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445章 他们之间,只有错过。
    薄夜看着岑慧秋许久,想起了当时苏祁所说的那段毫无畏惧的话。

    “唐诗不是单身吗?我为什么不能追她?”

    为什么不能?

    男人敛了敛眉目,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随后对岑慧秋道,“妈,你把汤都打包装起来。”

    岑慧秋愣住了,“干什么?你要带便当?”

    “不。”

    薄夜像是猛然醒悟过来一般,对着自己母亲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我现在就把汤给您的小孙子送过去。”

    岑慧秋知道了薄夜要干什么,立刻红着眼睛说,“好,好……你等我一会,惟惟还爱吃什么?我给他要不做个沙拉吧?对了,那个项链你记得一定要给他啊……”

    “好,我都记得。您别弄太多,会有点乱,就鸽子汤好了。”

    “好,好。”岑慧秋连连应下,过了一会就拎着一个保温便当出来,“路上小心啊。”

    “嗯。”

    薄夜拿着保温桶出门,随后就坐上了车子,直奔白城的唐诗家里。

    这天夜里七点,姜戚他们房子的大门被人敲响,姜戚刷着牙穿着睡衣去开门,门一开看见薄夜站在门外,一张俊美的脸,一身笔挺的西装,手里还拎着一个袋子,差点一口牙膏沫子喷到薄夜脸上。

    “我……我靠……”

    姜戚吓了一跳又差点把牙膏咽下去,冲回厕所咕噜噜漱了个口擦着嘴巴又奔出来,刷地一下立在房门外面,那眼神有些警觉,“你……你怎么来了?”

    其他人都还在房间里,没听见这边的动静。

    薄夜发现来人是姜戚也没多尴尬,反正他和姜戚又没仇,就把手里的保温桶和那个首饰盒往姜戚手里一放,声音倒还是那副低沉磁性的腔调,“我妈晚上惦记惟惟所以炖了汤,你让唐诗一起喝点。那个盒子里是她当初给惟惟准备的生日礼物,帮我转交一下。”

    姜戚瞪大了眼睛,感觉手里的东西有千斤重,不可思议地喃喃着,“你还是薄夜吗?”

    薄夜被姜戚问得发笑,“怎么了?”

    “嘶——”姜戚倒抽一口冷气,“你当初可是对待我们家唐诗毫不留情的,怎么这会儿上赶着对她好?是不是想重修旧好?”

    “是。”

    薄夜大大方方承认了。

    姜戚心里又是咯噔一下,“你……你要造反是吗!东西我收了,你别出现在唐诗的眼里,坏了她的好心情。”

    这句话倒是有点戳人心窝子,薄夜皱了皱眉,刚想说什么,里面的唐诗牵着唐惟走出来,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薄夜。

    唐惟都瞪大了眼睛,以为见鬼了。和薄夜分别后他们就回了白城,薄夜家在海城,怎么又出现在了他们家门口?

    然而震惊归震惊,小男孩还是很冷静又很成熟地喊了一声,“晚上好薄少,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薄夜看了眼姜戚,又看了眼一边的唐诗,还是选择了如实说,“我妈给你和你妈咪炖了点汤,所以我送过来了。”

    就为了一锅汤,特意从海城跑到白城?

    你脑子有没有瓦特了!这是那个狂炫酷拽吊炸天的薄夜会做的事情吗!

    唐惟和唐诗对视一眼,都觉得不可置信,可是薄夜都送上门了,何况还是岑慧秋炖的汤——唐诗没必要和食物过不去,就上前从姜戚手里把东西拿来,低声道,“那替我转告伯母,谢谢她。”

    “好。”

    薄夜看着唐诗收下东西,微微放松,又觉得心酸。

    她是彻底对他没有感觉了,才能够面对他这样自在,丝毫没有一丝抗拒和尴尬,若是换做以前唐诗面对薄夜,肯定竖起全身的刺来防备。

    薄夜心里各种滋味都有,但是他无法形容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唐惟倒是发现了那盒首饰,打开来惊叹了一下,“哇,是送我的吗?”

    “嗯,是奶奶送你的。”

    薄夜看了唐惟一眼,“不要的话就扔着吧也没事,奶奶之前给你订的,一直没找到机会给你。”

    “没关系,是奶奶给我的,我要。”

    唐惟立刻把项链带上。

    可是薄夜想起了自己当初送他的那堆生日礼物,早就化作一片灰烬,被掩埋在垃圾桶里。

    男人喉结上下动了动,原来有了对比,才更觉得讽刺。

    后来送完东西,薄夜说了一句晚安,唐诗和唐惟同时回应了他一句晚安,关上门男人转身离开,背影孤独地像是世界上最后一个人。

    倒是房间里,姜戚关了门扭头看唐诗,随后抢过她手里的保温桶,“正好当夜宵!”

    唐诗笑了笑没说话,几个人坐在餐桌上的时候,韩让都被香味勾了出来,“好呀你们,背着我开小灶。”

    看见鸽子汤的时候韩让愣了愣,“你们哪儿来的夜宵?”

    姜戚神秘地眨眨眼睛,“说出来怕你不信,薄夜大半夜送来的。”

    韩让一拍大腿,明显不信,“你可拉倒吧!薄夜还能特意送汤过来,除非脑子被门挤……了……”

    说到后来他看着唐诗和唐惟一脸真诚的样子,脑子里嗡的一声响,“真的是薄夜?”

    唐惟点点头,“刚走呢,还打了个招呼。”

    韩让大步走过来,上上下下看唐诗几眼,“薄夜这是想干什么啊?走迂回战略吗?话说这汤挺香的,宝贝让我喝一口。”

    “德行。”姜戚笑着勺了一口汤喂到韩让嘴里,大厨师喝完之后点评了一下,“不过不过,高汤入味,相当好喝。”

    “不过——”韩让又立刻转了话锋,“薄夜为什么大半夜给你送东西吃?还横跨了一个城市,这么反常不像薄夜啊。”

    唐诗抬头看着窗外的夜色,喃喃着,“人都是会变的啊……”就像当初她那么害怕薄夜,如今时过境迁,竟然老成到了如此坦然接受地步。

    姜戚原本还在担心唐诗会不会被薄夜感动,这下子看看估计可以放心了。

    唐诗的心都空了,谈何感动?

    薄夜变了,变得懂得尊重和保护,可是唐诗也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唐诗了。

    他们之间,永远都在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