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606章 耳光还礼,她的强势!
    “还不快动手!”石婳伸出手指,直指唐诗,“给这个贱女人一点教训,看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来公司里妖言惑众!你们要是不服,就尽管去跟我爸打小报告!看看咱们是谁留下来!”

    这话其实已经很明显了,我就是有后台,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唐诗眼神冰冷,“你确定不会后悔么?”

    她从开始就没有表现出石婳想要的那种害怕,她想看见唐诗失去理智求她,想看见唐诗紧张后怕,却不料想唐诗的情绪只是轻微起伏了一下,就瞬间又化作了一片平静!

    她摸不透唐诗的内心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底牌,所以觉得自己才是紧张的那个,这种认知让石婳越来越气急败坏,薄夜居然会喜欢这样一个城府深的女人?

    她唐诗,凭什么?!

    石婳刚想开口喊,忽然间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那脚步声不急不缓,像是胸有陈竹,又像是根本没把这场闹剧当回事,明明目睹了整个过程,还是如此冷漠。

    尽管冷漠,却还是令人觉得可怕。

    石婳抬头,脸色一变。

    身材修长的男人一步步走来,穿着一身精致的手工西装,白皙的脸上是一双带笑的眼睛,唐诗抬头的那一瞬间都愣住了,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

    见到一个曾经见过的旧人。

    这个旧人,居然是星光传媒幕后的……神秘的老板……

    石婳后退几步,男人就前进几步,像是逼迫她似的,那脸上的笑倒还是清俊,如同翩翩君子,他优雅地转身,声音是富家公子的磁性腔调,“咦,你在这里,耍大牌?”

    石婳脸上全是冷汗,“我……”

    “怎么能这样呢,我这个总裁好歹还在呢,你怎么能替我执行公司的一切指令,还使唤我公司的保安?”

    男人眯着眼轻笑,语调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可是话后面的深意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石婳……我是不是对你和你的父亲太仁慈了,导致你这样无法无天?”

    石婳脚都要软掉了,眼睛一红,“表哥,我……我不是故意的,是这个女人她不要脸,说是被你邀请的,我为了维护你的名声,我才——”

    “的确是被我邀请的啊。”

    男人语调一转,瞬间转至冰冷,“怎么,你对我邀请来的客人有意见?”

    石婳脸上血色全无!

    什么……什么情况?为什么唐诗会被她的表哥邀请?唐诗难道一早就勾搭上他了吗?那么薄夜呢?薄夜也是被她玩弄在手掌心吗?

    石婳的脑子里闪过去无数念头,对于唐诗的恨意越来越明显,她握紧了拳头,咬着牙站在那里,男人欣赏完她这副憋屈的样子,低笑一声,“你很不服?”

    “没……没有……”石婳不敢对着星光传媒的真正幕后老大说一个不字,哪怕自己的父亲,是公司的股东。

    男人这才来到唐诗面前,眼神扫过那两个摁着唐诗的保安,保安被吓得差点一下子跌在地上,立刻退后,巴不得跪下来磕头了,“总裁,您饶过我们,都是石婳逼我们啊,我们不做,就要被炒鱿鱼啊……我们怕,对不起唐小姐,您大人有大量放了我们好不好?看在我们刚才也替您说话的份上……”

    唐诗没说话,一言不发,她并不心软。

    倒是男人笑了笑,“这家公司的总裁是我,能炒你们鱿鱼的也只有我,你们居然会被石婳这种话所威胁,说明你们自身也是个怕强权的,你们自己说,留着你们这种保安,有什么用?”

    不是害怕不听石婳的话,就会丢饭碗吗?

    他倒好,现在当着他们的面来了一出现场版的炒鱿鱼!

    石婳整个人都哆嗦了,自己表哥刚才的话听起来是在教训两个不懂规矩的保安,事实上,字字句句都是在打自己的脸!她石婳没权利威胁公司的任何一个员工,只有最高执行总裁有!

    那两个保安灰溜溜地离开公司大门的时候,男人才将目光收回来,随后对着唐诗伸出手,笑容依旧纯粹,“你好,唐诗,好久不见。”

    唐诗被他的笑容怔住,过了好一会才伸出去握住男人的手,“福臻,好久不见。”

    多久没见了啊……这个名字,听起来竟然有些遥远。

    “你还记得我的名字。”

    福臻笑了笑,随后凑近了唐诗的耳朵,“我惦记你很久了……”

    唐诗往后稍微退了几步,福臻这样的表现甚至不顾在场所有人的眼光,让她有些无法招架。

    石婳看见自己表哥的动作,恨得牙齿咬得咯咯响,果然这个唐诗不是什么好东西,连着她的表哥都被骗了!

    石婳还想说什么,只见唐诗和福臻握了手之后,松开他,随后大步来到她的面前,高高扬起自己的另一只手臂,毫不犹豫地一巴掌直接打在了石婳的脸上!

    “啊!”石婳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被唐诗打得后退几步,两道鼻血顺着她的脸流下来,女人没站稳,直接跌在地上,哑着嗓子嘶吼,“你这个贱人,你居然打我耳光!”

    “怎么。你算什么东西?”唐诗眼眶猩红,那一巴掌下去打得她自己手心都在隐隐作痛,可是这些痛算得上什么?更痛的她都经历过!

    “这一巴掌,就是你刚才打那个前台姑娘的还礼!我告诉你,我唐诗从来不是软柿子任你捏!”

    唐诗上前逼近了石婳,直直盯着石婳的脸,一字一句,“先前你对我冒犯的时候,我就警告过你,不要以为自己真的没人可以收拾,我说了你会后悔,你不听,这能怪我吗?”

    “唐诗你——”石婳捂着半边脸,鼻血顺着下巴滴落在地板上,她整个人扑扑簌簌地抖着,“我告诉你……我们没完——”

    “到底有完没完,也不是你说了算。”唐诗起身,眼神像极了当年那个无情的薄夜,凉凉地拍拍手,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掀翻了天也不过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你以为自己能翻出什么大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