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383章 打雪仗吧,当场打脸!
    那是一袋还冒着热气的星巴克。

    唐诗看着那袋东西,只觉得原本一杯星巴克的重量现在仿佛有千斤重。

    薄夜觉得现在看见了唐诗,所有压抑的心情都跟着舒缓了。在家里薄老夫人天天都阴阳怪气地指桑骂槐,他不想在那个家中待下去。

    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去找唐诗,他对自己说,唐诗身边,一定很温暖吧?

    薄夜把东西塞进唐诗手里,随后道,“你上去吧,小年夜,我过来看看你。”

    我过来看看你。

    有什么好看呢,薄夜,我们都这样了。

    唐诗牵强的笑,接过他给的咖啡,她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欠了她的人是他,她不管用什么态度,都不算过分。

    唐诗转身上去了,薄夜看着她穿着厚厚羽绒服的背影,眸光幽长。隆冬时节,寒风在他眼里席卷起片片雪花,下雪了。

    唐诗也察觉了,进入楼道的前一秒抬起头来,正好有小小的雪花落在她眼里,一片一片,异常漂亮。

    这是白城隔了好几年下的第一场雪,唐诗上去的时候,头发上还有白白的细碎雪花,她拉开门对着唐惟说,“惟惟!下雪啦!”

    唐惟还在和姜戚下围棋,一听下雪了跳起来,小孩子还没见过雪花,记忆里冬天只有冷,听外地的同班同学说,他们老家每年都下雪,雪积得超厚还能堆雪人,就特别羡慕。

    现在白城也下雪了!

    唐惟大喊着,“那我要下楼!”

    “等一下再下去,现在刚刚开始下雪呢。”唐诗笑着摸了摸唐惟的头,“我们过一会,带着东西下去打雪仗吧。”

    “哟,下雪啦?”

    尤金和克里斯撸着袖子,“我和你说,我小时候在国外,就经常和我哥打雪仗,我俩对着干,邻居都会遭殃。”

    “那好呀,待会大家一起下去玩雪吧。”

    韩让在那里笑,倒是姜戚喘了口气,“还好唐惟不玩了,不然这副棋我又要输了。”

    “唐惟这么厉害?也不知道遗传谁的,小小年纪懂这么多。”克里斯看了棋局一眼,“哟,布局挺大的,姜戚你玩不过唐惟的,快点认输吧。”

    姜戚这个无赖,下棋输了就开始赖账,把棋子统统都推乱了,“我不管!我不管!”

    韩让在一边宠溺地笑,一家人都喜气洋洋的,倒是唐惟看着唐诗走到房间,轻声问道,“你怎么上来一趟,手里多了一杯咖啡?”

    原本别人都没在意,倒是唐惟注意到了。

    唐诗喝了一口,随后拉开自己房间的落地窗看楼下,有男人站在飘飘荡荡的雪花中,那些雪花不断落下去在他头发上,还有的黏在他细长的睫毛上。

    他似乎也在抬头看唐诗。

    站在飞雪中央,眼神无情冷漠,如同一波古井,雪粒从他肩膀上滑落,那场面竟然有一种无法形容的落寞美。

    仿佛那幅名画独钓寒江雪的意境,全天下,飞雪三千,皆他一人。

    唐诗拉上了帘子,随后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拉着唐惟的手,“薄夜过来了。”

    她选择了对自己的儿子坦白。

    唐惟一愣,“薄少过来了?”

    他第一反应也是薄夜大老远跑来干什么。

    “他说是来看我们的。”

    唐诗转头,把视线从窗户上挪开,“不过我也不是很懂,他为什么突然间要来看我们。”

    唐惟看了眼唐诗手里的咖啡,“他给你买咖啡了?”

    唐诗喝了一口,“要不要试试?”

    唐惟撇撇嘴,“你怎么想的这么开。”

    “日子是我自己在过,我过得舒服就好了。”

    唐诗弯下腰来看着唐惟的脸,“惟惟,如果妈咪有朝一日做了你不能容忍的事情,你会选择原谅妈咪吗?”

    唐惟愁着眉头,“好端端地提这个做什么。”

    唐诗笑笑,“没事,就说说,走,去客厅吧,等会下楼打雪仗。”

    说完她倒是比唐惟先一步站起来,随后往外走,唐惟等到唐诗走出去后,偷偷掀起窗帘的一角,看见了楼下靠着车抽烟的薄夜。

    男人低着头偏着半边脸,倚着车子外面,眸光淡漠,像是从未有过一丝的执着。

    浩浩荡荡的雪花在他身边落下,唐惟盯着他看了几秒,随后将窗帘放了下去。

    一个小时后,唐惟实在没忍住,换上棉袄对着韩让道,“我们下去打雪仗吧!”

    “行啊。”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了,这样看来,明天都有可能造成交通堵塞。

    “我觉得这次春节挺好的,瑞雪兆丰年啊。”姜戚喝着可乐,“臭小子等等我,我穿上棉鞋和你一起去!”

    “快点!快点!”唐惟在原地蹦蹦跳跳,“我要下楼!妈咪你来吗!”

    “我等一下吧。”

    唐诗怕万一下去薄夜还是在,那多尴尬啊,她还是慢点下去吧。

    于是韩让带着唐惟率先冲了出去,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男人蹭的一下在门口消失,姜戚一只鞋子还挂在脚尖上没来得及穿,哐当一声掉下来。

    她骂道,“妈的,说了等我,居然直接走了!”

    唐诗笑了,“他们爱玩啊,男人不管到了多大的年纪,都始终还是少年啊。”

    “唉算了算了,我们慢慢来,我再去找个围巾……年纪大了,怕冷。”

    唐惟和韩让到了楼下,下面已经有不少住在小区里的居民在玩,大家看见唐惟下来,有一个小妹妹冲他丢了一个雪球。

    唐惟第一次接触到这么多的雪,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被人砸雪球了都没管,韩让抱着他,让他骑在他的脖子上,随后一大一小跳进人群里和另外一帮居民们互相打闹,欢声笑语,唐诗在楼上看着都觉得想笑。

    “哇!韩让哥哥小心!隔壁有人偷袭!”

    “快反击!”

    可是唐诗看到了角落那辆车子还在,随后薄夜从车子里下车,刚下车,不明真相的韩让就从地上团了一团雪花冲薄夜的脸砸去。

    薄夜一抬头,就被韩让的雪球结结实实砸了个满脸。

    唐诗在楼上看得差点笑出来。

    薄夜长这么大,小时候和兄弟成群结伴打雪仗无数次,还没被人这么直接往脸上砸过!