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440章 深夜来访,重回丛林!
    丛铮醒过来花了两天时间,把丛林原来那些谣传说什么丛大当家生死下落不明的人统统揪了出来,甚至包括丛曦的手下都损失了很大一部分。

    丛杉还在住院观察,丛铮的腿脚也还未完全恢复,这天薄夜过来看丛铮,和他说了一下关于如何对于丛曦的计划,除此之外,男人全程都是一张冷漠脸,似乎丛铮对于薄夜而言,也就这点作用。

    丛林和薄家一向都是互相合作的,但是也仅仅只限于互相合作,现在丛林的势力很快分成两大部分,一部分人听从丛曦,一部分人追随丛铮,现在表面上还处于和平相处的状态,丛铮若是想要收回在丛林全部的权利,需要薄夜的帮忙。

    谈了一切之后薄夜站起来,礼数周全姿态优良,还是那个海城高高在上的富家公子,他对着丛铮低沉道,“多谢丛大当家的出手帮忙。”

    “薄夜。”

    看着薄夜转身离开,丛铮控制不住喊了一声。

    薄夜回头,对上丛铮的视线,眼睛微微眯起来,“丛大当家还有什么事情吗?”

    丛铮清了清嗓子,对薄夜开口道,“薄夜,对于唐惟,你……”

    他想问的应该是,薄夜会不会抢走唐惟,让唐惟回归薄家。毕竟丛林还未彻底洗白,不知道薄夜会不会放心让自己的儿子回到一个地下组织去。

    然而薄夜只是淡漠地说了一句,“全看他个人的想法。”

    唐惟若是想回来,他永远欢迎,唐惟如果想去丛林闯,他保驾护航。

    不管他做什么,他都不会阻拦。

    丛铮看着薄夜离去的背影,忽然间觉得眼前的男人似乎也承受了很多常人难理解的痛苦。

    尽管他曾经是个罪无可恕的恶人,可是上帝啊,恶人就不会疼了吗?

    “你……对于唐诗……到底是什么感情呢?”

    丛铮把这个锐利的问题问出来,薄夜的脚步一停,稳稳地停在了丛铮的病房门口。

    是个好问题,他对唐诗是什么感觉呢?

    爱吗?

    不,这种感觉已经凌驾于爱情之上了。爱情都是自私的,付出了什么,就想得到什么。可是薄夜已经没有了这种想收到回报的欲望,他只想,尽自己所能对唐诗好。

    哪怕她是要离开他,他也要好好送她。

    薄夜离去的时候丛铮一个人低着头坐在病床上,像是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

    薄夜临走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丛铮答案,关于他到底爱不爱唐诗,可是所有的一切行动都已经表明了,他爱唐诗,深深爱着,但是这种爱,早就已经没资格说出口了。

    薄夜回到私人别墅的时候,林辞过来报告,“薄少,最近有人……接近红梅山庄。”

    红梅山庄,关着薄老夫人和安谧的地方。

    薄夜眯了眯眼睛,眼里闪过去几丝凌厉,“查查是谁,不要让任何人靠近,也禁止安谧她们对外联系。”

    那就是个天然的牢笼,断掉一切通讯,将她们软禁封锁在那里,那是薄夜给她们的惩罚,也是给自己的惩罚。

    惩罚自己家人对于唐诗造成的一切伤害,惩罚自己当年的软弱和不作为。

    后来薄夜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色,忽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

    “喂,是我。”

    他拨了一个号码,打给另外一个男人,“我这里有点事情想和你谈谈。”

    苏祁在深夜接到一通来电,是薄夜打来的。

    他说有点事情想和他谈谈。

    其实除了唐诗以外,他们应该没有什么共同目的了,只不过恰好一起喜欢上了唐诗而已。所以面对苏祁,薄夜一般都是带着敌意的,哪怕偶尔需要联手。

    倒是不知道薄夜深夜来电到底是为了什么。

    苏祁轻笑了几声,“你过来,还是我过去?”

    “我过去吧,报给我地址。”

    薄夜的声音冰冷,比起苏祁的轻佻尤为不同,“事关重大,没时间和你开玩笑。”

    倒是很少见到他这副急促的样子,苏祁说,“来我家吧,我妹妹和我爸妈出去旅游了,你要是不介意还能睡一晚上。”

    面对情敌还能这么随便也就苏祁一个人了。

    薄夜应了一声好就起身,后来林辞送他到苏祁家门口,苏祁正穿着睡衣等在楼下,嘴里叼着一根烟,幽绿的眼睛闪烁着瑰丽的光泽。

    对上薄夜漆黑的瞳仁,苏祁啧了一声,“眼神真可怕。”

    薄夜径直往苏祁家里面走,随后脱掉外套露出衬衫,他看见苏祁已经在客厅茶几上开了酒放着,连着冰块都已经被盛好装在了冰桶里,男人低笑一声,“准备好了?”

    “知道你深夜找我肯定不是什么小事。”

    苏祁眨了眨眼睛,混血的脸上带着笑容,“说说,什么事?”

    薄夜坐下,回望苏祁,两个同样优秀俊美的男人对视,眼神里摩擦出无数刀光剑影。

    许久,薄夜勾唇一笑。

    薄夜平日里高冷惯了,一般不怎么笑,一旦笑了……就必定是发生了大事。

    “你和安谧是不是曾经有联系?”

    薄夜抿了一口酒,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苏祁愣了愣,随后撑着额头在薄夜面前坐下,浅金色的发丝传过他的指缝,他眯起眼睛,“你查到了?”

    “查到了你当年坐牢的缘由。”

    薄夜冷笑,“苏祁,你当初竟然会为了安谧去坐牢?五年?”

    苏祁的眼睛里出现了一种茫然的情绪,随后他愣了愣,又轻声说道,“年少轻狂。”

    薄夜笑得讽刺,“真可惜,安谧在你去坐牢以后就选择了跟我在一起,然后又设计让唐诗坐牢,我和你,不过是她当时手里的一颗棋子。”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苏祁和薄夜都被安谧骗了,他们都曾相信过这个纯洁的女子,可是后来真相赤裸裸撕开来的时候,才发现他们错的离谱。

    原来所谓的单纯天真,都只是一场伪装。

    连现在的薄夜,都不敢说看清楚了安谧,因为他不知道安谧背后还藏着什么,到底有多少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