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387章 为何帮我,我很危险。
    丛杉看了眼自己腰上的伤,手去触碰了一下,鲜血立刻沾染上他的手指。

    男人皱着眉头,正巧这个时候,唐诗从外面拿了衣服过来,拉开一条缝把手伸进来,“给你。”

    是韩让的外套。

    丛杉嗓音低沉,“谢谢。”

    “没事。”唐诗把门关上了,她声音从门外传来,“你下次……不要这样突然出现。”

    毕竟,这样影响不大好。

    丛杉淡淡应下,此时放在一边洗手池上的手机震动,他打开来看了一眼,是他的手下发来的简讯。

    头儿,逃出去了吗?

    头儿,最近不要回海城,有人要暗杀你!我们一个兄弟被抓了,千万别回来!

    头儿,安全回家,不要管我们!

    丛杉看着他手下发来的最后一排字,眼神深了深,腰处传来的痛意让他回神,外面唐诗皱着眉头,“我怎么闻到了血腥味?”

    丛杉立刻脸色一变,把手机放回去,开了冷水直接打在他伤口上,鲜血被冲刷,连带翻出鲜嫩的皮肉,丛杉闷哼一声,唐诗说,“你在里面摔了?”

    “……没有。”丛杉沉默,“我没事,你出去吧。”

    “哦好,晚上给你整理一个房间。”

    唐诗敲了敲外面的门就算打过招呼,随后走出去,过了一会唐惟走进来,他轻声喃喃,“丛杉哥哥?我可以进来吗?”

    他不喊他小舅舅了,换了个方式喊着丛杉哥哥,让丛杉愣住了。

    唐惟把他的沉默当成了默认,小孩子从外面悄悄推开一条缝,看到了正在洗澡的丛杉,由冷转热的水从淋浴喷头下面喷洒出来,丛杉站在那里,脚下……一片淡粉色的血丝蔓延。

    唐惟进来后关上门,手里拎着一个医药箱。

    丛杉蹲下来,他的脸被水打湿,蒸汽下那张脸有些白得过分了,“你怎么来了?”

    “因为我想到你可能受伤了。”

    唐惟往前几步把医药箱打开,“没关系,大家都是男孩子,你不要害羞。”

    “……”丛杉心说唐惟倒是想的蛮开的。

    “你在浴缸边缘坐着。”唐惟使唤他,“我带了消炎药和新的止血纱布,我帮你换一下。”

    丛杉沉默,将自己的伤口彻底暴露给唐惟,小孩子手脚麻利地趁着从上面洒下来的热水给他重新清洗了伤口,随后丛杉关了水龙头,将身体擦干。

    唐惟又给他喷了杀菌消毒的药水,那刺痛让男人死死皱起眉头。

    “你是被追杀了,所以才偷偷逃进这栋房子的对不对?”

    唐惟像是看透了一切,伸手在他伤口处按压,将他一些结块的血挤掉后,紧接着挤了一些药膏上去。

    “你这伤口不能随便去医院看,不然会暴露。”唐惟轻声说着,手下动作依旧是有条不紊的,“我知道你不是我的小舅舅了,丛杉哥哥。”

    丛杉伸手在唐惟的头顶上按了按,嗓音嘶哑,“抱歉。”

    “你不必说抱歉。”唐惟睫毛颤了颤,“你和妈咪一起来骗我也是怕我伤心,我能理解。”

    唐惟看着丛杉的伤口,“被谁弄得?是那个叫丛曦的男人吗?”

    “嗯。”丛杉没有逃避,面对唐惟的成熟,他选择了坦白,“抱歉牵连到你们了。”

    “不算牵连。”

    唐惟抬头看着,“别让我妈咪知道你受伤了,她只会傻傻担心,然后让你多留几天。”

    “我知道。”

    丛杉声音艰涩,唐惟想的很明白,唐诗若是留着丛杉多住几天,就很有可能被暗杀的人追上,影响到唐诗的人生安全。

    在唐惟的人生价值观里,自己的妈咪唐诗是排第一的。

    所以他对丛杉说出这种话,其实意思就是,不要待太久,伤好了就赶紧走,尽量别拖累我妈咪。

    丛杉听懂了,却也无从反驳。

    唐惟拿着纱布在他腰上绕圈圈,他的手法显然很娴熟,“你以前自己也弄过?”

    “不,这是第一次。”唐惟淡淡地回答,那淡漠的表情竟然有几分像薄夜。

    毕竟是父子,连性子里的冷静理智也是一样的。

    “我记得我之前就和你说过。”

    终于重新包扎好,唐惟拿着记号笔在上面画了个爱心,这孩子的恶趣味让丛杉有点想笑。

    “我说过,出去了之后,不管是生是死,都不要再和我们联系。”

    上次机场里他帮助逃跑的那个人,就是丛杉。

    唐惟抬头,“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的身份很危险。所以我才说你不要来找我们,离我们越远越好。你这种人在我们身边,太不安全了。我打个比方,若是你的存在威胁到了妈咪,能保护得了她吗?”

    他的话直白到了可以称得上是残忍的地步。

    丛杉沉默。面对唐惟的直接,他说不出一个字。

    “因为你救过我们一次,所以我才会选择帮你。”唐惟站起来,整理着那个医药箱,给他翻出几片消炎药,“晚上睡觉记得吃,别让伤口碰水感染。”

    丛杉接过去,喉结上下动了一下,目光里有些复杂的感情,“既然知道我危险,唐惟,你为什么一边赶我走……一边又要帮我处理伤口?”

    他在用和自己一样的男人的口吻与唐惟交流。

    小男生抬起头来看了丛杉一眼,毫不犹豫地说道“因为我妈咪相信你,所以我帮你。”

    唐诗的喜怒哀乐就是他行事的所有理由。

    丛杉扯着嘴角笑了笑,“唐诗若是知道你这样,肯定会很开心。”

    “不,别让她知道,千万别。”

    唐惟轻声呢喃,“我如果要保护她,只需要站在暗中就够了。我妈咪什么都不用做,也什么都不用懂。她一旦知道了肯定会担心,而我想要的,是她一世天真。”

    小男孩过于早熟,心思缜密,在阴影里筑起坚强的围墙,替唐诗挡住了所有风霜雨雪的侵袭。

    丛杉忽然间明白了唐惟眼里那种沉重而又浓烈的情绪叫什么。

    那种情绪,他曾经和薄夜惊鸿对视的时候,也在他眼里看见过。

    它的名字,叫做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