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471章 时光飞逝,恍若静止。
    这阵子海城流传着一个传说,薄氏易主了,薄夜音信全无,然而突然间出现一个女人,将薄氏所有的大权都牢牢握在手里。

    有人问那个女人是谁,答曰——唐诗。

    那个被薄夜伤害,后来受尽磨炼的女人,那个被大家遗忘在漫长的岁月里,一个人守住所有回忆的女……唐家千金。

    所有人都说她冷酷无情,说她太过果决,拿起一件东西的时候是宝贝,放下的时候从来都不眨一下眼睛。就像她说要和薄夜毫无瓜葛,就真的毫无瓜葛,从那天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脱下的那一刻开始,将薄夜这个名字从自己心脏里硬生生剜了出去。

    可是她回来的那一刻……这海城,还是那个她可以闯得风生水起的海城,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

    当薄夜已经不在的时候,他背负的那些沉重的责任,薄夜丢下,唐诗又重新将它们统统抗了起来。

    此时此刻的唐诗坐在薄夜曾经坐过的办公室里,用着和他一样的姿态鸟瞰着整片大地。

    这原来就是薄夜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吗,孤独,寂寞,全世界都只剩自己一个人的那种冰冷。

    唐诗转过身来,身边林辞递交上来一份文件,“唐小姐,这是行政部门最近交上来的去年汇总报告,您过目。”

    唐诗抽开椅子坐下,随后林辞将文件放在她面前,唐诗收敛了眉目,随后道,“我记得杜老板是不是在行政部门有亲信?”

    “是的。”林辞谦卑地低头,“薄少在的时候,那个亲信就经常跳出来搞事情。”

    “把他收拾了。”唐诗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他办公用的电脑,派人恢复所有的数据。”

    这意思是很明显了,就是要就去查他在背地里动手脚的证据,只要是在这台电脑上操作过的,通通都可以找到证据。

    丛林的人还守在门口,每天准时接送唐诗上下班。当初薄氏被逼的那天,正好丛铮和唐诗坦白了一切,唐诗才知道他们并不是唐家亲生的,而是唐家夫妇抱来的小孩,可是她还没来得及接受自己内心的震惊,就接到了林辞打来的电话。

    那一刻,那个向来冷漠的特助林辞对着唐诗,声音都是颤的。

    “唐小姐,我能陪着薄少走到今天都是当初你的赏识,我就求你这一次……能不能来薄氏帮我们撑下去?”

    唐诗内心如同卷起了轩然大波,薄氏……薄氏出了什么事?

    当初唐惟的猜想果然没错,薄夜一走,薄氏必乱!

    二十分钟后,丛林的人跟着唐诗浩浩荡荡来到了薄氏,就出现了当初她闯入办公室那一幕,如同狭路也要逼着自己上战场,这不是仅仅是为了感动薄家人,守住一时——更是为了唐惟的以后!

    这个总裁的位置,她一坐……就坐到了如今……所有的事情令她忙得无法开交,她完全没想过原来到自己手上会有这么多事情,咬着牙硬抗,外面那么多看笑话的,她怎么能认输?

    唐诗这辈子就是这样的脾气,认定了一件事,哪怕呕尽肝胆都要去完成,后来她忙到甚至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查她背后的真正势力,就替薄夜收拾残局收拾到了现在。

    唐惟直接退了学,一边自学课程一边接手管理。跟着自己两位师傅,像是带着两名超一流的保镖一样在公司上下穿梭,穿着小大人一般的西装,所有的会议都和唐诗亲自参加亲自聆听。薄氏从一开始的岌岌可危到现在站住脚跟,他们母子付出了无数睡不着的夜晚,将手里残破的信念紧握。

    走下去……走下去……

    唐惟对自己说,他一定会回来……那个强大冷酷的爹地一定会回来……

    第二天开高层会议,唐诗一夜没睡把资料统统收集了,杜总的亲信以为自己把所有的手段都删除得很彻底,却没想过唐惟身边有着世界第一的黑客师,轻轻松松就能复原他当初挪动公司账目的所有步骤。

    这些东西都是唐惟交给唐诗的,作为裁决他的重要证据。把这个人踢出去,等于断了那个一直对薄氏虎视眈眈的杜总的一条手臂!

    会议上那个亲信的真正面目被唐诗彻底撕开的时候,他恨不得上来和唐诗拼了,“你们这是污蔑!”

    “东西都是从你电脑上找到的,哪来的污蔑这一说?大家都看在眼里,你还想为自己辩解什么?”

    唐诗站在那里,一身锋芒,“现在就去人事部结工资,明天起你可以不用来薄氏上班了!”

    众人哗然,枪打出头鸟,这是当场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警告他们若有再犯,绝不姑息!

    林辞交错在背后的手死死紧握,唐诗的气场……越来越像薄夜了。

    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出面谈事情的时候没有人敢小看这个半路出家的女人,她瘦弱的肩膀撑起了大半边薄氏的天。唐诗的脸庞并不圆润,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有些苍白,可一双眼睛却清亮冷锐,很多时候都能一针见血地指出方案的不足之处。

    她上任没多久就将薄氏原来的血彻彻底底换了一次,得罪了很多人,却也迎来了无数人的赞赏。嫉妒她的人都说,这是个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女人,早晚有一天得把她弄死。

    然而敬佩她的人说,这海城那么多年来的富家千金,论刚毅论骨气,唯有唐诗,无出其右者。

    有人会问唐诗,你为什么要出现,替薄家承担这一切,为了你儿子的以后吗?

    唐诗说,我在等。

    那人又问,等谁?

    唐诗说,等一个可能,等一个奇迹发生。

    不知疲倦的,用尽一切,在机场等一艘永远不会来临的船。

    时光拔足逝,又恍若静止,半年之后的十月国庆节,唐诗刚从会议室里出来,一路上小秘书踩着高跟鞋,红着脸对唐诗说,“唐总,您看下,我们最近的行程已经准备好了,如果确认的话……”

    唐诗接过去迅速地看了一眼,那速度接近于一目十行,她已经从一开始的手忙脚乱到现在习惯了高强度的工作运转,暗地里不止一次咋舌薄夜当初是如何轻松地完成这一切的。

    毕竟她光是习惯……都花了好大的力气。

    “可以的。”唐诗垂了垂眼睛,“感谢你。”

    “没什么,你是我的偶像!”小秘书红着脸,眼里都发着光看看着唐诗,“你在台上演讲的样子太酷了,就是那种完美的女强人……”

    唐诗笑了笑,“谢谢夸奖。”

    小秘书捂着脸蹭蹭蹭跑开了,唐诗嘴角的笑却撑不下去。

    女强人啊……这条路她要走多久呢?

    或许,从踩上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没有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