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386章 你去哪了,突然出现?
    姜戚愣住了,大抵是没想过能从薄夜嘴巴里听见这种话,可是回过神来她又忍不住讥讽,“现在说的跟正人君子似的,当年做的事情可是不配为人。”

    薄夜的瞳仁缩了缩,对她的挑衅没有选择回击,后来他离开了,姜戚看着薄夜离去的背影,拳头死死攥在一起。

    她,不会再让唐诗从薄夜那里受到一点伤害!!

    后来姜戚一个人回到位置上的时候,唐诗坐在那里,看她回来,疑惑道,“你刚刚去哪了?”

    姜戚刻意隐瞒了薄夜的事情,“我去买单了。”

    “你抢着跟我买单干什么,哎。”唐诗眉头皱起来,“我们俩还分得清楚。”

    “亲兄弟也要明算账嘛,我请你一次,你下次请回来不就好了。”

    “那行,夜宵我请。”唐诗笑笑,外面雪停了,两个女人走出去欣赏了一会雪景,姜戚忽然想起来什么一般,问了一句,“你和丛杉还有联系吗?”

    丛杉?

    唐诗像是陷入了回忆,轻声喃喃着,“好久没见到丛杉了。”

    他消失已经很久了。

    说到这个,唐诗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脖子上的挂坠,脑子回响起丛杉那天抱着她在她耳边的话语。

    “我的时间不多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唐诗。”

    可是现在呢?那个对她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男人去哪了?

    她的确开始渐渐走入正轨了,偶尔薄夜的出现会搅乱她一池平静的心水,可是除此之外的生活都在稳步前进。

    丛杉被她遗漏在了过去的回忆里。

    唐诗垂下眼睛,“某天肯定还会再遇见的。”

    唐诗没想到这天突然间就来临了。

    这正好是除夕夜那天,再过一天就是春节了,小区里面挂起了红灯笼,楼道门口也贴了喜联,一片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气氛。

    这天傍晚韩让带着姜戚出去购物,说是要买一大堆年货。唐诗看着韩让期待的眼神,知道韩让这是第一次和喜欢的女生在一起过年,也不好意思挡在他们中间当电灯泡,干脆找了个理由说自己不去了,让他们俩单独出去。

    姜戚也没多想,以为唐诗身体不舒服,唐诗顺着这个理由也编了下去,看着他们俩走,唐诗关了门,唐惟在身后问道,“你是故意制造戚戚姐姐和韩让哥哥独处吗?”

    “小机灵鬼。”唐诗捏了捏唐惟的鼻子,“对的,妈咪去房间里休息一会,晚上一起过除夕夜。”

    “好!”

    两个人各自回房,许是因为暖气开的太足的原因,唐诗回到房间里,被暖洋洋的空调一吹,玩着手机就觉得有些困,想睡觉。

    她也的确是沉沉睡过去了,睡着的时候感觉身边仿佛有什么动静,但是韩让家里的装修太舒服,她也没多想。

    结果一觉睡醒的时候,唐诗猛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躺在自己身边这个突如其来的闯入者……

    冷白色的脸,漆黑坚硬的发,轮廓分明的下巴。

    身材劲瘦又不算柔弱,他就这么穿着一件白t躺在唐诗身边,额前刘海或许是许久没有打理,有几缕垂下来,落在他眼前。

    唐诗愣住了。

    她沉默了几秒,啪的一下一巴掌甩在男人脸上,丛杉一个没防备被人从梦中打醒——被耳光打醒。

    唐诗下手不重,或许只是为了轻轻警告他,但是丛杉清醒得很快,那眸子里原本有一团雾,迅速散去,看着眼前的唐诗。

    唐诗觉得有些不真实。

    前几天还在和姜戚聊到丛杉,说他不知所踪,现在丛杉居然……居然在小年夜这天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了她家里!

    还是在她的床上!

    她是在做梦吗?

    唐诗指着丛杉,“你是谁?”

    丛杉看了眼唐诗,不戴眼镜的他有一张和唐奕相似的脸,只是那眼神截然不同。

    丛杉的眼神太冷了,和薄夜那种身处高位的冷漠果决不一样,他的人不带一丝人气,如同机械——无机物质一般的冷。

    丛杉看着唐诗的脸,“你记忆还没恢复好?”

    他的线人不是说唐诗已经恢复记忆了吗?

    唐诗确认了眼前这人的确是丛杉,只是……他怎么出现的?怎么来的?

    丛杉像是看懂了唐诗的疑惑,指了指唐诗的落地窗,“我翻进来的。”

    “……”唐诗沉默,她忘了好像眼前这个丛杉的确身怀异禀,比上次从她那个高的病房跳下去也没出事。

    估计是学过跑酷吧?

    唐诗理了理头发,“你怎么想到来找我?之前怎么不来?”

    他那一阵子都是消失去哪了?

    丛杉看着唐诗的脸,声音嘶哑,忽然间将她拥入怀中。

    男人带着疲惫的嗓音在耳畔,“过年了,想来看看你。”

    这个理由让唐诗心中一动,随后又从他怀里脱身,“对了,你之前给我的项链……”

    “不要摘。”

    丛杉语气快速冰冷,“不管遇到什么事,千万不要摘。”

    唐诗被他的严肃吓了一跳,随后回过神来,“话说你怎么在我房间?”

    多尴尬呀,一觉醒来一个大男人在她床上睡觉。

    丛杉垂了垂眼睛,“因为别人我都不认识……或者不熟。”

    这房子也是韩让的,他偷偷爬进来,估计会被当小偷。

    只是什么事情,非要让他这样偷偷摸摸?

    唐诗叹了口气,“我和韩让说一声。如果你要和我们一起过年,就留下来住几天吧。去洗个澡?”

    “嗯。”丛杉起身,直接往唐诗的浴室走,唐诗出门帮他拿韩让的衣服穿,顺路给韩让打了个电话,不过略过了丛杉是偷偷进来这点。韩让也大方,既然是唐诗的朋友,住几天也没事。

    浴室里,丛杉脱去上衣,劲瘦的腰部缠着厚厚的绷带。

    男人皱着眉头,像是强忍着什么似的,一圈圈解开,到了里面几层的时候,已经有淡淡的粉色渗出来。

    丛杉眼神一暗,揭开最后一层纱布,鲜血淋漓一个刀疤暴露在空气里,流血还未停,十分狰狞可怖。

    想来他刚才脸色那么白,大抵也有失血过多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