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624章 站着说话,还不腰疼!
    接下去的时间里,唐惟甚至没给苏祁和薄颜讲话的机会,牵着丛杉的手转身就走,脚步决绝,恍若当年薄夜。

    丛杉皱着眉头,等到走廊尽头再也望不见人影,他们才停下,低下头的时候看见唐惟急喘着气,红着眼睛,像是气狠了,手指死死攥在一起。

    “惟惟。”丛杉看了一眼唐惟,理解他,却无能为力,“你不该承受这么多仇恨。”

    “没有人是无辜的。”唐惟喃喃着,“我,也不是无辜的。”

    丛杉心疼这个孩子的心思透彻,后来叹了口气,想要抱他起来,唐惟却闪开了,“我可以自己走了,不会再被任何人抱了。”

    丛杉眼里有些担忧,但面上还是一副冷静的样子,既然强求不来,只能替唐惟好好守住现世安稳,“好,依你。”

    二十分钟后,演讲会缓缓拉开序幕,主持人上台,校长第二个上台,唐惟被安排在第五个,丛杉给他整理好了西装领结,看起来就像是名侦探柯南里面的那个江户川柯南,活脱脱的一位小贵公子的形象。

    苏祁和薄颜来到后台,看见唐惟的时候,果不其然小男孩眼神又冷下来,苏祁叹了口气。

    唐惟的想法,他能够理解。

    只是看见这孩子如此冷漠,还是有点伤人。

    薄颜小心翼翼站在一边,也不敢上去,倒是几个教导主任上前来握苏祁的手,“苏先生,久仰大名。”

    “哪里哪里,我今儿也是陪朋友来的,不用太照顾我。”苏祁摆摆手,“正好带了我女……不是,我朋友的女儿过来。”

    他原本想说我女儿的,可是这个称呼怎么都喊不出口,只能用朋友的女儿来代替。

    “小小姐也很可爱啊。”教导主任几个都挺喜欢小孩子的,尤其是漂亮的,一个唐惟一个薄颜都生得和洋娃娃一样,现在的小孩子哟,基因实在是太良好了!

    后来唐惟上台前冷冷地瞥了薄颜一眼,薄颜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喘,然后看着他掀开幕布的一角上台,目光里透着渴望。

    唐惟上台了,留下丛杉和苏祁两个人很尴尬地对视,后来丛杉出去抽烟,正好苏祁也出来,两个人目光对上的时候,丛杉平淡无波地说了一句,“那是你女儿吧?”

    苏祁没有否认,在丛杉面前,他也无需假装,薄颜长大了终究会知道真相。

    “是的。”他如是说道。

    丛杉皱起眉头,“我妹妹知道这件事吗?”他现在把唐诗称呼为自己的妹妹。

    苏祁的眼神闪了闪,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没有,她不知道,我也不敢让她知道。”要是唐诗知道薄颜是苏祁和安谧的孩子,肯定连朋友都做不成,直接老死不相往来。

    看看如今的薄夜就知道,被唐诗讨厌的下场有多惨了。

    苏祁说,“说实话,我自己都还没接受,能不能替我保密?”

    丛杉没出声,却也算是默许,后来薄颜悄悄走出来,灰色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小姑娘长得很漂亮,眼睛遗传了苏祁,嘴巴遗传了安谧,浓眉大眼樱桃小嘴,像一个混血洋娃娃。

    这么漂亮的姑娘,本应该好好生活在富人家庭里,却饱受蹉跎,如今连性格都如此畏畏缩缩。

    “叔叔,你们在干嘛呀?”

    “出来抽根烟。”苏祁道,“乖乖进去等我。”

    “哦。”薄颜很乖巧地应下,然后颠儿颠儿跑了进去,丛杉看着薄颜,似乎看见了小时候那个被丛铮处处嫌弃又小心翼翼讨好的自己。

    唐惟一场演讲结束,之后下台,他走到幕后的时候,还能听见一片鼓掌声,以及各种夸赞,连着照相机摁快门的声音也是络绎不绝,最后他走进来,薄颜好了伤疤忘了疼,开开心心迎上去对他说,“小哥哥,恭喜你!”

    唐惟冷冷一瞥,让薄颜立刻回神,她……她好像忘了自己正被小哥哥讨厌着。

    这场演讲结束是在傍晚四点,后来教导主任做东说要带大家去吃东西,苏祁说让薄颜选,薄颜又看向唐惟,试探性说道,“小哥哥,你去吗?你去我就去……”

    “我不去。”岂料唐惟冷笑,眸光凛冽,“和你相处同一个空间,我觉得恶心,所以吃饭,不必了。”

    薄颜愣住了,没想到会迎来这样的攻击,下意识说道,“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你活着就很对不起我了。”唐惟咧嘴笑了笑,“要不,你去死?”

    全场哗然!

    大家从来没想过唐惟的嘴巴里能说出如此恶毒伤人的话,苏祁都被他的恨意吓到,立刻高喊了一声,“惟惟,这样说话不对!”

    “不需要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唐惟甚至想都没想直接反击,那眼神跟薄夜所差无几,小小年纪,竟心狠到了如此地步……

    “作为一个旁观者,没有经历过我们的痛苦,那么苏祁叔叔你需要做的只有管好你的嘴巴。不要用我们的关系来碰撞这件事情,没得比。”唐惟声音冰冷,一字一句,像是恨不得薄颜去死,“至于她,更没资格来和我说无辜了。”

    大家不可置信看着唐惟,只有丛杉面容依旧冷峻,他面瘫习惯了,也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随后上前牵了一把唐惟。碰到小男孩手的那一刻,才知道唐惟也在颤抖,后来一大一小手牵着手离开,留下薄颜怔怔地看着唐惟的背影。

    她抬头,声音哽咽,刚才被唐惟的话骂得当场眼泪往外飙,可是这是大庭广众之下,她不能哭出来,不然给叔叔丢人,“叔叔……我曾经,是不是欠小哥哥很多?”

    苏祁没说话,最后所有的话语都只化作一声叹息,老天爷啊,这场无止休的爱恨由谁来终结呢?

    倘若薄夜和唐诗之间可以放下,那么薄颜和唐惟之间……又该如何呢?

    他摇了摇头,“不,小哥哥只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他是无辜的,你也是无辜的,等长大了就好。”

    该受惩罚的,不应该是孩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