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472章 经年累月,时光蹉跎。
    今天下午还有一次股东大会要召开,唐诗拿了文件就回到办公室里,林辞走上来,“小王应该把你这周的流程给你了吧?”

    “嗯。”唐诗看了一眼,“后天要去出席一个澳洲的慈善晚会,你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吗?”

    “我……”林辞犹豫了一下,“目前男伴的话,公司里可能并没有人可以有足够的地位和身份陪您一起去。”

    “除了公司以外呢?”唐诗捏了捏眉心,这动作是曾经薄夜做来相当熟练的,“丛杉?不,他忙着和他爸爸管理丛林,老王和绿恐龙也要继续做游戏,克里斯和尤金最近都没有档期……”

    林辞默默的说,“那……那叶惊棠?”

    唐诗眼睛猛地瞪大了,“他?算了吧,我怕我和他吵起来。”

    林辞想想也是,再说了姜戚和韩让日子过得那么好,要是叶惊棠来了,万一影响到他们俩,那不是得不偿失?

    “那……苏祁?”

    林辞报出一个名字,“我帮您约约苏家大少试试,或许这阵子他有空。”

    苏祁对唐诗的好,现在几乎全天下都知道。

    听说没,苏家大少在追薄氏的女主人呢!

    老早知道了,时不时来送吃的,还帮她撑场面,就怕她在薄氏被人家欺负,谁敢看不起唐诗,苏家大少第一个出来收拾了!

    那……那薄少怎么办啊?

    不知道呀,听说已经很久没消息了……嘶……不会是出事了吧?

    唐诗叹了口气,想了一会,“没事,我等下自己问他吧。”

    林辞看了唐诗疲惫的样子一眼,可是片刻间女人又迅速打起精神来,像是刚才的疲惫只是个错觉。

    “唐小姐,你要不要休息几天……”这样轮番地上任工作,对于唐诗来说是一件相当消耗精力的事情,她就算是再坚强,也撑不住这样一直来啊。

    唐诗摇摇头,“没事。”

    她还有唐惟陪着呢。

    此时此刻的唐惟正好从办公室里出来,身边的r7ky双手插兜,“刚才那个老板看见你的时候,还在嘲笑你呢。”

    “呵。最后还不是乖乖让了五个点的利润给我。”唐惟露出了和薄夜一模一样的不屑冷笑,伴随着时间的流淌,他冷漠的眉眼和他的父亲越来越相似,“对了,我妈咪后天要去澳洲?”

    “是的,你要陪她一起吗?”

    “嗯,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去。”唐惟看了眼r7ky,“国内的事情可能要你和vent哥哥忙一阵子了。”

    “没事,你们就过去两天而已。”r7ky蹲下来扯了扯自己宝贝徒弟的小脸,“唉,我好久没见你开心地笑了。”

    唐惟站在那里,面无表情,“没事干嘛笑嘻嘻的?”

    “……”r7ky啪的一下用手撑住自己的额头,“你完了,你和薄夜越来越像了。”

    “我不否认这一点。”唐惟穿着小西装往总裁办公室走,“笑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我们,没资格。”

    vent和r7ky对视一眼,各自叹了口气。

    小唐惟,你什么时候可以像别的小孩子一样无忧无虑呢?

    “找我出席慈善晚宴?”苏祁接到唐诗电话的时候笑着转了转笔,“好呀,只要是陪你的,我一直都很有空。”

    唐诗理了理头发,“嗯好,今晚出来吃顿饭吧,我把时间地点告诉你。”

    “你请我?”

    苏祁了然地勾唇笑了笑,眯着眼睛特别高兴,“啧啧,那我挑贵的。”

    唐诗也被逗笑了,“可以,下班了我去你公司找你。”

    “k。”两人说完挂了电话,苏祁这才将手机收回去,转着笔看着日历。

    距离薄夜死亡已经半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唐诗等到下班的时候起身,正巧丛杉过来接她,“今天忙吗?”

    “还行,不过之后有几天挺忙的。”唐诗冲丛杉眨眨眼睛,接过他手里的功能饮料,“谢谢哥哥。”

    她已经接纳了丛杉的存在,也习惯性用哥哥这个词语称呼他,只是丛杉听见的时候,睫毛颤了颤,随后神情又变成一片沉默。

    他天生不擅长表达。

    “送我去找苏祁吧。”唐诗亲切自然地挽住了丛杉的手臂,上帝抢走了唐奕,又把自己另一个哥哥送到了她身边,这是让她觉得无比幸运的事情。

    真好……自己终于有了别的家人……

    唐诗笑着看丛杉,“晚上一起吃饭吧。”

    丛杉低头对上抱着自己手臂的小女人,坚硬的心就像柔软塌陷了一块,轻声道,“嗯。”

    半小时后,苏氏财阀的公司楼下,唐诗和丛杉下车,俊男美女的组合无比惹眼,苏祁走下来的时候就冲他们招手,“哟,哥哥大人也来了?”

    大家现在都已经习惯性将丛杉称呼为哥哥,可是午夜梦回,丛杉会被这个称呼惊醒,那是他……一辈子可念不可说的源头。

    丛杉只是淡淡地说,“唐诗晚上想请你吃饭。”

    “嗯,我知道。”苏祁姿态自然地上前,带他们去公司楼下的停车场里,“她需要个男伴出席慈善晚宴,所以需要我的帮忙。”

    丛杉听了,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嘱咐,“澳洲那个吗?自己小心。”

    “我会的。”几个人上了苏祁的车子,唐诗坐进去,和丛杉一起坐在后排,前面的苏祁左看右看,“你又瘦了。”

    “瘦点挺好的。”唐诗无奈地笑了笑,“就当减肥。”

    “我还怕你抑郁呢……”苏祁喃喃着,“哪有这样的减肥啊,这就是自己逼自己……”

    唐诗笑容一僵,声音有些哆嗦,“没关系啊,我又不累。”

    “你从来都不说累。”苏祁发动车子,近乎无意识地自语,“从来……都不会在外人面前暴露一下脆弱。”

    另一边,澳洲堪培拉的一家小酒馆里,一个黑发男子坐在沙发上,面容精致,眼神漆黑如子夜,轻声调笑着,“老伙计,你怎么过来找我了?”

    江凌抬头,“最近有人要来澳洲。”

    “澳洲天天有人来。”男人眯眼轻佻地笑,那笑容比他手里的酒还要醉人,“你特意来,是来通知我,有什么贵客要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