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484章 英雄救美,依靠我吧。
    后来薄夜上台的时候,粗略扫视了台下来宾一圈,唐诗大概已经不在了,她在刚才媒体采访的时候出镜了一次,也算是亮相过,之后就是随便大家去留的时间,晚会也变得开始自由起来,薄夜发表完二十分钟的演讲,台下听众纷纷鼓掌。他在大家的鼓掌声中下台,看见幕后阴影里,一边的白越把玩着一把手枪,头也不抬,“说完了?”

    “嗯。”薄夜上去,手指顶住枪的枪口,“今晚又想干什么?”

    “没有。”白越抬头对上薄夜的眼睛,“只是想到通缉令的时间快到了,我就有些忍耐不住地兴奋。”

    兴奋自己很快就要回国亲手弄死那个叫做蓝鸣的男人。

    薄夜拍了拍白越的肩膀,“我不多劝你,只说一句,见好就收。”

    后来两个人各自擦肩,室外夜色沉沉,如同看不见黎明。

    ‘

    而另一边,唐诗此时此刻,被一堆黑人围攻,自从她说出要报警这三个字之后,那一堆黑人开始张狂地大笑,“哦,我没听错吧?你要报警?小可爱,你大概不知道在这里警察根本不敢走进来。”

    唐诗脸色煞白,伸手想去挣脱,却被那帮人各自按住,紧跟着她看见周围大部分人都站了起来,纷纷朝着她这个方向走过来——

    形成一个小包围圈将她团团围住!

    唐诗表情大变,没想过到了澳大利亚还会有这样的遭遇,刚想转身走,被那群人死死按住,“放开我!”

    “你走进来开始,就别想再走出去!”

    那个为首的黑人大喊了一声,“把她带走!”

    “你们别碰我!”唐诗尖叫了一声,有人抓着她的下巴给她喂下那杯没喝完的酒,那浓烈的液体带着不知名的药物一起被灌入她的嘴巴里。她拼命咳嗽,到后来觉得肺部都像是缩在一起一样剧烈疼痛着。

    “喝下去,你到时候就知道这滋味有多美妙了……”那个黑人阴险狡诈地笑了笑,“小美妞儿,你说你是得罪谁了呢,居然要用这种方法来收拾你?”

    唐诗眼眶血红,从喉间翻滚溢出一个词语,“下作!”

    “更下作的还有呢,这会儿叫的小声一点,我怕你之后没力气了。”一堆黑人邪笑着伸手过来抓唐诗,女人尖叫一声用了闪躲,“走开!”

    “哦,你这幅垂死挣扎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那个黑人抓着唐诗的头发将她扯过去,唐诗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身体深处却窜起一股奇异的灼热感,她狠狠深呼吸一口气,去打掉那个男人的手,却被他反手拧住了手腕。

    “别碰我!”

    唐诗一字一句用英文嘶吼,而那帮人却只是好心情地欣赏着她被凌辱的样子,就仿佛唐诗的反抗只是无力的弱者反击,相当取悦他们一般。

    “哈哈哈,瞧瞧这个小女人害怕的样子。”

    “真是让人想更加欺负她呢。”

    “喂,那个药给她灌下去了吧?什么时候会起作用?”

    “你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快了,这种女人说不定床上特别厉害呢哈哈哈~”

    “别怕别怕,哥哥几个会让你快活的……”

    “别过来!”

    唐诗抱着自己瑟瑟发抖,可是他们像是丝毫察觉不到她的恐惧一般,上前大手在她身上脸上肆意摸索,唐诗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

    她退到角落里,眼里一片绝望,“我说了你们不要逼我!”

    “哈哈哈哈,把你逼急了能怎么样呢?”那群黑人哈哈大笑,“咬人的兔子也只是不过是一只兔子罢了。”

    有人动手来撕她身上的衣服,唐诗的腿被人抓住,她想也没想就去踹那个抓她脚踝的人,岂料这一下惹怒了那个黑人,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打在她的脸上,打得唐诗那一瞬间耳朵里发出一声尖锐的嗡声!她咳嗽几声,吐出来的还带着血丝,白皙的脸上瞬间红肿起一块。

    听见打人的声音,酒保也看不下去了,一开始以为这群壮汉只是喝多了习惯性调戏小姑娘,完全没想过他们原来是要强迫人家,就在一边喊了一声,“先生们,这样不大好吧?”

    黑人抽出腰上的枪对准酒保,在这边持枪是正常的,所以他们毫无畏惧,指着酒保,“你再说一次试试?”

    酒保惊得手中的杯子都掉了,看了一眼里面可怜的唐诗,又觉得不忍心,还想说话,几个人走出来直接几拳打在他肚子上,打得他顿时喷出一口鲜血。

    “这就是你想做正义英雄的下场,嘿伙计。”黑人狰狞地笑着扭了扭脖子,“还想再来试试么?”

