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384章 三重白雪,谁不识君。
    他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回过神来,不远处唐惟和韩让两个人懵逼看着他,唐惟结结巴巴,“薄……薄少?!”

    他怎么还没走!

    韩让也吓了一跳,看着那些雪泥从薄夜脸上零零碎碎掉下来,这下他的表情可真是变得像是覆着一层冰一样,又冷又渗人。

    韩让缩缩脖子,“你怎么在这里?”

    薄夜伸手进车窗,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自己的脸,随后看着韩让说道,“我为什么不能来?”

    韩让小心翼翼,“没伤到你吧?”

    结果韩让话音刚落下,刚才那雪球砸唐惟的那个小妹妹又是一团雪,噗嗤一声砸在了薄夜的脸上。

    薄夜:“……”

    韩让和唐惟站在原地又怕又想笑,最后没忍住,两个人直接往后一摔倒在雪地上大笑。

    薄夜:他的刀呢?他想砍了熊孩子!

    结果那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女孩还颠儿颠儿走过来,抓着薄夜的衣摆,“漂亮哥哥为什么站着不玩?快过来一起呀!”

    薄夜还没回神的时候,就被这个小女孩拉着拽进了人堆里,无数雪球劈头盖脸砸过来,他一个大男人一时之间竟然躲闪不及,唐惟看着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薄夜现在被一堆小孩拉扯着,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想笑。

    薄夜抬头的时候,远处韩让大着胆子冲他砸过去一个结结实实的雪球,嘴里还喊着,“看招!”

    薄夜懵逼了,闪开之后反应过来,“你要跟我对打?”

    韩让团着雪花,把它们在手里挤压成别的形状,唐惟也在一边帮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嘴里念念有词,“替唐诗砸你这个大渣男。”

    薄夜愣住了,“你说什么?”

    “我说——”韩让猛地又是一下,跟小孩子似的幼稚,雪球直冲薄夜的背后,“替唐诗教训你这个渣男!”

    薄夜这下子再没装什么矜持,直接也从地上掏了一把雪还击,韩让像是终于找到了发泄点,和唐惟两个人开始疯狂攻击薄夜。

    唐惟因为个子不高结果在雪堆里一下子摔倒,满脸都是雪,薄夜没有顾忌直接上去抱他,韩让在一边笑得整个人都在哆嗦,“哈哈哈!唐惟,你那么小一只摔下去,直接陷进去不见了!跟人家家里的狗出门玩雪跳下去一样!”

    唐惟被薄夜抱在怀里,男人替他擦了擦脸,“没磕着吧?”

    “没事,放开我。”

    在外人面前丢脸了,而且还是在薄夜面前!

    唐惟整张脸都通红,气不过,随便抓了一把散雪挥向韩让,“不许笑!”

    韩让一边跑一边躲,丝毫不顾及薄夜也在场,后来三个人变成了一堆人大战,整整玩了快一个小时,一群人倒在雪地里大喘气。

    雪已经积起来厚厚一层,而且还有加大的趋势,不停地飘落下来,唐惟躺在韩让身边,“好累啊,可是好开心。”

    韩让回头看了眼回车子里休息的薄夜,总觉得今天的薄夜也难得放下架子玩这么开心。

    “你和你爹地矛盾怎么样了?”

    韩让轻声问道。

    唐惟皱着眉头,“就这样,没必要提。”

    看来孩子心里某些念头还是根深蒂固的。

    韩让叹口气都呵出了白雾,可见天气的确是冷,大家都冻得鼻子通红,“他最近改变挺大的,又是澄清又是公开道歉的。今天特意过来看你们的吧?”

    “我不知道。”

    唐惟仍旧是闷闷地回答,“我不知道他过来干嘛的,反正跟我也没有关系。”

    薄夜改变了又能如何呢?

    他是想重新把唐诗追回去吗?

    重来两字,谈何容易?

    除非时光倒流,他所作的那些伤害都彻底不存在。

    韩让看了眼薄夜,作为男人,他如今的所作所为值得韩让肯定。但是同样,他的过去,依旧不值得被原谅。

    后来大家倒在雪地里滚来滚去又闹了一会就上楼,上去的时候,薄夜从车子里掏出一把伞,撑着伞在唐惟身后,把他送去了楼道门口。

    唐惟转身抬头,看见伞的大半部分都在他头顶,薄夜肩膀上已经有覆盖上一层薄薄的积雪。

    唐惟淡漠,“谢谢。”

    薄夜送了唐惟进去,随后自己回车里,韩让看着他这样又寂寞又可怜,就问了一声,“现在下大雪,回去海城的路估计禁止通行了,你晚上住哪里?”

    薄夜依旧是不动声色的样子,仿佛天塌下来他都无动于衷。

    男人只是深沉地说,“随便找个地方住。”

    韩让又多嘴问了一句,“你过年不回薄家?”

    薄家两个人,让唐惟有些不舒服。

    “不回了,今年过年不回去。”

    唐惟觉得接下去这个趋势,韩让没准善心大发邀请薄夜上来坐一坐,那他妈妈不是要尴尬死!

    于是赶紧拽着韩让进电梯,一边走一边道,“那薄少晚上注意安全。”

    说完头也不回地进了电梯,门,慢慢关上了。

    韩让进去叹了口气,“怎么觉得他现在这样来找你们,怪可怜的。”

    “可怜什么可怜。”

    唐惟的眼里没有一丝心疼,“不过是自作孽不可活而已。”

    韩让没去想电梯外面的薄夜是什么心情,回到家里的时候唐诗和姜戚窝在一起看韩剧,他们说,“怎么之前不下来一起?”

    “诗诗说薄夜在楼下。”

    姜戚理了理头发,“那我就不想下去了,我嫌恶心。”

    韩让又看了眼唐诗,“你呢,你也不想看见薄夜?”

    “我要是想见,我老早就下来了。”唐诗大方地笑了笑,“不过你俩和他玩得挺开心的。”

    唐惟脸都红了,“没有!只是碰巧,我没想到他也会在。”

    韩让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后来人多了,也没管太多,反正我们也没跟他交流什么。”

    唐诗站起来,走去自己房间的落地窗边,又撩起了窗帘。

    薄夜收着伞在车边,肩头和头发上已经有了积雪,他看样子今晚离不开海城了,得找个酒店开房。

    那一刹那,唐诗在4楼看他,薄夜竟然也抬起头来,正好和唐诗对上。

    男人于风雪之中定身立影,穿着米白色风衣,身姿斧劈天地间白茫茫一片。

    除却君身三重雪,天下谁人配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