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460章 握住希望,又变绝望。
    母子俩坐在沙发上发了好久的呆,薄夜出了事以后,他们整个人都还是恍惚的,感觉像是在做梦。

    薄夜那么一个嚣张的人,本性狷狂,做事乖张,为人冷漠又果决,他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就如同强大的神祗,像是从来都不会吭一声疼,怎么……怎么会就这么消失了呢?

    唐诗觉得肯定是做了一场梦,梦醒来应该什么都没发生。

    后来唐惟抬头,轻声问唐诗,“妈咪,这是不是都是假的?”

    唐诗抱住唐惟,摸了摸脸,“没关系,已经和我们无关了。”

    他们彻底解脱了,再也不用活在薄夜的阴影里了。

    他选择了一种自我毁灭的方式,来让唐诗和唐惟彻底得到救赎。

    唐诗看着前方,心里默念了那句薄夜临死前说的话。

    一切都结束了,忘了我吧,好好活下去。

    好好活下去。

    薄夜被找到的时候,浑身是血地挂在一棵树上,奄奄一息,他穿了防弹衣,但是那么多颗子弹打下来一样是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他被叶惊棠发现的时候,叶惊棠在下面怒吼,“快来人!把他救下来!快啊!”

    后来那节树枝的枝干被他们砍下,一并掉下来的还有丛曦的尸体,薄夜落到地上,强撑着的理智在最后一秒消失殆尽,喷出一口血,随后彻底昏死过去。

    叶惊棠手忙脚乱送他去医院,而唐诗大半夜则被这个消息弄醒,是苏祁打给她的,狂喊着,“薄夜找到了!找到了!”

    像是黑暗无尽的深渊里忽然间亮起了一盏灯,烫穿了整个黑夜。

    唐诗穿上衣服带着唐惟狂奔去医院,然而到了医院的时候发现岑慧秋和薄梁都一脸绝望地站在那里。

    “肾破裂,头颅骨折,身上多处枪伤,膝盖骨错位。送过来这么晚,就剩一口气了……”

    医生看见薄夜的那一刻摇了摇头,也是满眼悲伤,“做好准备吧,几率不大,签字。”

    还没送进手术室,病危通知单就这么直接下来了,岑慧秋差点给医生跪下,“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求求你们……求留你们!”

    薄夜毫无血色地被人推入手术室,那红色的灯光像极了他身体里流出来的血。

    唐惟紧张地坐在外面等候着这扇门开启,江凌原本在值班,都冲上来,“找到了?找到了?”

    岑慧秋又哭又笑,“是啊,挂在树枝上,还好命大……”

    “阿姨你一定要坚强,老夜肯定不会出事的。”江凌一把握住了岑慧秋的手,“找到了就好啊,起码有个指望,我们院的医生都是专业的,阿姨您放心……”

    江凌安慰了岑慧秋一通,可是唐诗觉得江凌脸上的表情不对。

    后来她让唐惟陪着薄家人等候,自己一个人走出去,就看见走廊拐角,江凌一个人在抹眼泪。

    “江凌。”唐诗喊了一声,“你怎么了?”

    江凌背影一颤,转过头来,眼眶是红的,“想听实话吗?”

    一声警钟猛地敲响在唐诗的心底。

    “老夜怕是救不回来。”江凌摇了摇头,“情况真的……很危急,老夜挂在树枝上被大家的视线遗漏了,又拖了这么多天……送过来的时候只剩进气没有出气了,我们医院的主任刚刚对我说,其实他们自己把握都不大。”

    唐诗觉得心口瑟缩了一下,原来刚才江凌安慰岑慧秋的话都是强撑,他是医生,对这方面再了解不过。

    唐诗觉得自己喉咙口在发抖,“人都找回来了……比起前阵子绝望地等待,现在起码,起码还有个指望对不对?事在人为……”

    江凌只是强撑着的笑,那笑让唐诗觉得犹如世界末日。

    手术进行了七个小时,后来岑慧秋被薄梁强行带着去睡觉了,再这么等下去薄夜还没有个定论,岑慧秋自己身体就垮了。

    这个可怜的豪门贵妇现在完全没有一丝光鲜亮丽的样子,这几天熬下来头上都有了白发,薄梁看着自己的妻子,“你去睡觉吧啊?慧秋,小夜这里我守着……”

    “我的儿子,我不管……我的儿子,怎么进去这么久啊……”岑慧秋眼睛红肿,后来是江凌和薄梁一起把她带走的,江凌再绕回来的时候——手术室的灯灭了。

    如同黑夜里那一束最后的火花也灭了下去。

    医生出来摘口罩,语气很急,“不行了,我们医院吃不消,这样下去根本救不活。”

    肾破裂,头颅骨折,多处擦伤和枪伤,还有失血过多,这单单一桩拎出来都是致命伤!

    “我有个朋友在澳洲当医生,说可能会有转机,喊我把他接去澳洲!”

    江凌喊了一声,医生又说,“现在不能动他,大动脉还没止血,等他出血稳定了我们再转移。”

    江凌脸色惨白倒退几步,随后捂着脸绝望地摇了摇头,像是疯了一样,“不会的,不会的……”

    唐诗和唐惟坐在那里,浑身冰凉。

    一日后薄夜被江凌连夜转去了澳洲的医院,岑慧秋扒着私人飞机的门崩溃大喊,“我要过去陪我的儿子!”

    “慧秋!”薄梁眼里也满是眼泪,“让江凌他们几个专业的过去,我们过去添乱……”

    “我的儿子……”岑慧秋一口气没喘上来昏过去,唐诗擦着眼泪上前,“叔叔,我留下来帮您,让江凌去吧,阿姨也要人照顾啊。”

    薄梁不知道该说什么,麻木地点点头,如同变成了一个枯朽的老人,眼里再无一丝光线。

    没有什么比重新抓住希望又再一次落空,来的更可怕的了。

    原本以为找到薄夜算是喘了口气,却发现根本就是自欺欺人……

    怕就怕,找到了……都救不回来。

    这样的心理落差,几乎能把人压到崩溃……

    江凌跳上好朋友的飞机跟着去了,薄夜被人转运到澳洲的一家高级医院,唐诗和唐惟留在国内帮着薄家打点薄老夫人的后事。

    薄老夫人生前对他们不好,但是死都死了,他们和一个死人计较那么多,又有何用?安谧现在还在医院里住院,薄夜出事的事情还没传到她耳朵里,要知道了,估计还能闹得更厉害。

    三日后,江凌发来简讯。

    只有短短三个字。

    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