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390章 为何在意,为何愤怒?
    叶惊棠大概是没有想到会从姜戚嘴巴里听见这句话。

    男人的瞳仁缩了缩,随后不可置信看着姜戚的脸,他说,“你再说一遍?”

    姜戚站在韩让伸手,死死抓着韩让的胳膊,像是生怕叶惊棠做出什么伤害韩让的事情。

    这种表情着实刺伤了叶惊棠,曾经只会为了他奔波游走的女人,现在在他面前……站出来保护另外一个男人。

    她眼里的害怕分明还那么明显,可是却还是强撑着站了出来。

    她可以为了韩让做到这种地步吗?

    叶惊棠感觉像是被人打了一耳光,姜戚的这种行为,竟让他有一种颜面无存的错觉。

    那是属于他的人,怎么能为了别的男人担心?!

    叶惊棠上去抓她,可是被韩让迅速地伸手抓住,两个男人对视的时候,那些为现金账的情绪一触即发!

    韩让死死皱着眉,身后的唐诗和丛杉也都站了起来,看样子今天这场争锋已经无法避免,韩让死死挡住叶惊棠的手,将姜戚拦在身后,那目光从未有过的凶狠。

    韩让平时带着江南的书生气息,温暖又让人放心,从未有过这样的气势,但他此时此刻却没有一丝胆怯,“叶惊棠,你不要再逼她了!”

    逼她?

    叶惊棠笑了,“我逼她什么了?当初是她自己巴拉巴拉腆着脸在我屁股后头转,我怎么逼她了?”

    这种带着羞辱性的词语,让姜戚红了眼睛,韩让皱着眉头,“你闭嘴。”

    叶惊棠狠狠推开韩让,朝着姜戚走去,姜戚退后几步,身边唐诗出声喊他,“叶惊棠。”

    叶惊棠站稳了,双手插兜,那双淡漠的琥珀色瞳仁里划过一些令人觉得心惊的情绪。

    他说,“薄夜追你来白城了。”

    唐诗脸色一白,“你拿薄夜来恐吓我,有用吗?”

    叶惊棠上去抓姜戚,女人尖叫一声,“你别过来。”

    “姜戚,不想我对付韩让和唐诗,你就尽管反抗我。”

    叶惊棠冷笑,“我不会给你留面子,机会就这一次,自己挑。”

    姜戚哆哆嗦嗦看着叶惊棠,她眼眶红了,但是强忍着没哭。

    “你是不是很喜欢这样逼我的感觉?”

    叶惊棠没说话,无声沉默。但是那眸中的杀气,足以把姜戚千刀万剐。

    姜戚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当初推她离开是他,现在……用尽一切让她回来的也是他。

    她鲜血淋漓,该要如何承受这些刺激?

    姜戚摇摇头,韩让从后面按住叶惊棠的肩膀,男人的声音越来越冷,“我倒想看看你想怎么样对付我?”

    丛杉站在唐诗的背后,仿佛是唐诗无声的后背。

    叶惊棠看见丛杉的时候,那表情终于有了裂痕。

    丛杉面瘫冷漠,可是叶惊棠却不是这样无动于衷的神色。

    他死死皱着眉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丛杉盯着叶惊棠,依旧是那张天塌下来都不皱一下眉头的脸,“与你无关。”

    叶惊棠眯眼狠狠笑了笑,“丛林已经打算把你驱逐出去了?”

    丛杉的手指握紧。

    叶惊棠冷笑,“不过是一条狗而已,你怕不是被人追杀到这里来的吧?”

    丛杉眼神一动。

    唐诗有些错愕,突然之间传达出来的信息量太大,她有些无法接受。

    丛杉站在那里,如同一尊雕像。

    唐诗没管,倒是姜戚又嚷了一声,“你少在这里攻击别人,过年的时候你进门来做什么?你就是想羞辱我们吗?”

    叶惊棠转头掐住姜戚的脖子,韩让一看直接怒了,从背后直接出手,叶惊棠直接把姜戚强行塞进自己怀里,像是一只守卫自己领地的野兽,“滚!”

    姜戚尖叫一声,场面迅速混乱!

    这个时候唐惟喊了一声,“都不要动!”

    叶惊棠和韩让的动作都一怔。

    那个小男孩站在中间,眸光里一片血腥,“你们到底想闹什么?”

    大家都没想过这个小男孩会在这种时候站出来,他们一群成年人,被一个小孩子这样看着打闹,竟像是一场笑话。

    唐惟握着拳头,看着叶惊棠,“叶惊棠叔叔……你是来祝贺我们新年快乐的吗?”

    他选择了直接出声问叶惊棠,那眸子里带着直白又坦诚的质问,让叶惊棠一惊。

    唐惟深呼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戚戚姐姐很难过,你看不出来吗?”

    叶惊棠被唐惟这句话逼得浑身一震。

    姜戚很难过,他看不出来吗?

    他看得出来,他当然知道姜戚痛苦,可是……可是她怎么能为了别的男人和他作对!她痛苦是因为她不想伤害到别的男人!

    叶惊棠深呼吸一口气,不肯认输,抓着手里的姜戚不肯松开,“唐惟,大人的事情……”

    “您的意思是叫我不要插手。”唐惟睁着那双澄澈透亮的眼睛,“那如果我们今天不让您带戚戚姐姐走呢?”

    叶惊棠对上唐惟的眼睛,“就凭你?”

    “不,我们。”

    唐惟语气沉沉,“我并不想和你多说什么,因为显然现在的您已经失去理智了。可是叶惊棠叔叔,您想过吗,您带姜戚姐姐走,要她做你的什么?”

    做你的什么?

    叶惊棠瞳仁缩了缩,他要姜戚做他的什么,情妇吗?

    唐惟将叶惊棠一瞬间的失态收入眼底,轻轻叹了口气,“您只不过想得到,想占有。叶惊棠叔叔,我不是不赞同您把戚戚姐姐带走。如果你待她能比韩让哥哥待她还要好,我不会插手。”

    他的声音稚嫩,语言描述也是小孩子的措辞,可是字里行间的意思,却无比直白。

    “戚戚姐姐因为你,哭了很多次,在夜里。”唐惟轻声说着,“我没睡的时候,都能听见。叶惊棠叔叔,您爱姜戚姐姐吗?您知道她对于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这些话从来没有人问过叶惊棠,可是当这些问题被人直白摊牌在他面前的时候,男人沉默了。

    他无言以对。

    他要带姜戚回去,回去做什么?他想把姜戚关在身边,图什么?

    姜戚……姜戚这么在意别的男人,他为什么会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