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399章 不能出事,耳膜破裂?
    要么滚,要么我和唐诗死在你面前!

    薄夜这句话一出,场面极度混乱,安谧含着眼泪水说,“夜哥哥,你疯了吗!你是不是因为我来了才这么生气?”

    薄夜丝毫没有去理安谧只是看着自己的奶奶,稍微一用力,那刀刃便没入他的皮肤。

    细细的血丝很快顺着薄夜的手腕往下淌,薄老夫人脸都白了,这可是真刀啊!

    “乖孙,你这是要干什么!你居然逼奶奶!”

    “奶奶,不是我逼你,是你逼我!”

    薄夜眼眶血红,“您今天上门这样对待唐诗母子,您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拼尽一切要把好的东西补偿给他们,而你两个巴掌轻轻松松毁掉了我一切的努力!”

    他几乎是嘶吼,要吼穿自己的灵魂。

    薄老夫人不可置信盯着自己的孙子,“夜儿,你和奶奶做对?你是不是不把奶奶放在眼里?”

    “你眼里有我吗?”

    薄夜犀利反问,“你眼里只有薄家,你巴不得薄家上上下下都听你的话,你就没把我当人过!”

    江凌看着这个状况,转身就去找身强体壮的保安,上前就把薄老夫人往外轰,“都赶出去!他妈的,当我们是软柿子?”

    “你算什么东西!”薄老夫人被人赶出去还是头一次,“我告诉你,我年纪大了,你敢动我一下,就是欺负老人!”

    “我可去你妈的吧!”

    江凌就差没一巴掌上去了,口不择言怒吼,“你这老不死的没看见把自己亲孙子逼成什么样了吗!薄夜在流血啊!年纪大就在家里好好呆着安度晚年,出来找死是活够了吗!”

    薄老夫人气得胸口剧烈哆嗦,紧跟着两眼一翻,被江凌骂得整个人往后倒,安谧尖叫一声,“奶奶!”

    安谧使劲转动轮椅,大喊着,“奶奶,奶奶!”

    见奶奶没反应,安谧转头对着江凌道,“你怎么能这样!奶奶年纪大了,你不会让让她吗!”

    “让让?”

    江凌眯眼笑,“不好意思,我要有这份宽宏大量的心,我他妈早拯救世界去了!你该庆幸你现在是个残疾人,老子不打你!否则老子把你打残!”

    江凌可没薄夜那么多顾忌,他也不斯文,唐惟这小王八羔子,平时他们爱逗他玩是他们的事儿,谁要敢欺负唐惟,就是在挑衅他们!

    薄夜好不容易有个这么天才的儿子,让自己亲奶奶打了,这能忍吗!身为薄夜的好朋友,江凌都觉得自己要被气到喷火了!

    安谧扶着薄老夫人,喊着,“送奶奶去检查啊!”

    “把她们拖出去!”

    没想到江凌的态度还是这么恶劣,安谧把求救的眼神投向薄夜,“夜哥哥,这是你的亲奶奶,你怎么能看看她晕过去?”

    薄夜将刀子哐当一声丢在地上,那声音激得安谧自己浑身一个寒颤,男人上前,薄老夫人被一群医护人员带去了外面,就剩下安谧一人脸色惨白。

    薄夜那只流血的手不顾伤口刺痛,上前直直抓住了安谧的衣领。

    那鲜血顺着手往下滴,滴在安谧的衣领上面,开出一朵鲜红的艳梅。

    他用尽力气一字一句,对着安谧说,“不要再试图挑战我的耐心,我不想连对你最后一丁点怜悯愧疚也失去了。”

    一句话,安谧脸色煞白!!

    薄夜说这种话的意思是什么?他难道都知道吗?都知道她的别有用心吗……

    后来安谧也被人推着走,走的时候嘴里还哭喊着,“夜哥哥,不要这样,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看我,可是我没有,我对你真心一片——”

    “还他妈真心——!骗鬼去吧!”江凌见她被推出去,一脚踹上了门,今天绝对是他爆粗口爆的最多的一天。

    后来他转身回来,带着另外一拨医生,看着被薄夜又圈在怀里的唐惟和唐诗,脸色都变严肃了,“我找好朋友给儿子动手术,唐诗上床,处理伤口,快,把唐惟带去抢救室!”

    唐惟的耳朵传来剧烈的刺痛感,他皱着眉毛,那种感觉仿佛有钢针从自己的耳膜刺进去直接扎入脑子,小孩子疼得脸色惨白,不停的流眼泪。

    “妈妈,我疼……我疼……”

    他伸着手胡乱地抓着人,唐诗被人打了镇定剂昏睡过去,听不见唐惟的喊声,他哭着,全身疼的抽搐,因为耳朵疼所以去捂耳朵,可是没想到捧了更疼。

    小男孩直抽冷气,“妈咪,我耳朵好疼啊……我脑子也疼……”

    耳朵连着脑子,薄夜看着唐惟耳边流下来的血,整颗心像是被人揪在一起,唐惟无助地喊着妈咪,他就把自己一把抱过来,狠狠搂在怀里,“爸爸在,妈咪没事……”

    唐惟哭得泪眼朦胧,抓住薄夜胸口的外套,男人手上的鲜血和他耳朵里滴下来的血融在一起,那模样有些触目惊心。

    唐惟失了理智,终于失去坚强的铠甲,在薄夜的怀中痛苦地寻求依靠,“爸爸……我真的好疼,我耳朵一直都在叫,嗡嗡叫……”

    薄夜眼睛都红了,抱着唐惟的手在发抖。小男孩骨头那么硬,平时从不喊他一声爸爸,现在这声爸爸等于把他的心都喊碎了,“没事,爸爸在,爸爸不会让你耳朵出事的……”

    薄夜站起来抱着唐惟狂奔,“江凌!你那个医生朋友呢!”

    “来了来了!”

    江凌带着自己好朋友冲过来,身后小护士也推着一台床,“快把孩子放上来,这不能耽搁!”

    “老夜你等着我们,我肯定不让唐惟的听力受损。”

    江凌拜托了自己的好朋友,那个医生披着白大褂推着唐惟进了抢救室,随后薄夜晃着神看着江凌,那眼神让江凌都觉得痛。

    “唐惟那么可爱,就像我半个儿子一样,我不会让他出事的,你先跟我去处理自己手上的伤口好吗?”

    薄夜不依,“唐诗刚睡下,我要等她醒来……”

    “唐诗的精神状况也要慢慢调节,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江凌有些着急,看着薄夜手腕上不停涌出的血,“你最近心力交猝,也要注意休息。唐诗的情况我们等下制定计划来解决,心理上的毛病只能褪去,不能根除。稍微一刺激,就会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