    酒保趴在地上昏死过去,周围一帮客人看了纷纷站起来,眼中都是惊恐,逃的逃,装作没看见的没看见。唐诗脸上表情是希望尽碎的无助,被逼到角落里,抱住自己,遮住被扯坏的衣领,那暴露在空气里的圆润肩膀,令那群黑人觉得兽血沸腾。

    “小娘们儿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乖乖听哥哥的话,或许还会让你舒服点。”

    这群黑人笑着接近,唐诗双手死死握成拳头,因为恐惧不停地颤抖着,“你们确定吗?”

    那一瞬间,几个黑人在唐诗眼里看见了孤注一掷的烈火,吞噬她自身,几乎能烧个精光。

    然而这样的眼神已经吓不到他们了,他们这么多人,要是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亚洲女人吓得不敢出手,这就是等打他们的脸,于是黑人们对视几眼,同时出手去抓唐诗的手脚,女人尖叫了一声,抓起一边的酒杯狠狠往其中一人的头上一砸——

    一声清脆的响声,酒瓶碎片和鲜血飞溅,伴随着刺鼻的酒精味直接溅在了墙上了!

    “别过来!”唐诗眼睛鲜红,手里抓着那个砸碎了的酒瓶,第一个冲上去的男人头上开出一朵血花来,相当刺眼,全场酒吧来宾发出一声惊叫!

    “见血了!”

    “天啊!要杀人了!”

    “别过来!”

    绝望无助中,没有人可以保护她,唐诗抓着酒瓶在手里,像一只被逼到绝路崩溃的小兽,身体在剧烈发颤!几个黑人看见自己的兄弟被打,表情一下子凶狠起来,“还敢反抗,弄死她!”

    “快!上了这个女表子!”

    几个人分开了唐诗的手和脚,她眼泪疯狂涌出,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遭受这样的屈辱,简直没拿她当人!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道义?!

    此时此刻,一片混乱叫喊声中,有一个身影于暴乱中闪现,紧跟着唐诗看见右边抓着自己手的男人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随后整个人向后倒去,像是被人狠狠一脚踹飞。再接下去不过是眨眼间,另外一个抓着她右脚的黑人也被一道身影击中腹部,紧跟着那个人踩着墙壁借着惯性冲了几步,凌空夹住了那个男人的脖子狠狠一扭——

    这招数若是再使点力气,完全可以把人的脖子直接扭断!

    他落地的那刹那,背后响起一片黑人的惨叫声!

    电光火石般发生的事情,不过是在眨眼的瞬间,后来唐诗看见暴动的人群中出现了一个黑色头发身材高挑的男人,亚洲人的面孔,漆黑的瞳仁,如同子夜一般高贵深邃。

    那一秒,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在身后倒退远去,如同置身时光的洪流,所有的时间疯狂倒转,指针分秒回溯,天地在他背后失色——她似乎看见了去年被丛林的人围攻的时候,那个从大门口攻进来的……魔王一般黑发黑眸的男人。

    他的身姿斧劈了整个人群,如同杀出的一条血路,随后一步一步来到唐诗身边,看着她红着眼睛惊恐地流泪,啧了一声脱下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给唐诗盖上,可是刚结束这个动作,身后就有人趁他不注意偷袭。

    薄夜眼神没有丝毫波动,在身后人的拳头即将要触碰到他的下一秒猛地起身回攻,抬腿一劈狠狠将那个人踹飞,直到看见他落在地上滚了几圈,还断掉了几颗牙齿。

    薄夜回身将唐诗横抱起来,挺拔的身影于人群中站定,如同一道鬼魅的身影,扫视着周围一圈人,他来的时候就已经给白越发过定位,现在看着身边一圈黑人擦了擦嘴角的血又包围住他们,薄夜嘴角拉出一道凛冽的笑。

    “哟小子,想英雄救美?”

    被打的黑人用着十分渗人的语气威胁道,“我会让你尝尝什么是后悔的滋味!”

    薄夜坏笑,丝毫察觉不到即将被围攻的害怕,反而笑得轻描淡写,天塌下来都面不改色的模样。那冷漠的眸子懒懒地抬了一下眼皮,总算撑开来一条缝,甚至不拿正眼打量这群人——

    然而偏偏是这种痞气的腔调,却没由来的帅气逼人。

    薄情嘴唇微微上扬,语调优雅却冰冷,“这是我的妞儿,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打主意?”

    “你的?”一帮黑人猖狂的笑,“很可惜,你没那个资格!”

    “所以你们是想打架?”薄夜找了个沙发将唐诗放下,唐诗还在阴影里没走出,死死抓着薄夜的衣服,被薄夜一根根扳开手指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再次浮起那种怪异的热度,几乎要灼烧她所有的意识和理智。

    不……不能这样……唐诗红着眼睛,全身都在哆嗦,“你别正面和他们……”

    他们人那么多,身材那么威猛,眼前这个夜先生怎么打得过他们?

    “嘘,乖。”薄夜笑着揉了揉唐诗的额头,示意她别怕,眼神和打量那群黑人时的态度完全不同,原本轻佻的瞳孔里带着认真的神色,注视着眼前的小女人,“你只要乖乖地依靠我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