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401章 狼心狗肺,孩子无辜!
    小姑娘满脸的担惊受怕,害怕唐诗又失去理智,更害怕自己……被眼前这个瘦弱却有着相当强烈感情的女人针对。

    可是唐诗只是冲她笑笑,“在这里等了多久?”

    小姑娘瑟瑟发抖,“三个小时……”

    唐诗做不到对薄颜有多少关怀,她只能用理智告诉自己,大人之间的恩怨,小孩子是无辜的,可是饶是这样,看见薄颜的时候,她还是会气血上涌。

    “为什么在我这里?不去找你的妈妈吗?”

    “我妈咪不需要我……”薄颜还是在角落里没走出来,只是那眼神,带着渴望,却也带着恐惧。唐惟不会有这种眼神,因为他被唐诗深爱着。

    薄夜往回看了一眼,对薄颜冷冷道,“过来。”

    薄颜以为薄夜要惩罚自己,眼泪一下子出来了,“爸爸,不要……我知道错了,我……”

    她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却习惯性这样道歉认错,来保护自己不要受到伤害。

    唐诗的手指微微抓紧了,她知道心疼安谧的女儿根本就是白费力气,可是看见薄颜这样的表情,还是有些受不住。

    毕竟是当了母亲的人,小孩子这么害怕,长大了也肯定会有阴影。

    薄夜还是那句话,“过来。”

    薄颜颤抖着走上前来,“爸爸,不要打我……我不会再出现在大姐姐面前了……”

    她哭了,被吓哭了,薄夜脸色都变了,“我什么时候打过你?”

    薄颜抱住自己,“妈咪一直打我,还拿烟头烫我,她很凶,根本不爱我……爸爸也是,从来不用正眼看我……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我给你们道歉好不好?”

    她眼泪落下来的时候,薄夜都惊到了,哑着嗓子,“谁……谁说爸爸不喜欢你的?”

    薄颜的的确确不是薄夜的孩子,所以他才一直放任她,只不过因为目前还没和安谧彻底撕破脸,也就由着薄颜叫他爸爸。

    毕竟薄颜还是个乖巧懂事的,薄夜也知道小孩子是无罪的,只是他罪孽太深,无人可以撇清关系。

    “爸爸,你喊我过来不是要打我吗?”

    薄颜瘦弱的脸上挂着泪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把爸爸想的那么坏的,对不起……”

    她惊恐地以为自己又说错话了,对不起三个字成了她唯一的救赎,薄夜不知道安谧到底对薄颜灌输了什么思想,怎么会让一个小孩子变成这副样子。

    唐诗深呼吸一口气,努力使得自己表情变得不再冷漠,“你爸爸不是要打你,喊你是过来让你跟我一起吃东西,对不对?”

    薄夜愣住了,看了眼唐诗的表情,立刻接着她的话说下去,“对,和阿姨一起吃吧。”

    “谢谢阿姨,你真是个好人。”薄颜单纯,人家对她好就感激涕零,泪眼朦胧看着唐诗,“我可以喊你姐姐吗?”

    唐诗心中剧痛,“随便你喊我什么都无所谓。”

    “姐姐是小哥哥的妈妈吗?”薄颜很主动去盛了一碗汤给唐诗,像是要感谢她的收留,一边薄夜看着都觉得有些揪心,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但是薄颜……太可怜了。

    怎么会这样?

    “嗯,是唐惟小哥哥的妈妈。”

    唐诗知道,刚才闹事情的时候,薄颜就在一边看着,她害怕,却不敢说话,只能看着他们暴乱,躲在阴影里发抖。

    “唐惟小哥哥的耳朵没事吗?”

    薄颜小心翼翼说着这句话,怕引起唐诗的反感,“他……流了很多血。”

    唐诗眼眶一红,端着薄颜给她的那晚汤,扯着嘴角,“没事,我相信江凌和他的朋友。”

    “希望小哥哥不会出事。”薄颜难得遇见一个对自己好的人,或者说,不把自己赶走,会对自己有好脸色的人,心里暖暖的,小孩子不懂很多道理,但是只知道一个最简单的——

    那就是谁对自己好,她就对谁好。

    薄颜上前揉唐诗眉心,“姐姐,不要担心。我把耳朵借给小哥哥,小哥哥肯定会好起来的。”

    唐诗的眼泪直接出来了,连薄夜都在一边惊了,薄颜声音稚嫩,智商情商也没唐惟那么超群,只是最简单甚至幼稚的一句话,却令他们两个成年人觉得心里酸涩。

    “替唐惟谢谢你。”

    唐诗情绪稍微平复,“吃点东西吧,你很瘦。”

    “姐姐看着也很瘦。”薄颜觉得自己的人生里终于迎来了温暖,对着唐诗,满眼的渴望和期待,“我们一起吃好不好?以后爸爸带汤过来,我就陪你一起吃。”

    唐诗没忍住,伸手竟触碰了一下薄颜的额头。

    薄夜以为唐诗会相当厌恶安谧的孩子,却没想过她能够接纳她,孩子的心灵是最纯洁的,唯有在长大的过程中会被周围环境和大人一层一层涂上不同的颜色。

    唐诗的心是热的,血是红的,所以唐惟也有着一颗赤子之心。

    薄颜已经被安谧扭曲成了那么容易担心受怕的样子,长大了肯定会更加内向抑郁,薄夜不是没想过,只是一想到这是安谧拿来欺骗自己的小孩,就不想管她。

    可是小孩啊……真的是无辜的。

    就像他当初对着唐惟出气,后来醒悟过来一样。

    听见薄颜的话语,唐诗沉默了半晌,许久才说,“好。”

    薄颜后来陪着唐诗吃了岑慧秋炖的汤,薄夜牵着她出去,后来到了病房外面,蹲下来对她说,“下次爸爸带汤,都由你来帮我和诗诗姐姐一起吃了好不好?”

    “嗯!”薄夜终于肯正视薄颜,只要他眼里能有她,小薄颜一定会去做到,她的爸爸终于不再讨厌她了。

    和薄夜道别,薄颜怀着雀跃的心情到了老夫人的房间里,还没进去就被安谧一把抓住,女人将她的头按着往墙上撞,“你刚刚在和唐诗一起吃东西?你这该死的白眼狼!狼心狗肺的东西!”

    薄颜想叫,半路尖叫声又硬生生停住,叫出来只会被自己母亲打得更惨,她像是一场梦醒,被拖入冰冷残忍的现实里,自己的母亲坐着轮椅撕扯着她的头发,薄颜的眼泪顿时留了满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