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556章 我说活该,你是活该!
    一帮人甚至已经放弃了再劝导叶惊棠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不停的喝酒。到后来江凌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把抓住叶惊棠将他整个人拖起来,“你够了,在这里要死要活有用吗!姜戚跟别人日子过得好好的,你非要过去纠缠她!当初说不要姜戚的也是你,现在不肯放手的还是你,有意思吗?你就是死,也死得干净一点,别打扰她!”

    这话说的实在是狠,比江凌之前的话还要狠,白越和薄夜都害怕叶惊棠被刺激得直接和江凌打起来,可是叶惊棠没有。

    男人暗沉沉的眼中猛地闪过一丝光,他抬头看着江凌,近乎无意识地喃喃着,“死?我怎么敢死……我最怕……最怕我死了,她姜戚一滴眼泪都不掉,还要昭告天下说我死得好……”

    “那你现在这副样子给谁看?”江凌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一个个都这样,骂不醒还是怎么的,薄夜当初对唐诗那么坏,现在哪怕跪地上求着唐诗回来,唐诗都不皱一下眉头直接离开。叶惊棠明明知道了看到了,怎么还是吃不了教训学不了乖?

    喝两杯酒就不把自己当人了吗!

    “身体垮了很开心是不是?到时候姜戚没抢回来,自己还落得一身毛病,这样才满意是不是?!”江凌气得胸口直哆嗦,“老子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这种男人!当初不好好对待姜戚,人家姑娘一心一意为了你的时候,你他妈在干嘛!在挥霍在消耗人家的爱!现在人家干脆利落要断了,你又上赶着倒贴纠缠,很好玩是不是?跟半年前的薄夜有区别吗?没有,全都他妈不是什么好东西!”

    连着薄夜都被骂进去了。

    江凌一般脾气很好,医院里胡搅蛮缠的病人见多了也一样耐着性子开导。他毕竟是医生,医者仁心,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为别人着想的。

    但是他真的是被自己这帮不成器的兄弟给气得快要气死了,一个两个都喜欢犯贱,他老早劝过薄夜,说趁着还有机会的,好好补偿人家安慰人家,薄夜不听。现在好了吧,倒追人家都不搭理你。

    当初叶惊棠大半夜把姜戚弄得一身伤,江凌提着医药箱上门看的时候,也劝了,也不听。现在弄得跟生不如死一样,有意义吗?活该!

    江凌气得口不择言,“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怎么,喝两杯酒姜戚就会心疼你了?你怎么这么天真呢!我要是姜戚,我巴不得你去死,死得远点,还弄得自己多难过一样,喝酒算什么难过啊?

    你要真难过怎么不去死!人家唐诗在监狱里难过的时候都割腕,割腕咬牙活下来!你呢?老子现在给你一把刀,你都他妈不敢下手割!你就是个怂货!

    姜戚跟别人跑了,换做现在的薄夜肯定乖乖认错然后臭不要脸道歉补偿去把人家追回来,哪怕被拒绝,好歹也让人家知道自己的心意,你在干嘛?”

    你在干嘛?

    叶惊棠的心狠狠一颤,江凌指着他劈头盖脸一顿骂,“你他妈到现在还在怪姜戚,还在从姜戚的身上找理由!我真是受够了你这性格了,我告诉你姜戚要是还回头来找你就是脑子被门挤了,随便大街上拉个男人都比你强!

    叶惊棠你扪心自问,姜戚从认识你到现在,从头到尾,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吗!一!件!”

    叶惊棠被江凌的质问声逼得心脏剧烈收缩,可是他……竟然说不出一个字来反驳。

    “一个个的都骂不醒骂不听还是怎么的!姜戚她根本就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是你一直在压榨她利用她,还要反过头来说她背叛你!

    你好笑不好笑,真以为自己是皇帝啊,怎么,姜戚签了卖身契还是什么,大清都他妈亡了几百年了,你还跟我说背叛两个字!姜戚要背叛你早背叛了,还给你机会伤害他?

    她被你看不起,被你利用,被你推出去挡刀子,图什么?还不是因为人家姑娘喜欢你!”

    还不是因为人家姑娘喜欢你!

    江凌这句话就跟一道惊雷似的在叶惊棠耳边炸开,他所有的话语在说出口的瞬间就变成了无数锋利的刀子一刀刀扎向叶惊棠的身体。语言若是能够伤人,叶惊棠此时此刻一定是千疮百孔。

    他怔怔地坐在那里,被江凌一番话骂完,耳边嗡嗡作响,所有的意识在这一刻崩溃,回忆的洪流顷刻间吞没了叶惊棠的全部思绪。

    如同天崩地裂,世界摧毁。

    薄夜看见了叶惊棠那双浅褐色的瞳仁里露出了一种心在一瞬间死去的……壮烈的景象。

    他也愣住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的心都跟着痛了……是因为江凌一番话骂到了他的软肋上面吗?

    江凌说完了还在喘气,到后来嗓子都哑了,“我真的看不懂你们,老夜,叶惊棠,你们都是。我和你们说过无数遍,要珍惜,要珍惜……为什么还是喜欢伤害别人,啊?”

    薄夜和叶惊棠都沉默。

    “承认自己爱她,承认自己犯过的错误,有那么难吗?”江凌指着自己,“我们都是富家子弟,这点我承认,我也知道我们这种人比别人心高气傲,但是这难道就是不低头,一直自私伤害她们的理由吗?叶惊棠,你现在摆出这幅样子来有什么用?姜戚日子过得好好的,你非要用抢,把她抢回来。你把她当什么了,一件玩具吗?你问问现在的薄夜,问问他现在内心有多懊悔,我不想你重蹈薄夜的覆辙,我不想看见我自己好兄弟整日为了这些情爱陷在绝望的情绪里。”

    江凌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可是我什么都做不到,我尽我努力劝了该劝的每个人,每次唐诗和姜戚因为你们受伤的时候,都是我来替你们收拾残局。我现在看着她们俩离开你们,特别想给她们鼓鼓掌,活该。我说你叶惊棠活该,听懂了吗?!”

    叶惊棠脸色惨白,说不出一个字。

    许久,他才喃喃着,“我……我没有想过姜戚会……离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