怎么弄出来的?”

    “就是去派出所保释啊。”林辞过来看了一眼合同,“出来后又给了他点钱,让他保密,然后放他走了。”

    薄夜察觉到林辞话里有话,眯起眼睛,“还有什么异样情况?”

    林辞咽了咽口水,“就是……就是我们找的那人……被,被唐小姐揍得特别惨,我都有点看不下去了……感觉真可怜,就多给他塞了一万块……”

    薄夜愣住了,“被打了?”

    后来想了想,唐诗要是被人冒犯了,按她现在的性子,肯定分分钟打回去,难怪,他忘记预料到这个情况了。

    薄夜说,“回头再给点吧,估计被揍得挺狠。”

    林辞点点头,“对了,关于福臻的事情,该传达的,都让他传达了。”

    “他怎么说的?”薄夜眼里闪过一丝精光,“重点有没有让唐诗知道福臻是个坏人,然后和他拉开距离?”

    “说了。”林辞将录音笔拿上来,“这是他当初口袋里的录音笔,他把所有的事情和现场的对话都录下来上交了,保证自己没有说漏。”

    薄夜挑眉,点开来听了一遍,倒是还挺逼真的。

    不过听到唐惟那几句怀疑的反问,薄夜赞赏地笑了笑,这小子,果然情商高,知道送上门来的也不该全信。

    没错,黑衣人是薄夜派出去的,也是他故意找了个贪财的,胆子小的。所以手脚也不利落,随随便便酒杯唐诗制服了,之后再装作害怕的样子,故意把自己说成是福臻派来的,把福臻所有的底细捅给唐诗,这么一来,唐诗也会对福臻起了疑心。

    毕竟薄夜知道,唐诗这人硬脾气,你和她当面说福臻不好,唐诗有可能会当做你这是在背后说坏话,只有真的经历过了什么,才会相信眼前的事实。

    所以薄夜和林辞琢磨了半天,琢磨出这么一个损招儿,虽然损,可是福臻干坏事是事实啊,也不算多损吧,最多也就算他们的传达方式不走寻常路,传达出来的内容还是正确的。

    目的达到了就行,剩下的也就是多塞点钱给那个人,平白无故挨了一顿揍。

    薄夜笑了笑,“行,也算是让我稍微放心一点,不然福臻老是想着接近唐诗,而且偏偏选择在这种时候接近,我实在是难以相信他的真心。”

    林辞看了一眼薄夜,“您就是吃醋了。”

    薄夜想也不想说,“我又没吃饺子,吃什么醋?”

    “您就是吃醋了。”

    “我没有,我嫉妒福臻干嘛?嫉妒他能请唐诗当形象大使吗?嫉妒他能开娱乐公司吗?”

    “对的。”

    “……”

    薄夜抬头看自己的助理,“我说我没有吃醋,我,没,有!”

    林辞说,“好呀,那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儿,福臻前阵子预约了唐诗出来谈谈之前飞机失事和非洲的援助计划。”

    薄夜拍案而起,“拦!给我拦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