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547章 给我机会,为你付出。
    某位醋王盯着唐诗和韩深的背影好久,问自己的助理,“这男的叫什么?”

    “上次和您说过了,白城韩家大公子。”林辞小声说道。

    “家里干嘛的?”

    “酒店经营和高端彩妆。”

    林辞道,“因为做彩妆品牌,所以和时尚界也有点联系,认识尤金和克里斯呢。”

    这俩名字听着也很耳熟,估计以前也认识,但是他又给忘了。

    “人脉还挺广。”薄夜颇有些咬牙切齿,“他帅吗?”

    林辞没有听出薄夜别的意思,还傻不愣登地说了实话,“挺……挺帅的。”

    薄夜怒了,恨不得当场掐死这个要造反的特助,“你当着我的面夸他帅?他和唐诗站在一起配,还是我和唐诗——”

    林辞打断他说,“我很少见您和唐诗站一块。”

    哗——这话如同在薄夜的胸口射了一箭。

    薄夜真想捂着胸口吐血,你说他当初是怎么选择林辞当助理的?他都快给他气死了!

    再后来唐诗看着唐惟安安分分坐在那里听课了,也算是安心,退出教室叹了口气。

    姜戚说,“你也别怕他受欺负,他能考进高中,说明聪明着呢,怎么会让自己吃亏?”

    唐诗一边和几个朋友往回走,一边回复姜戚,“聪明是一回事儿,我怕校园欺凌什么的,他小身板儿打不过人家。”

    韩让乐了,“我觉得你家唐惟打架应该也蛮灵活的。”

    一帮人都笑了,就薄夜站在人群外面,看着他们关系融洽,忽然间觉得有点寂寞。

    可能当初的唐诗也是这样的,被排除在薄夜的世界外面,只能看着他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而自己却只能无止境地等待。

    薄夜总觉得风水轮流转,当初唐诗吃的苦头,现在全都回到他身上。

    走到楼下操场的时候,他追了几步,喊了一声,“唐诗!”

    唐诗和韩深一起回头看薄夜。

    薄夜站在他们不远处,身子细长挺拔,暖风吹来,将他额前刘海吹得凌乱。

    男人有一张惊为天人的脸,尤其是在认真注视着什么人的时候,愈发显得俊美。

    他说,“下次……那个,唐惟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联系我。”

    毕竟,毕竟他也是唐惟的亲生父亲不是么?

    然而唐诗只是笑了笑,“没事,我能解决的都会解决,惟惟现在我一个人也养的过来。”

    薄夜上前几步,“我只是想表达我可以为唐惟做点什么……”

    唐诗一愣。

    “我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但是我都去查了,查了我以前干过什么坏事。”薄夜再次往前一步,像是用尽了很大的力气,这和他当初高冷的模样截然不同。

    如今的薄夜,有血有肉,会疼也会欢喜,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冷眼相待,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全世界都是她的样子。

    就如同此时此刻,薄夜抛弃了那些故作矜持的尊严,握紧了拳头上接近唐诗,直到来到她面前,“我知道,伤口是永远不能被抹去的,就像我曾经做过的错事,哪怕我用命去补偿,也不能等价消去你当初为我忍受的痛苦。现在更可笑的是我还把这一切都忘记了,就像是把全部都强行归零了,但是唐诗,我会努力去记得,记得我做过的错事,记得我们之间好的坏的一切回忆——”

    林辞猛地瞪大了眼睛,姜戚和韩让都在一边纷纷捂住嘴巴。

    弘川学府的操场里吹过一阵风,薄夜和唐诗如同回到了最开始的高中时代,那个时候的唐诗躲在人群里偷偷看着薄夜完美的侧脸暗自欢喜,现在换做薄夜像个束手无策的高中生,窘迫但是真诚热烈地表白——

    “你不原谅我也没关系啊,所有的仇恨都是不能被抹去的,都是你为了我付出过的一切。这些责任我都会承担,可是我不想我们之间明明经历了那么多到头来却只剩下错过。我这几天都很想你,真的,尽管公司很忙,还是一直都在想你。

    我不知道我曾经是否对你表达过感情,但是现在的我不是之前的我,我忍不下去了,我真的好喜欢你啊,不知道以前有没有那么喜欢你,总之现在超级喜欢你,回来薄氏的每一天都在想你——

    唐诗,你愿意重新给我个机会,让我追你,然后换我为了你付出吗?”

    姜戚发出一声尖叫声,“天啊——!!”

    告白了!薄夜告白了!

    韩让都觉得内心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这是什么情况?!大兄弟你怎么提前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接来了个大招啊!

    老天爷!几个人跟见了鬼似的看着眼前的薄夜,唐诗捂住嘴倒退几步,脸色涨的通红,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你……疯了吗!”

    薄夜叹了口气,跟林辞说,“唉,没准备玫瑰花,怎么办啊……”

    林辞心说别看我啊大哥!这种时候就不要怂继续上啊!

    不过薄夜这样子也算是几百年才能看见一次,换做没失忆的薄夜,打死都干不出这种冲动但是又邪痞的事情来,也就现在无法无天的薄夜做得出来。

    唐诗觉得内心顿时掀起一股惊涛骇浪,百感交集,无数回忆掠过她的脑海,统统都是薄夜忘记了的,而她却深刻记得的故事。

    薄夜的嘲讽,薄夜的冷笑,薄夜的残忍——到后来薄夜的挽留,薄夜的卑微,薄夜的献身,最后时光分秒回溯,停留在此时此刻,记忆一片空白,却仍凭着本能再次爱上她的,崭新的薄夜脸上。

    唐诗有点想哭,可是又哭不出来,薄夜,我五年前就在等你这句告白,可是来的太晚太晚了……

    唐诗没反应,她身边的韩深待不住了,看了唐诗一眼,“你要接受他?”

    唐诗便结结巴巴地拒绝,“薄夜你……你干什么非要这样,我们都两不相欠了……”

    薄夜从兜里掏出一块钱,硬是扳开唐诗的手掌心放进去,“那这样,现在你欠我一块钱了,我们又有联系了。”

    “……”你这不是无赖是什么?!跟谁学的小混混那一套?

    话说怎么这么抠门,人家总裁就算不掏支票随身也是百元大钞,你怎么拿出来一块钱硬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